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东方斗士 > 第27章 死亡
    “公主殿下,您的小宠物的魂灵恐怕要先回暗狱之界了。”金奴卫和银奴卫来向绿裙公主禀报道。

    “嗯,既然斗不过那三人,让它的灵魂先回去好了。留意好他们,他们要离开回学院也就罢了,要是再继续来这里影响死神大人的复苏,哼哼~~我就不得不拿出这个衰仔人质来做挡箭牌了,然后把人质带走。”绿群妖魅一心在滴着自己手上的血,滴在一个小瓶子里,她纤细的玉指摇晃了一心瓶子,喃喃道:“先把这个小女孩变成死物,然后炼化成我的小宠物,应该是不错的选择,第一次杀人,应该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吧。”

    “殿下,大人已经可以冲破封印投影些许力量,不如将那几人一起毁灭?”金怒卫眼中闪过杀机。

    “不着急,使用大人的投影力量只会减慢大人复苏的时间,不然又得等到二、三年之后了。”绿裙公主说道。

    雅典娜三人拖着满身疲惫的身子,阿图姆钦佩又殷勤地找了几个大骆驼拉着这个恶种穷奇的尸体,回到了酒店,

    “小宝宝呢?人呢?”丽莎顿时一惊,眼中闪过丝丝杀气。

    “麦嘉!你在哪?”雅典娜也慌了,跑遍了他们的房间、纳芙蒂蒂的房间和周围所有相邻的屋子,

    “不好,出事了!”布兰顿脸色大变,他的水晶球环绕着淡淡的灰色,这是有人生命结束的征兆,难道麦嘉这个衰仔这么快就夭折?

    酒店经理,特种兵队,都来汇报麦嘉和纳芙蒂蒂失踪的消息,阿图姆再次请求埃及分部出动全体人员寻找麦嘉的消息。

    “嗨!我说你们怎么一副焦急模样?发生了什么?小衰仔呢?”多纳尔和四大天王刚好赶到。

    “黛主子。”四大天王站到雅典娜旁边问候,可是雅典娜却慌了神,没有理睬他们,尤其刚刚听布兰顿说麦嘉生命要结束的预兆。

    “你那什么烂水晶球,再乱说话打碎它!”丽莎脸色一片苍白,眼中杀意渐浓,序天走了,若连这个感情寄托的衰仔也走了,那我还活着有什么意义。

    “麦嘉丢了?邪恶诅咒缠身?怎么办?一定要找到。布兰顿,看你了。”多纳尔向布兰顿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抱着水晶球走向一个空房间,布兰顿心不甘、情不愿的看向了多纳尔的眼睛,多纳尔和布兰顿曾经在一次闹矛盾的时候得知,若布兰顿被多纳尔催眠后,再用水晶球施展占卜之术,会非常的厉害,可以说上窥天文、下探地理,既预前生、又卜来世。

    布兰顿眼睛渐渐变成了灰白色,呆滞虔诚地抚摸水晶球:“神秘的水晶球,请指点灰色气息的生灵,为巫神眷顾下的信徒指出光芒的道路.....”水晶球突然产生了异变,出现了一个黑灰色的地图,地图上显示出麦嘉的位置与酒店的方向距离。

    多纳尔大喜,伸出手冲着布兰顿打了一个指响,布兰顿立马醒了过来,又大声向雅典娜等众人惊呼道:“有了,快点!找到了衰仔的位置!”

    麦嘉和纳芙蒂蒂坐在墙角里,两个人比赛似的往墙角处挤,这都是害怕的节奏。

    纳芙蒂蒂眼中灵动的眼神闪过,皱着可爱的小眉毛道:“你说你是哥哥,现在危险,你该顶在我的前面。”

    “这~~这个,我是看看墙角处有没有地洞,好带你逃跑。”麦嘉打了个颤,未知地恐惧越来越大,虽然很尴尬跟妹妹抢墙角的安全感。

    “没有地洞你可以挖一个,我给你让开。”纳芙蒂蒂信以为真地闪开了,麦嘉老实不客气地自己坐到了墙角处。

    绿裙公主远远地盯着麦嘉这么怂、这么怕死,一个戏谑的眼神闪过,拿着手里的瓶子超麦嘉和纳芙蒂蒂走去。

    麦嘉看到这个神秘的妖女又来了,一阵心慌,纳芙蒂蒂也害怕地向麦嘉靠了靠,仿佛麦嘉就是她的山,她的整个世界。

    绿裙公主伸出手来,摇了摇手中的瓶子:“你们两个只能活一个,这是致命的毒药,我的血液,我可不骗你们,我向伟大的死神阿努比斯大人、我的太祖起誓!若你们都不敢喝这毒液,我就随便选一个!谁有勇气喝?”绿裙公主本就没想过杀麦嘉,人质罢了,其实若出了意外,需要人质不得不死的时候,绿裙公主心底也是不想让麦嘉死的,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这个衰仔死了也没什么用吧。而小女孩要炼化成宠物,最好培养,肯定得死。

