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乡村如此多娇 > 第三十七章 西瓜

第三十七章 西瓜

    


    --- 都市文学 - 超速首发 - www.dushiwenxue.com ---

    “小雨,机会不是每次都有的,可要抓紧点啊。(w-w-w.feisuxs.c-o-m)[都市^文学 www.dushiwenxue.COM ]”这时江凯坐在对面笑着说道。

    他的旁边坐着刘洁,默不做声的低头吃着馄饨。

    “你说对不对,老婆?怎么不吭声啊,好像变成我是介绍人了。”江凯对着刘洁说道。

    “哪有你这么说的啊,就知道机会、机会的。”刘洁白了江凯一眼。

    “嘿嘿,要不是当初抓着机会,我哪会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啊。”江凯得意的心情溢于言表,真不知他知道我和刘晴偷情会怎么想。

    “好了,我们介绍人只是负责带路,后面的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刘晴,小雨这小伙子挺不错的,人蛮老实的。”香兰嫂在我的旁边和刘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她今天穿了一套白色的睡衣,裤腿撩得高高的,露出的丰满的大腿,看上去白白嫩嫩的,让人恨不得掐上一把。已经有段时间没和香兰嫂亲热过了,要不是我还没从刚才的打击恢复过来,没准我就会偷偷的伸出我的禄山之爪,大饱手足之欲。

    “香兰嫂和我姐介绍的人不会差到哪里去的,这个我清楚。”刘晴看了看我说道,我想她说这句话肯定言不由衷,不过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不快。

    “我吃好了,姐,我要回去了。”一会之后刘晴在八仙桌旁站了起来。

    “小雨,你送下刘晴吧,反正我娘家不远的。”刘洁也站了起来,从她的眼神我看出她对刘晴在关键时刻帮她掩饰很是感激。

    和刘晴一起出了江凯家,她推着自行车在前面走,我则在后面跟着。或许是有愧于心,或许是心里乱成一团,我始终没有勇气和她说话,当然她更不可能主动的搭理我。

    出了鹿镇,走在煤渣铺成的小路上,凉凉的山风吹拂在脸上,让我热烘烘的脑子顿时清爽了不少。

    “不知道她现在正想些什么,不和我交朋友也行,只是别因为我而损害了她和刘洁的姐妹情。还是先谢谢她吧。”跟在刘晴的后面,心里真是百味搀杂,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想到这里,我走快几步在她的旁边,“刘晴,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和你姐。”

    我终于鼓起勇气,嗫嚅着说出了在心里憋了很久的话。这句话一说出来,只觉得原本郁闷的心情舒缓了不少。

    “你……”刘晴推着自行车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我,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弹指可破的脸蛋上又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痕,看来出了刘洁家,她又哭过了,只是我一直跟在她的后面没有察觉。

    “真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子,可叫我怎么办啊?该怎么向她解释呢?连我和刘洁的事情被她知道了都这样,那我和香兰嫂的事情岂不是更不能让她知道?”我心里打着小算盘,可实在是没有办法。

    出乎我意料的是当我和刘晴来到一个土坡时她停了下来。“坐一会吧。”刘晴把自行车停在路旁,径自在土坡上坐了下来。土坡上长满了嫩绿色的小草,坐在上面正好看见黑色的夜空中那满天的星斗。

    “嗯。”我有些不解,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她的身旁坐下。

    刘晴坐在草地上,两腿屈起,双手环绕在腿前,洁白的小腿优美的曲线让人不由得心动。

    “和我说说你和我姐的事。”刘晴抹去脸上的泪水,看着满天的繁星,幽幽的说着,活脱脱一个邻家妹子。

    “我……说来话长。那时我刚到鹿镇没多久。”我咽了咽口水,心里想的却是这种事情可怎么说得出口。

    “嗯……”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听得很是认真。

    我和刘晴慢慢的聊着,说来也奇怪,我和刘晴还是第一次正而八经的在一起说话聊天,可感觉却像多年的老友似的没有什么隔阂。不多会,我原原本本的将我和刘洁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是我往中间添油加醋,把我说得很好,同时又省略了很多影响我形象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的,怪不得我姐对你是那么的死心塌地。可我却没觉得你有多好啊。”刘晴侧过脸端详着我,仿佛要从我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那当然了,那是你和我接触的时间不长,长了你就知道我的好了。真是可惜啊……”我叹了口气。

    “有什么可惜的?”她问道。

    “才和你见面,就和你结束了,我想你是不会原谅我和你姐的。”我说道。对这一点我也是无可奈何,刘晴刚才没有在江凯家拆穿我和刘洁,已经是给足了我和刘洁面子。

    “不管怎样,她总归是我姐姐。我想她是不会害我的,她一定清楚你的为人才要我和你交朋友的。”刘晴理了理被山风吹拂的长发说着,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姐是个好人,一直以来,照顾我的都是我姐。我八岁那年父母双亡,那年姐十八岁,正好读高中三年级,为了还债,她中途辍学,嫁给了姐夫。以她那时的成绩考上大学是不成问题的。”刘晴入神的看着天上的星星,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

    我坐在旁边默不做声的看着她,生怕打搅了她的回忆。

    “姐嫁到江家之后,我住在大伯家,从那时起就一直是我姐在供我读书、上学和生活。我至今还记得姐大着肚子送我读书的情景。从那时候起,我就决定我一定要报答我姐,无论她叫我做什么事情我都答应的。可没曾想今天会碰到这种事情。”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升起一抹嫣红,皎洁的月色之下显得分外的妩媚。

