35中文网 > 医流护花高手 > 正文 第五十章:湿身了

正文 第五十章:湿身了

    巩静音很快恢复正常,道:“今天是李天成人party。”

    唐朝道:“我知道。”

    巩静音道:“而我却是李天成的母亲。”

    唐朝道:“这我也知道。”

    巩静音笑道:“所以我是今晚party的女主人。”

    唐朝道:“恩,这跟邀请我跳舞有什么关系?”

    巩静音道:“作为主人,是不是不该冷落客人?”

    唐朝明白了,道:“可是,我不会跳舞。”

    巩静音笑道:“没关系,我教你。”

    唐朝道:“我很笨,我怕学不会。”

    巩静音道:“多教几次就会了。”

    唐朝不再说话了。

    巩静音右手牵着唐朝左手,道:“右手搂着我腰。”

    唐朝照做了,只是他没想到巩静音后背是镂空的,手触碰着如牛奶,如高级绸缎一般光滑的皮肤,一下紧张了起来,手上的力度一下重了起来。

    巩静音整个身子一下被他搂入怀中,忍不住小声的“啊......嗯.....”一声。

    唐朝能感到到饱满的坚挺在胸前挤压变形,在听到这让人浮想联翩的叫声,唐朝血液流动加快,连忙松开手,后退了一步,道:“我看还是算了,我真不会跳舞。”

    巩静音看着眼前像是做错了事,如孩子般的唐朝,原本有些气恼,也不好指责。

    “没关系,放轻松,慢慢来。”

    唐朝道:“静音姐,我看还是算了吧!”

    巩静音道:“现在有很多人看到我邀请你跳舞了,如果你现在离开,别人会觉得我们李家亏待了客人,这不是给李家抹黑?竟然你都叫我姐了,就听我的。”

    唐朝道:“那好吧!不过静音姐,我跳的不好,可不要怪我!”

    巩静音道:“恩,不怪你。”

    唐朝又搂着巩静音的柳腰,不过这次没有放在原来的位置,而是往下挪了几分,放在有衣物遮盖的地方。

    巩静音有些气恼,嗔怪的瞪了唐朝一眼,道:“让你把手放腰上,你怎么放屁股上去了?你不会是故意占姐便宜吧?”

    唐朝暗叹:“难怪这么柔软,原来放错地方了。”

    唐朝也没多想,手滑着回到原来的位置。

    巩静音身体一颤,一下僵硬起来。

    别人都是手拿开,再放一个位置,那有唐朝这样手直接滑过?这不就成了抚摸?

    想起唐朝之前说的话,巩静音做不得声,她都有点觉得唐朝是故意占便宜。

    可看到眼前的小男孩,一脸认真跟紧张,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巩静音道:“好,你朝前迈一步。”

    两人身体又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因为,唐朝踩到巩佳音的脚了。

    唐朝有些歉意道:“静音姐,不好意思,你没说出那一只脚,所以踩到你脚了。”

    巩静音道:“没事,你低头看着,我退左脚,你迈右脚,我退右脚,你迈左脚。”

    唐朝果然很听话,低头看着。

    看着看着,他鼻血都快流出来了。差点没忍住,喊一声:“好胸。”

    穿着高跟鞋的巩静音比唐朝矮半个头,所以唐朝这是居高临下的往下看,正巧,巩静音穿的是开到胸口位置的晚礼服,这一看,白花花的一片,跟见不到底的沟壑。

    唐朝无耻的想着,这貌似比冷老师的还要大上几分。

    巩静音看到唐朝的表情,知道他眼睛往哪瞄。她只能羞红着脸,看向别处,装作没看到,毕竟是她让他往下看的。

    虽然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心中异样感顿时。这种感觉像初恋,像娇羞的少女......她已经几十年没有过这种感觉。

    毕竟唐朝是第一次学,迈错步子,猜到脚,在所难免,所以身体接触也是在所难免的。

    巩静音感受着身体凸出部分时不时传来的摩擦,心中异样感觉更加强烈,身体也开始发烫起来。

    还好唐朝学的快,半只曲子才过,就有模有样的跳了起来,节奏也比之前快了不少,也没在出现踩脚这种低级错误,这让巩静音松了一口气。

    在曲子最后“咚咚”这两下有力节拍响起,巩静音感觉腰上突然传出一股大力,把自己往前面拉扯,拉扯到一个温暖却充满了男人气息的怀抱,来了一次有力的撞击。

    巩静音忍不住啊的一声,小声叫了出来。脑海中突然有种疯狂的念头,希望这种撞击来的更猛烈些。

    还好她最后叫声被掌声覆盖,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巩静音感受到了唐朝身体的变化,连忙挣脱唐朝的怀抱,有些恼怒道:“你干嘛?”

    唐朝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迷糊道:“最后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巩静音道:“谁告诉你是这样的?”

    唐朝指着前面一对音乐停了还没分开舞伴的一男一女道:“我看他们最后是这样做的,我以为就是这样的。”

    巩静音顺着他的手指看去,见到身后还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两个舞者,气的差点吐血。

    “他们是情侣,当然可以这样做,但......但......”巩静音长吸一口气,接着道:“以后跟女孩子第一次跳舞,不要再这样做,不然别人觉得你很无礼。”

    唐朝道:“那要怎么做?”

    巩静音一下子跟他解释不清楚,怕越描越黑,道:“下次吧!下次姐教你跳舞,再教你怎么做。”

    她很想快点逃离,逃离这个让自己窘迫又让自己刺激的地方。

    唐朝道:“静音姐,那加个微信吧!不然下次你找不到我,不教我跳舞怎么办?”

    留了联系方式,巩静音转身优雅的离去。但唐朝怎么觉得,巩静音有点像是落荒而逃。

    想起最后那一下美妙的撞击,唐朝差点没舒服的叫了出来。

    同时暗叹,小兄弟不争气,动不动就支帐篷。

    可是唐朝又何尝知道,他支了帐篷,可巩静音也湿了身体。

    等彻底放松下来,唐朝感觉湿身了,整个后背都是汗。

    为了让参加派对的女性朋友能够展示曼妙身姿的机会,房间开足了暖气,所以就算穿件薄薄的晚礼服,赤裸着臂膀,裸露着后背,也不会觉得有丝毫的冷意。

    在外部环境影响中,再加上身心双重煎熬下,我们可爱的唐朝同学终于湿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