    麦嘉和纳芙蒂蒂一听这话,各自往后缩了一缩,缩完了,麦嘉忽然感觉有些瞧不起卑微怕死地自己了,纳芙蒂蒂也向麦嘉投来你真怂、鄙视你地神色。

    “咯咯~~怎么?衰仔你不想英雄救美吗?你就这点出息?让你妹妹去死,你苟且活着?”绿裙公主忽然怒上心头,强忍着笑道。

    “我..我是怕喝了你那毒药死不了,怪难受的,不如你一刀砍死我,放了我妹妹?”麦嘉瞪着绿裙公主道,他心一横,怂也得死,想起妹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就是死吗?不过砍死比较痛快。

    “哦?我这个毒药肯定会死的,而且死之前没有疼痛的,你敢喝吗?你们两个选一个喝了吧!当然你可以喂你妹妹喝,她的力气是反抗不了你的。”绿裙公主眼中含着毒毒的笑,然后把毒药扔向麦嘉和纳芙蒂蒂,她敢赌麦嘉一定不敢喝,人类都是这样虚伪,何况这个胆小怕死的衰仔怂货。

    麦嘉颤抖地接住这红色毒液,拧开了盖,绿裙公主就想看着麦嘉给纳芙蒂蒂灌下去,只有麦嘉给妹妹灌下去,妹妹才会真的绝情,不再犹豫。

    纳芙蒂蒂恐慌地看着麦嘉拿着那毒液,麦嘉也看着纳芙蒂蒂,却陷入了很深的回忆,所有过去的画面在脑子闪过,只是一瞬间罢了,口中颇为苦涩,一句话也不想多说,忽然麦嘉眼神中绽放出勇敢的决然,举起手中的毒液,“别!”绿裙公主眼中一慌,急速扑来,还是晚了,麦嘉一口喝了下去,那速度,叫一个迅猛和潇洒,喝完一口笑道:“好酒。”只是眼角还有泪珠闪过,在麦嘉眼里,英雄、大人物都是要保护普通小人物才能显现出自己存在和价值感的,虽然自己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妹妹在自己眼里委实算的上弱小,或许现在我就是她依靠的山,她的全部希望,死前终于找一回活着的存在感也不错,他转头向正在颤抖的纳芙蒂蒂看去,纳芙蒂蒂看他真的喝了,这个第一次认识的哥哥真的很好,幼小的年龄最是单纯和容易感动,她伸出小手紧紧抓住了麦嘉的手。

    忽然,麦嘉全身痉挛的疼痛,冷汗直流,绿裙公主后悔的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了,愤恨地冲麦嘉嘶喊、露出了一直隐藏地蛇声道:“嘶吼~谁让你喝的?你不是怂吗?你不是胆小的死小孩吗?人类不都应该是卑鄙自私的吗?”她望着地上抽搐的麦嘉,麦嘉脸色苍白,喃喃道:“你骗了我,你不说没有疼痛吗?我最怕疼了。可你为什么生气啊!你不会再骗我,不放过我的妹妹吧?”麦嘉死死的盯着绿裙公主,那眼神仿佛欲要挣脱囚牢的恶魔,死也不会放过违背诺言的恶种。

    “我放,我放,我才是你妹妹啊!是我上了她的身,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啊!你教我画画,我还记得,画上帝。你为我打工,搬了1314次货物,那时候我、我在想、、1314是书上说的一生一世的意思吗?你告诉我是不是..”绿裙公主像个被冲破感情防线的孩子一样慌乱、害怕地站在那里冲麦嘉嘶喊道,她从来没有谈过该死的恋爱,这处女的恋情世界就这样不堪一击地被麦嘉闯了进来,带着血淋淋的身躯离开。麦嘉喝的这血液是她的死神血脉遗传下来的,世界上没有人能救得了麦嘉,哪怕诸神降临。

    麦嘉一下愣住了,忘记了疼痛,傻傻得看着绿裙妖魅,轻声道:“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