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血色校园 > 第118章 我也是火星人

第118章 我也是火星人

    杨丝蕊并没有把被舒阳“召见”的事放在心上,现在她只想好好学习,努力把成绩提上来,不给父母丢脸。(w-w-w.feisuxs.c-o-m) 心满意足了。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今天才到食堂吃饭。被人拦住了,“杨丝蕊,你什么意思!”

    杨丝蕊抬头看了看,一脸无奈,“郭娇倩,你又想打架吗?”

    她们都不在一个食堂吃饭了好吗,她还跑到这边来找事,闲的蛋疼。

    “杨丝蕊,你太阴险了,居然想独占舒阳少爷,凭你也配!”郭娇倩斜着眼角,冷声冷气地问,“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你是什么德性,配得上舒阳少爷吗?”

    杨丝蕊被骂愣了。“你说什么?”

    “少装了!我们早知道了,你跟舒阳少爷约会了是不是?”旁边一个舒阳的铁杆粉丝嚷嚷起来,“你不是仗着这张脸还有几分姿色,把舒阳少爷给勾引上到手了吗?算什么本事!”

    杨丝蕊这个无奈,看来不知道是哪个多事的。看到她跟舒阳在一起说了几句话,结果同学们都以为他们在一起了,各种羡慕妒忌恨,对她群起而攻了。

    “你们误会了,我跟舒阳少爷只是说了几句话,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学校不准学生谈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你这是狡辩!舒阳少爷是我们的,你休想独占!”郭娇倩一脸妒忌,她自认为长的不差,家境更是不用说,可舒阳却从来不用正眼看她,她能不生气吗?

    在杨丝蕊看来,跟舒阳说几句话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对她们这些女生来说,那是一种奢望啊有木有,现在她妥妥地甩她们几条街有木有!

    “那你是想多了,我从来没有要独占舒阳少爷的意思,谁想独占谁去。”杨丝蕊毫无兴趣理会这些无聊的问题。还是吃完饭,赶紧去复习要紧,快期末考试了,觉时间都不够用,哪有心思想这些。

    郭娇倩追着她的背影叫,“你不用狡辩!总之舒阳少爷绝对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想都别想!”

    杨丝蕊充耳不闻,潇洒远去。

    不管同学们怎么看她,她都不会因别人的看法而改变自己的生活作息,每天都是上课下课复习,虽然很忙,但有条不紊,过的非常充实。

    这大半个月,她再没有见过舒阳,舒阳也没再来找她,同学们对她和舒阳的猜测也随着时间的过去,慢慢降温,没人提起了。

    倒是有几个不长眼的,以为杨丝蕊还像从前那么好欺负,想要在她身上找找乐子,结果都被她毫不留情地揍了回去。

    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她彻底改变了,只要不是没事找抽型的,也不再来找她的麻烦。

    这周终于可以回家了,紧张的情绪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不过回校后再过两个星期,是月底小考,回来再继续奋斗吧。

    “爸,妈,我回来了。”

    “快进来,饭菜都做好啦,快点去洗手,准备吃饭。”周旭梅接过女儿的书包,笑的那叫一个满足。

    每个月女儿都是这个周末回来,所以不用提前说,她都会准备好一桌丰盛的饭菜,好好给女儿补补。

    “谢谢妈,爸妈辛苦了!”杨丝蕊亲亲妈妈,又亲亲爸爸,去洗手。

    杨明涛无奈又宠溺,“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话是这么说,他很享受女儿跟他亲近的感觉,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一点不假,跟女儿亲着呢。

    “多大也是咱们的孩子,”周旭梅乐呵呵地为女儿摆好碗筷,“丝蕊,来,吃吧。”

    杨丝蕊坐下吃了好几口菜,各种满足,“还是妈做的菜最好吃,嗯,久违的味道!”

    “这孩子,又饿坏了?”周旭梅知道女儿在学校都只吃半饱,心疼的红了眼圈。

    “哪有!”杨丝蕊赶紧摇头,“妈,你忘啦,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以后在学校费用全免,而且调到贫困生班里去了,我一定好好学习,你放心吧!”

    “对了,我倒是忘了这个,”周旭梅重新高兴起来,“虽然白拿人家好处不对,不过学校冤枉你,这也算是对你的补偿,丝蕊,你不用觉得不安。”

    她虽然在婆家人面前性子软弱了些,却绝不迂腐,尤其在牵扯到女儿的利益时,她是不会让步的。

    杨明涛也说,“你妈说的对,你被冤枉,遭遇车祸,差点没命了,如果你真的有事,是多少钱都补不回来的,这钱你该拿,以后在学校注意,不要过分张扬行了。”

    杨丝蕊真心感动,自己有这么开明的父母,那么接下来她的发财大计,也可以顺利进行了。“我知道了,谢谢爸妈!对了,爸爸,我们买房子出去住吧?”

    妈的关节炎越来越严重,这里离爸爸上班的地方远,他每天要比别人早起一个钟头,一遇到堵车能急死,买房子是他们首先要面对的难题。

    夫妻两个相对苦笑,“我们也想啊,不过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短时间内我们恐怕没那个能力买房子。”

    杨丝蕊倒是毫无压力,“没钱想办法呗,爸,你的股票怎么样了?”布助反亡。

    杨明涛一阵汗颜,为了能挣几个钱贴补家用,他也想过不少办法,后来见人家炒股发了大财,凑了两万块钱放进了股市,不过他不是专业人士,平常还要上班,没有太多精神打理,所以那股票一直是起起落落的,也没挣什么钱。

    “那样,最近还亏着,我想看看不行都抛了算了。”

    “别急呀,爸,炒股是这样,有赚有赔,等会我帮你看看,我有预感,我一定能看准。”杨丝蕊比划一下自己的双眼,顽皮地笑。

    其实真正的秘诀是,她重生于三年之前,而前世对爸爸炒股哪些赔了,哪些股是爆涨的,她一清二楚,所以指导爸爸买支好股,绝对没问题。

    周旭梅笑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你哪懂炒股。”

    “我当然懂了,妈,你别不信,有些人在某些方面有天生的感应,这种事科学没法解释,你可以称之为第六感。”↗浏览器搜“篮★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