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无上血帝 > 第480章 暗箭伤人

第480章 暗箭伤人

    易秋显然也没有想到寒月溪会主动找他,微微错愕了一下,旋即皱了下眉头。

    要知道他现在模样身形跟血煞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手段却跟血煞完全不同,所以跟这个寒月溪一起做任务,肯定会身份败露。

    所以沉吟了一下后,易秋摇头拒绝道:“不好意思,在下独来独往惯了,并不喜欢跟别人一组。”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感到吃惊不已。

    这个血煞也太狂妄了吧。

    连月溪统领的邀请都拒绝。

    他难道不知道,月溪统领不仅实力在银月阁当中最强,而且还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么?

    寒月溪却早有预料,咯咯一笑,走到易秋跟前,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血煞统领,是喜欢独来独往,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易秋目光一闪,道:“在下不知月溪统领这话是何意?”

    寒月溪呵呵一笑:“我这话的意思,你应该心里清楚,你是准备现在让我揭穿你的身份,还是跟我一起做完这个任务呢?”

    这个女人……

    易秋内心暗暗一沉,不用想此女八成已经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血煞,这次前来,就是故意来揭穿他的身份的,至于为何没有立刻揭穿,估计是想利用他对付那个武道圣院的长老。

    易秋沉吟一下,然后笑了笑道:“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跟月溪统领联手一次,不过在下的实力有限,到时候月溪统领可别嫌弃我才是。”

    寒月溪冷笑不已道:“放心,本统领肯定会好好关照血煞统领的。”

    易秋道:“我们何时动身?”

    寒月溪道:“自然是越早越好,恰好我得到消息,那位叶长老已经离开了武道圣院,前往天云圣城去采购药物,你我可以借此机会,将他铲除掉。”

    易秋道“既然如此,月溪统领就带路吧。”

    寒月溪轻哼一声,也不怕易秋不跟上,一转身掠出了任务处,易秋目光一闪,闪身跟了上去。

    二人速度很快,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已经出现在了银月阁外数百里的地方。

    寒月溪身形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身后的易秋道;“现在已经离开了银月阁,阁下是不是该现出真身了。”

    易秋道:“在下不知道月溪统领这话何意?”

    寒月溪冷哼道:“少装蒜,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根本不是血煞。”

    易秋笑道:“既然你觉得我不是血煞,那你觉得我是谁呢?”

    寒月溪冷笑道:“这个世界上,敢一个人混入银月阁,并且独自一人,在几个月内,灭掉几十个堪比极乐宗主的强者,除了易秋之外,应该也没有其他人能做到了吧。”

    易秋叹了口气,将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张冷峻帅气的容颜,寒月溪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旋即吃惊道:“果然是你!”

    易秋道:“你很聪明,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何不在银月阁内揭露我的身份,而偏偏引我出来?”

    寒月溪冷笑道:“很简单,因为我要让你帮我杀死那个武道长老,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成为杀手榜第一名。”

    易秋道:“我为何帮你?”

    寒月溪讥笑道:“你还有其他选择么?”

    易秋笑道:“当然有。”

    寒月溪道:“什么?”

    易秋身影一晃,瞬息间便出现在了寒月溪的面前,嘴角翘起一道冰冷的弧度道:“我还可以杀你灭口。”

    好快!

    寒月溪娇呼一声,急忙退后,然而易秋却岂会给她机会,天邪剑呼啸而出,一道道剑芒瞬间交织成一道剑网向着寒月溪攻来。

    寒月溪临危不乱,双手捏出一道奇特法诀,顷刻间无数道手印轰出,将剑芒震碎开来。

    寒月溪冷笑道:“易秋,你虽然厉害,但是想要杀我,还差的太远,否则的话,你以为我会独自一人引你出来?如果你乖乖听话,或许本姑娘不会揭露你的身份,否则的话……”

    易秋叹了口气:“我平生最讨厌被人威胁,特别是被女人威胁,今天你犯了俩个大忌,所以今天我非杀你不可了。”

    “狂妄!”

    “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杀我,风暴狂舞!”

    寒月溪娇喝一声,宛如一个白衣仙子,飞舞而起,无数道银光,从她的身体当中飞射出来,宛如一道银色风暴,向着易秋轰击了过来。

    “来得好!”

    易秋淡淡一笑,手掌一翻,将那面八极古镜拖了出来,挡在身前,那银色风暴的无数银色光芒轰击在八极古镜之上,被那八极古镜尽数弹了回去,向着寒月溪倒卷而去。

    “怎么可能!”

    寒月溪没想到自己的神通,不仅被如此轻松的抵挡下来,反而被原模原样的弹了回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险些被自己的银色风暴给杀死。

    好在她临危不乱,就在那银色风暴即将轰到她身体之时,她立刻收回了圣力,那银色风暴顿时破碎开来,变成无数根银针,宛如一片银色雨点,向着下方落去。

    然而寒月溪刚要长舒一口气,突然一道冰冷寒意,从她的身后传来,紧接着一道冰冷的剑刃,不知道何时架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你败了。”

    寒月溪娇躯一颤,回头看去,只见易秋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后,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寒月溪银牙紧咬道:“怎么可能,你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我的身后?”

    易秋淡淡一笑:“这很难么?”

    寒月溪现在才明白为何易秋能够灭掉四个分舵的舵主,这家伙的身法,简直诡异到了极点,根本防不胜防。

    “哼,你胜之不武,靠一面镜子,算什么本事?”

    寒月溪不服气的说到。

    易秋冷笑道:“你们血影楼,不也一向是暗箭伤人,专门搞偷袭的事情么?我这么做,也只是东施效颦罢了。”

    “你……!”

    寒月溪无言以对。

    易秋道:“你想怎么死?”

    寒月溪冷笑道:“我劝你最好不要伤我,否则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