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科技之神 > 第73章 非梧不栖,非露不饮

第73章 非梧不栖,非露不饮

    顾玩刚应付完记者和校外联办的人之后,病房门口就又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李霖连忙出去查看,原来是她的下属,把想要见一见顾玩本人的埃德蒙先生带来了。

    李霖连忙换了一副很友好的表情,并且用英语说道:“埃德蒙先生,非常感谢您对我校学生的关心。”

    埃德蒙看起来很随意:“这没什么,我本来就要在贵国待几个星期。实不相瞒,我在NASA的时候,跟MIT等诸多顶级高校的航天工程教授都有一定的交流。我觉得顾玩同学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应该考虑去大洋国深造。”

    李霖笑得更浓了:“我们也希望有更多更高层次的国际学术交流。他已经醒了,如果您要跟他本人聊的话,现在就可以进去。”

    埃德蒙点点头,然后就走进病房。

    在大洋国,NASA的很多业务代表,都是有很深的学界人脉网络的。不少航天工程和天体物理之类专业的教授,也会让他们帮忙留意业界的新秀好苗子。

    所以,尽管埃德蒙没有决定权,却可以帮忙居中牵线搭桥。

    NASA的人,大多数是比较爱国的(当然是爱大洋国),他们平素行事作风,就有从各个发展中国家、挖掘优秀人才去为大洋国服务的倾向。所以尽管这次是汪精铭额外花钱请他来站台,他也主动想多夹带点私货。

    他们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反而觉得这是合则两利的,因为他们是真心觉得自己的祖国制度优越。

    顾玩很快就靠在病榻上、脸色憔悴地见到了埃德蒙。

    “顾,你是我见过的年轻人里,最有才华的——至少同龄人没有比你更有才华的了。

    我知道,你不仅仅介入了铯原子钟项目,还在天体物理领域有独立的惊人发现,足以被彭齐亚斯教授他们引用。我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引用的分量——

    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彭齐亚斯和皮德罗教授,就会被再次提名为诺贝尔物理学奖候选人,而且胜出的概率很大。

    以你的才华,只要你愿意,哪怕现在铯原子钟项目的成果还未正式成功,我也可以帮你牵头,跟MIT谈谈委培服务协议,让你毕业后无忧无虑读完硕士和博士……”

    埃德蒙全程说的都是英语,但在座的科大生都是高材生,所以无需翻译直接听懂毫无难度。

    所有同学,包括麻依依在内,听到这个条件的时候,都是微微倒吸了一口凉气。

    麻依依好歹还见过世面,而且一直觉得自己赢得斯坦索姆2+3交流生名额挺有把握的,所以好歹还把持得住。

    至于顾玩那两个室友,已经站都站不稳了。

    “什么?大洋国人直接出钱请他读研?顾哥这是已经要出名出到国外去了么?为什么我一直以来觉得他虽然很牛逼,但还没牛逼到这种程度?”

    “肯定是因为无知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所以尽管知道顾哥牛逼,但还是想不出顾哥究竟多牛逼。”

    两人很快就不约而同接受了“无知限制了想象力”这个设定,咸鱼一样,懒得再挣扎。

    除了同学之外,校领导的态度也好不到哪儿去。

    李霖作为协助校长处理外联工作的助理,每年有多少留学生、多少交流指标,那也都是她的政绩,所以她立刻帮着劝说:

    “顾同学,这可是好机会啊,MIT比斯坦索姆排名还高。”

    她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明年可以少占用一个学校跟斯坦索姆签订的交流生名额。

    然而,所有人都很急,唯有顾玩本人不急。

    “埃德蒙先生,我没听错的话,你说的是‘委培服务协议’吧,”顾玩精准地反问确认,随后话锋一转,

    “那就意味着,我毕业之后,要给提供委培公费赞助的单位,服务一段时间了?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为什么不把委培项目的出资单位,大大方方说出来呢。”

    埃德蒙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理直气壮而又厚颜无耻地直说:“那是当然,大洋国顶级高校的航天工程专业委培生项目,肯定都是由NASA出资赞助的。你毕业后只要服从NASA分配,服务五年就好了——

    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不是占你便宜。而且我们对于NASA体系下的分包商也是很优渥的,不一定是拿死工资。如果你真到了有本事承包一些子项的程度,拨款也非常灵活,可比那些至今还在萌芽挣扎阶段的民营航天科技公司活得滋润多了。”

    顾玩:“可是我不想失去自主性,我也不想一直给NASA的项目提供协助与配套——否则,要是NASA十年没什么大项目,我不是白白浪费十年的生命?恕我直言,贵国在航天领域的投入太精打细算了,我没兴趣。”

    顾玩这番话,把所有人的下巴都惊掉了。

    埃德蒙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笑声反问:“你觉得NASA投入项目太吝啬?那你倒是举个例子,说说看这个星球上还有哪个国家哪个机构,在航天领域投入更多?”

