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创始道纪 > 第二百三十一章,打不破的墙

第二百三十一章,打不破的墙

    伴侣之间最可怜也最可悲的情况或许就是现在摄天者与道母之间的关系吧,两个人都彼此憎恨对方却又互相之间纠缠着很深的因缘,在拉扯之间走过了这漫长的岁月,而现在命运又将两个人推向了同一条战线,虽然都怀揣着杀死对方的最终目的。

    摄天者犹豫着要不要伸出手,他在权衡这其中的利益,道母催促道:“你还在等什么,这件事对你我都有好处,难不成你在顾及那个叫洛天的肉身的想法吗?”

    摄天者摇了摇头道:“他不过是我暂时的肉身罢了,我岂会顾及他的想法,我只是在想这件事是否对我真的有好处,因为我不信任你,你曾经背叛过我。”

    “呵呵,你还是那么天真吗,在这个世界不就是背叛和利益联合的产物吗,你说我背叛了你,那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有能力背叛你的人,你之所以会那么恨我其实是因为你的天真在我面前被刺破的缘故,我教会了你整个道纪中最重要的一课,而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记恨我而是感谢我,感谢我给你上了这么生动的一堂课,而如果你想报仇,那就一定要和我联手,这样将来你才有机会背叛我,并且在我背后捅上一刀,那样的复仇才是最痛快的,不是吗?”道母笑着说道,摄天者能透过血樱的肉身看见道母的灵魂,能清清楚楚看到道母微笑下藏着的阴谋,但他还是用手指轻轻划过自己的掌心,血从其掌心中流了出来,他伸出手去,带血的双掌握在了一起,灵魂之力在彼此掌心中交汇,形成了很强的契约,来自这个道纪最强大的两个人的结盟在这一刻形成。

    道母笑着说道:“此契约立下之时,我与摄天者为盟,当天下无可威胁到我二人之人时,契约方可解除。”

    摄天者也郑重地说了同样的话,血光环绕在二人的手掌之间,契约彻底订立,双方收回手,道母说道:“我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不过我的这具肉身还有些事要找那名叫洛天的人类,恐怕是要做最后的告别,我已答应她在她消失之前会再给她一个道别的机会,你将洛天放出来,让他们二人见上一面吧。”

    摄天者微微点头,两人同时闭上眼睛,接着又几乎同时睁开,双目对视,洛天看见了那双熟悉的眼睛,如同曾经每日清晨醒来后见到的美丽双目,他知道血樱回来了,压抑不住的情绪在心中爆发,他伸出手想拥抱血樱可当手指伸出去的一刻去发现自己无法触碰对方,一层看不见的结界阻挡在了二人之间,血樱似乎知道这层隔离二人的结界存在,她只是静静地站在,脸上带着微笑可却红了眼圈模糊了双眼,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就在眼前,可见到了却连手都无法牵在一起,那种快乐和痛苦交汇的心情让血樱心中尽是悲哀。

    “血樱,你能过来吗,我过不去,你往后退……我能打穿这层结界,你等着我,我不会让你被夺舍的。”洛天冲结界内的血樱喊道,但他喊的声音很大可能透过结界传到血樱耳朵里的却是很模糊,血樱张开嘴也冲洛天说着什么,可洛天却同样听不真切。

    抬手,整个九重天因为洛天而震动,四面八方涌来的灵力降临在洛天的手中,第三域的强者在九重天内几乎无所顾忌地准备全力出手,这个宇宙中所有人都能感觉的到,无论是修为高还是低,在这一刻都产生了一种即将被毁灭,仿佛整个宇宙都到了末日,事实上如果洛天真的毫无顾忌地破坏和毁灭的话,这个宇宙的的确确招架不住,若洛天有心屠杀,那这个宇宙所有的生灵都将灰飞烟灭,万物将不复存在。

    sho(pc_middle);

