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乡村如此多娇 > 第六十三章 菊香嫂和春玲姐

第六十三章 菊香嫂和春玲姐

    


    --- 都市文学 - 超速首发 - www.dushiwenxue.com ---

    屋子里的空气有些闷热,电灯在房梁上悬挂着,发出昏暗的灯光,也许是因为长时间没有清洁上边布满了灰尘,照出一大片阴影。(飞速小说网 www.feisuxs.com)( www.xiluwx.coM )

    当然对于灯光下的人儿却是最好的诠释,既不太明也不太暗,

    杜春玲的身体酸痒如酥,口中不时发出荡漾的呻吟,在我的耳中听起来,好像天籁一样。我能感到自己的心在狂跳,全身舒畅极了,好像无比的充实。她的秀发零乱,双手紧抱着我,粉脸深埋在胸膛上。

    “啪!”一声清脆得声音,盖过了一切,额头上一只飞蛾冲向电灯的灯罩。

    飞蛾扑火,这个穿典故我很早就知道,它要经受的是抵死的缠绵,奋不顾身的扑上去!灯光留下两个晃动的身影,在墙壁上交织、重叠,影子不是实体,但是单单一对影子已经让人怦然心动。好像电影片段一样,一幕幕的在墙壁上上演,一个接一个的动作……

    “哎……慢点,”杜春玲开始气喘吁吁起来。

    终于那只飞蛾停了下来,它抓住了电灯,在上边盘桓,死死的抓住,灯光下的人儿也停了下来,墙壁上的影子也不再动了,一切都静了下来,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声。

    “好久没有这样了”她那双玉手抚摸着我的胸膛,上边有薄薄的茧子,摸得人一阵酥软,我忍不住一阵快感传遍全身,身体又动了几下……

    “喔……”杜春玲有气无力的阻止住我:“你想要我的命?”

    她满面春潮的躺在我的怀中,脸蛋上已经让汗珠全部打湿,晶莹透亮,好像带着露水的春葱。

    “你多长时间没有做了?”我搂着她的身体,轻声的问道。

    “嗯”她张了张小口在我的脸上亲亲,一股如兰似麝的女人体香入鼻。

    “说话呀?”看着她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有些奇怪。

    “嗯”她仍然没有回答。

    “你怎么了?”我手掌撑起杜春玲的下巴,感觉肤如凝脂带着嫩滑,说不出的滋润。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贱,是个不要脸的赔钱货,整天想着男人,没有男人不行?”她仰着脸望着我,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感情。

    “不是!”我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是,我是想男人了,天天都想,这样的日子我都快疯了。我也是个女人,也希望晚上有个胸膛让自己依靠,可是……我是个寡妇……寡妇你懂不懂?”她伸手推开我,声音渐渐大了起来:“你不是想知道我多长时间没有做了吗,告诉你五年,整整五年!”

    杜春玲的声音有些沙哑,她不时向我解释,而是向我发泄。

    “大姐,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个……”我实在没有料到一句简单的话能够勾引起她这么大的回忆。

    “你是不是对我这样的送上门的有些不屑一顾,还是想占占便宜,内心非常炫耀?”她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但是却没有用手擦试,只是坚强的望着我,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是不是呀,你回答?!”见我没有吭声,她的声音更加尖锐。

    “大姐!”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她搂在怀中,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下去。

    “你只要回答我是不是?”她抬起头,阻拦住我擦试她的眼泪。

    “我是不是很好色?”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轻轻的问了一句。

    “阿豪,你这是?”她已经不是那么激动,带着疑惑的口气问我。

    “你知道吗,大姐,你也许觉得我是个趁人之危的混蛋。其实我理解你,就在你给我做饭的时候我就明白你的心。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想”她的眼睛中闪出一副亮彩。

    “你知道我看到这个院子里的环境我第一印象是什么吗?你很懒,是个懒婆娘。可是当你开始进厨房做饭的时候我就改变了看法。”我搂着她的身体轻声地叙述道:“是你给我说刘老太太的补助问题,你说她一个人住在镇边上没有人照顾眼神不好,应该安上电灯。”