    “莫非……莫非……刚才刘洁叫她……”我的心中蓦的一动,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中升起。

    “我知道刘洁要你答应我什么事情了。”我一副自作聪明的样子。

    “你说什么事情?”刘晴的脸变得更红,又有些紧张地看着我。

    “是不是叫你和我谈朋友?”我说。心里想的却是,如果是这事情的话,你在紧张些什么啊。

    “你可真聪明啊……”听了我的回答,刘晴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可我总觉得她的这句话里有些许的嘲弄。

    “走吧,我们还是走吧。快九点了。”刘晴站了起来。

    “我们?”听到她说‘我们’两个字,我心头不由得一阵惊喜,看来她是愿意和我交往的了。

    皎洁的月光照耀着刘晴修长的身段,天蓝色的连衣裙随着山风舞动,“真美啊。”我不禁呆呆的看着如同仙女般的刘晴,心中由衷的感叹。心情舒畅了真是看什么都好看。

    “喂,你发什么愣啊?我可要走了。”刘晴银铃般的声音让我如闻仙乐。

    “我走,我走。”我忙不迭的说着,“你累不累?要不我来骑你。”

    “你骑谁?你在乱说些什么啊?”刘晴的脸蓦的红了一下。

    “嗯?”见到刘晴脸红,我一下子醒悟过来,原来自己说错话了。

    “口误,口误,我是说我来骑自行车,不是骑你。”我挠了挠头,忙不迭的解释着,“我这个人就是不会说话,哈哈……”

    “哪个理你啊。”不愧是姐妹,就连嗔怪的样子都和刘洁差不多的。

    ***

    又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和狗剩、二娃和虎头在一起玩着足球游戏,茶几上放着切好的几块西瓜。楼下不时传来阵阵麻将声,那是江凯和丽琴婶他们在打麻将,我们这几个是被挤出来的,狗剩原先要看丽琴婶打牌的,禁不住我们再三的拉扯,只好和我们一起玩。

    李春凝不在家里,她现在正和刘洁在办公室里加班,有些帐目要做。

    “狗剩,这西瓜很甜的么,你是在哪里买的?”虎头问狗剩。他刚刚被我踢败,现在轮到我和狗剩踢。

    “死虎头,你等我踢完再问我行不行?你看看被你这么一搅和,差点被小雨扳平比分,小心我拿手柄砸你。”狗剩难得一球领先,今天他已经输给我快十局了,憋着口气的想赢我。

    “不说就不说,谁稀罕。”虎头又吃了一块西瓜,看得我心中窃笑不已。

    “我知道,就是那个二十三四岁的女人开的西瓜铺,对不?那个西瓜铺就在香兰嫂家西边不远处,开到现在才两三天,那个女人也蛮好看的,身材更是没得说”二娃也在旁边吃着。

    只一会功夫,盘子里的西瓜就被扫了个风卷残云。

    “我也知道了,怪不得这两天在香兰嫂那里见不到你人了,原来现在你老是往那女人去跑了。”虎头抹了抹嘴边的西瓜汁。

    “别瞎说了,我感兴趣的是……”说到这里二娃朝狗剩看了看,狗剩正全神灌注的和我踢着。二娃又说,“不过这个女人确实长得好,她好象才结了婚一两年吧,还没小孩的,是个纯正的少妇。”

    “嘿嘿,小雨,这回你总算输给我了吧。”狗剩一脸的得意,刚刚结束的这场球我以零比二不敌狗剩。“现在让我吃块西瓜犒劳一下自己。”说着狗剩转过了身。

    “什么,有没有搞错,你们这两个家伙把西瓜都吃光了,这是我家最后一个西瓜,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给你们吃了。”狗剩看到空空如也的盘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你们几个家伙在吵什么吵?不就是一个西瓜么,要不我来买。不知道西瓜铺现在还开着吧。”我把手柄交给虎头,接下去轮到他和狗剩踢了。

    “当然开着,现在七点还不到。不过是该熟悉一下怎么买西瓜了,以后到丈母娘家里去的时候可不要空着手去。还有小雨,你可要快去快回,我们可是等着你的西瓜啊。”狗剩开着玩笑,一脸的坏笑。

    从上次和刘晴相亲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我和她经常来往,感情可以说稳中有升,起码她并没有想象中的讨厌我。大概狗剩从李春凝那里知道了我和刘晴的情况。

    “可恶的家伙,真不愧是商人的儿子。无奸不商,无商不奸,怎么也不肯吃亏的一个家伙。”看着狗剩我不禁恨得牙痒痒的。

    怀揣着十来块钱,我来到了老街上。虽然是晚上六点,街上还是挺热闹的。

    “不知道刘洁和李春凝帐做得怎么样了。反正也是闲着没事,不如呆会到办公室看看。”走在街上,我想起了刘洁。

    “西瓜要吧?又大又甜的西瓜——要打烊咯——”正在我想得入神时,耳旁传来一阵吆喝声,声音很甜。

    我抬头一看,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西瓜摊前。只见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小妇人坐在西瓜摊后面招呼着来往的行人。正如同狗剩他们说的,这个女人长得确实标致,妇人上身穿一件白色的紧身汗衫,下身穿一条宽松的黑色平脚短裤。虽然是宽松的平脚短裤,可雪白的大腿露在外头,被这乌黑的短裤一映衬,还真是有些撩人心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