    但洛天现在想做的却不是摧毁这个宇宙,他只想打破面前的结界,只想救出自己的妻子。

    “我就不信,今日我已踏上第三域,难道以我如今的修为还不足以救出你吗,我不信,旧时代的道母又如何,既然你的实力早已不是巅峰状态,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还剩下几分本事?”九重天在洛天的神威之下震颤,乃至于连端木森施展的古老法咒都在洛天爆发的强烈能量下摇晃,原本已经只剩下不到十年时间并且濒临破碎的古老法咒在天内和天外灵力的冲击下显得摇摇欲坠,如果洛天再继续下去的话,很可能会提前将古老法咒打碎,到时候或许会提前引发百年约战的发生。

    但洛天此时根本就不想考虑这些,他从未将自己当成大英雄,拯救世界的使命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如果能用整个宇宙的毁灭来换回血樱也许洛天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在他眼中血樱是心头最珍贵的人,可此时任性的举动还是被别人阻止了,白骨和鸿元的声音同时在洛天的耳中响起,都在警告洛天立刻停手,白骨带着惊慌的口气冲洛天喊道:“如果你现在不停手,便是千古罪人。”

    “我从未想过流芳百世,但我必须救出她……”在洛天说话之间已经地动山摇,新灵阁更是发生了强烈的地震,四周的房子大片大片地倒塌,除了洛天所踏的这栋千米高楼之外,整个新灵阁的区域全部都在剧烈地震下碎裂,地面发生可怕的岩石开裂,曾经霓虹闪烁到处充满旧时代科技时尚感的高楼和街道瞬间化为灰烬。

    所有汇聚起来的灵光集中到了洛天的指尖,然后这一指点在了面前无形的结界上,出乎意料的是洛天居然没能将眼前的结界完全摧毁,这一指只是在无形结界上打穿了一个窟窿,也就是说洛天现在这么强的实力居然还是无法完全撼动道母布置的结界,而且道母还不在巅峰状态,这一刻他看见面前只是出现了一个窟窿的刹那,心中涌现出一丝绝望。

    这个道纪最强大的存在要阻止他们的相见,洛天忽然在脑海中萌生出了自己可能真的就要失去血樱的念头,他立刻摇了摇头,刚刚的一指还不是他最强的实力,他还有更多的法术,更强的能量可以动用,摊开手心,洛天释放出了体内的深渊气息,他要用自己培养出来的狂犬吃掉面前看不见的结界,可如果他动真格的,那必然会完全摧毁端木森留下的古老法咒,就在洛天准备不管不顾的时候,他手心中的深渊气息忽然回流进了身体内,这一幕的出现让洛天吃了一惊,普天之下能在这个时候封印他的人只有一个。

    “摄天者,你也要干预我是吗,你也想阻止我救回血樱是吗,你试试看,大不了我和你玩命。”洛天暴躁地咆哮道。

    “冷静点,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即便你用出现在体内所有力量都不可能救回你的妻子,反而会破坏了端木森施放的古老法咒,你这么做既愚蠢又毫无意义,如果我是你现在会平静下来和自己的妻子告别,刚刚我已经对你格外开恩,让你在高风险的状态下在结界上打开了一个窟窿,这个窟窿能让你们彼此听见对方的声音,而我现在出手是为了阻止你更进一步的发疯,珍惜最后的时间吧,至少说声再见,若不然你连这最后的告别都将失去。”摄天者的强行干预下,洛天体内所有的能量都被封印了起来。

    洛天不断地尝试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但无论怎么尝试似乎都不太奏效,然后他开始发狂地捶打面前看不见的结界,但正如摄天者所说,这么做既愚蠢同时也毫无意义,当他气喘吁吁地放下手臂,他面前依然只有那个小小的窟窿。

    “夫君,这里和灵阁很像啊。”血樱的声音从无形结界那边传来,这一次洛天听的很清楚,他颓然地抬起头看见血樱正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结界的对面,仰起头,看着星辰弥漫的天空,这片天地间唯一还亮着的白色光芒照在她的身上,映出血樱微笑而忧伤的侧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