    触手之处弹性十足,我轻吻着说道:“就那一瞬间我喜欢上你,你是一个善良的女人,这样的结果天才相师神印王座天才相师最新章节神印王座最新章节独裁之剑圣王独裁之剑最新章节圣王快眼看书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傲世九重天快眼看书吞噬星空最新章节好看的小说绿豆小说网小说室小说者小说草第九中文网不是你的错,我没有看不起你,既然意外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应该承受,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忘记过去,面对现实,以后的路很长。”

    她的脸色渐渐的好转,也许她的要求很简单,不希望刚刚和自己欢愉过的男人提上裤子就不认帐,看到我说出这样的话,她已经万分感激。

    “但是你做错了一件事情知道吗?”我突然语气一冷。

    “什么?”她的手怔住。

    “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心中就不应该想着别的男人。”

    “你的女人?”她有些难以置信。

    “对”我点点头:“我也许给不了你一个富裕的生活,但是至少我可以给你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要留在鲁镇吗?”

    “嗯”我点点头,解释道:“忘记告诉你,我订婚了,和……”

    “我知道,知道你要说什么……”她已经阻止住我的话头:“大姐不在乎,如果真的在乎的话也不会和你这样。”

    “什么样?”我动了动身体说道。

    “死样!”她突然在我的身上捏了一把,脸色突然好转:“我就害怕你把我看成那样的女人,其实我知道你要留在鲁镇,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你得逞。”

    “你怎么知道?”我好奇地问道,我定亲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

    “我听菊香妹子说的。”

    “原来是她呀”我恍然大悟,两家隔的这么近,菊香嫂又是我和李静的媒人,我的想法她自然知道。

    “想不想知道她还对我说了什么?”她狡黠的在我的肩头啃了一口,眉目之间说不出的妩媚,好像能够掐出水一般。

    “什么?”

    “她说你……很好!”

    “什么!?”

    “笨蛋,她说她跟你上过床!”春玲姐的声音有些大。

    “什么!”我情绪顿时高涨,潮水铺天盖地的涌了上来。

    “不要……”她忙身子抽离,几乎是落荒而逃。

    “哐当”忽然门口一声响动。

    “谁?!”我们两个都吃了一惊,尤其是春玲姐,更是登时煞白。

    我的反应非常敏捷,几乎是一瞬间已经落地下床,抢先奔到门口,打开卧室门。

    院子里一片黑暗,只见菊香嫂面脸通红的站在那里,头发乱乱的,说不出的尴尬。

    “我……我来找春玲嫂子,门没有锁,我就……就到后院!”

    “原来是菊香呀,赶紧进来吧”她一看是菊香嫂心神立马安定,竟然光着身体走到门口,伸手拉了一把,把菊香嫂拽了进来。

    “嫂子……”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柳菊香开始拘束起来。不过想想也是,如果谁能够在这种态势下镇定那才叫不正常呢。

    “还傻愣着干什么,进来呀。”春玲姐冲我叫嚷道。

    “听了有一阵子吧,现在想做了吧?”她又笑着说道。

    “什么?”菊香嫂扭捏的说道。

    “阿豪,赶紧来呀!”春玲姐坏笑着说到。

    “这个……”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推到菊香嫂的身上。

    此时我站在菊香嫂的跟前,正好看到黑色中裙包裹下的丰润,脑子里不由闪过无数的猗念,“三个人一起”一瞬间,一股兴奋涌向丹田。

    “菊香嫂,我想要你。”我走上前,来了个偷袭。一把抱住了她,把身体顶着她的小腹,相信只要不是木头人都会感觉得到我的热力。

    “别……别……阿豪,”菊香嫂顿时呼吸急促,她望着杜春玲害羞的说道,“这里……不行的……嫂子在这里呢……”

    “嘿,菊香嫂,不要紧的,这样才刺激啊。”此时我已经彻底被**所征服,变成了一个只知索求的欲魔。

    我紧紧地抱着菊香嫂,手抓在她的身上揉捏着,嘴唇不停的在她裸露在外的脖颈上亲吻着,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呜……”在我的双重刺激下,菊香嫂发出了低低的一声呻吟,双眼紧紧的闭上。或许是白她早已经在外边听到了我们的欢愉,有点难耐,或许是她听到杜春玲刚才说的话,反正现在她已经默许了不再挣扎,我心头不由得涌过一阵狂喜。

    我只觉热气直窜,一丝快感由心底涌出,迅速的把菊香嫂抱到床上,轻车熟路的解除武装,将那成熟、健美的身体完全裸露出来,菊香嫂捂着双眼,浑身微微的颤抖着。我看的气血飞涨,而旁边的杜春玲也被挑逗的眼流欲波,无意识的在我的身上摩擦着。

    我不住地亲吻着她的双唇,只觉得菊香嫂的舌尖分泌出阵阵香啖,好像甜美的荔枝,经历春雨的洗礼,充满了饱满和膨胀。

    随着一阵阵风起云涌,春玲姐再也忍不住了,身子不住地晃动着,几乎是软瘫在我的后背上,在墙上留下斑驳的身影……

    金枪鏖战三千阵,银烛光临七八娇。不碍两身肌骨阻,更祛一卷去云桥。疯狂过后两个人都有气无力的躺在我的怀中,头发上全部是汗水,粘粘的贴在脖子上,成了度过香腮的青丝。

    真是奇妙呀,回忆起刚才的感觉我还想做了一场梦一样,其中那种香艳的滋味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的清楚的。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庆幸,没有想到紧急关头,春玲姐竟然做了一个拉人下水的勾当,不对,应该是被菊香嫂拉下水,这样隐秘的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阿豪,你在想些什么啊?是不是还想摸摸你菊香嫂呀?”这时原本安静躺在我怀中的杜春玲突然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在我的耳边低语道。

    本来我们三个人头就凑在一块儿,菊香嫂自然能够听到,她啐了一口说道:“你这个不害臊的家伙,竟然拉着我……拉着我……我算是被你害苦了。”

    “什么是我害苦的,你刚才怎么不说呀,还口中叫着……”春玲姐笑嘻嘻的说道。

    “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我伸出手继续搂着她们两个,低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还用问吗,看她的脸上就知道,这些日子一幅笑嘻嘻的模样,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一诈就出来了。”

    “原来你才是个滑头”我狠狠的在她的身上一拧。

    “有本事你去拧那个不滑头的呀,净会欺负姐一个人。”杜春玲说着又指着菊香嫂说道。

    “对了,我给你说的那件事情你准备怎么样?”她又开口说道。

    “我直接找村长说去。”现在我是左搂右抱豪情万丈。

    “别!”春玲姐马上拦住我,“赵二狗子是个笑面虎,你看他平时装的人模狗样,见谁都笑呵呵的,一幅和气的样子,我告诉你这个人鬼精得很,演戏演得非常逼真。”

    “是呀,阿豪,你可要小心一点,别让他钻了空子”菊香嫂也知道这里边的牵扯,担心的说到。

    “放心吧,多大一点事儿,他度量再小也会忍的”我不以为意的说到。

    “你以为这是一件小事?我们村委会两千多人里边至少有十几个五保户,他每人一个月少发一百块就是一千多块,顶他两个多月的工资。”

    “这么多?”我大吃一惊,现在我当镇长助理一个月才五百六十块钱,这样算来这个赵二狗子也太贪心了。

    “你以为当官的都像你一样呀,这里边的水深着呢。别看一个小小的村长,他们家的楼盖得在镇上最漂亮了,”

    “就是,你还是多想想,现在我都后悔给你说了,这边的水你不知道深浅,说不定最后绕到自己的头上。”

    “放心吧,我会仔细考虑的。”我的心中沟壑万千,一定要清除掉这只蛀虫。

    当初刚刚下乡时候的豪气重新涌上心头,我担任助理的这段时间,一直以为只是坐在办公室中喝茶看报纸。现在我才知道自己的责任,也许很难,但是我会坚持的。

    “还有,赵二狗是个文物贩子,你要注意他一下。”

    “文物贩子?”我顿时又愣住了。

    “对,前几年相应上边的号召,我们镇中梅子树,毁掉三十多亩麦田,那里挖了几个坟,后来东西都让他给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