    “确实不多,因为我们这个星球整体就很堕落。”顾玩诚恳地叹了口气。

    他是想到了地球上那个自己的所见所闻,所以,每一个字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慨,不是装的。

    蓝洞星人,在航天领域,他顾玩不是针对谁,统统都是辣鸡。

    都快99年了连月球都没登上,不是辣鸡还是什么。

    顾玩也意识到自己稍微有点过分,连忙虚则实之地圆回来:“反正,我又不差钱,又不怕考不进,也不怕被刁难,我不需要你的公费委培服务协议,我将来自己搞定那些没有附加条件的留学机会就好了,谢谢你的美意。”

    埃德蒙揣摩再三,还以为顾玩仅仅是出于爱国主义,不想为大洋国效力,也就不勉强了。

    “哼,狭隘的民族注意者,有机会投奔我灯塔国都不投奔,没想到自然科学智商那么高,社会科学智商倒是很低,看不清全球大势。”埃德蒙内心如是自我安慰了一下,就放弃了继续劝诱顾玩。

    而其他老师和同学,则是完全不能理解,与扼腕叹息。

    “这就放弃了?”

    “又要浪费学校一个名额!”

    大家惋惜了一会儿,纷纷散去。

    顾玩的两个室友,本来不好意思走,还是顾玩示意他们早走早安静,于是也走了。

    屋里只剩下一个麻依依,没有被赶,她也不想走。(妹妹李双叶也在,但是她不算)

    最近,麻依依跟顾玩的关系又微妙了一些。

    加上刚才顾玩晕倒的时候,麻依依把他胳膊架在肩膀上、扛上担架、一路跟着送来,顾玩对妹子的好感,也又提升了一两分。

    “我又要多占一个名额了,你不担心把你挤掉吧?”顾玩半开玩笑地说。

    “少贫了,快点休息吧,你身体又不好。”麻依依正色起身,不跟顾玩拉拉扯扯,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我知道,你是干大事的人,被一个委培协议捆绑住几年服务期,肯定很憋屈。说不定,你这辈子真能干出比NASA还大的成就呢。”

    顾玩笑道:“你这么相信我?”

    麻依依:“谁让你创造了那么多奇迹呢。不说了,你休息吧,我跟双叶睡外面的折叠躺椅。”

    ……

    顾玩很累,所以很快进入了梦乡,并没有精力去第一时间关注他的收获。

    毫无疑问,当天晚上,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以及后来对顾玩的跟踪采访,都被放到了网上。

    一石激起千层浪。

    顾玩的博客下面,当晚就新增了成千上万的声援。

    相关的新闻,都一夜之间达到了近百万点击、几千条回帖。

    第二天出版的报纸,也引来了热议。

    至于电视台上播出的新闻,相对好一些,主要是没有家后续的现场镜头,只是由新闻节目主持人概述了一下此前学术造假质疑被拆穿的结论。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卧槽卧槽雾草雾草!特么的唐诗还能这么用?”

    “看看读书人是怎么骂人的!这才叫骂人不带脏字。”

    “哇咔咔,太逗了,以后就叫袁车子的炒作团队‘两岸猿声’好了!”

    “为什么?我第一次发现,被‘砖家叫兽’喷成‘不明真相的无知群众’时,我居然不生气?这到底是什么魔力?为什么顾哥骂大众无知,我就乖乖认了?收下我的膝盖吧。”

    诸如此类的回帖,在相关版块俯拾可见。

    而除了官方新闻之外,更多细节丰富的小道消息,也由各路媒体人以私人身份,散播到了网上。

    又或者是被当天在场外围观的中央科大学子们,当趣闻发到网上。

    传说最多的佚闻,是有NASA的业务代表,想帮顾玩

    顾玩的博客粉丝数,从20多万的基数开始,以每天数万的速度增长,估计能持续上一段时间,到年底翻过篇来,大约能稳住在50万左右。

    要知道袁车子搞学术打假炒作最热的时候,博客也不过刚刚近百万粉。顾玩仅仅用了几个月,就声名鹊起到这种程度,已经是非常可怕了。

    学术界的新闻,本来是引起不了那么多公众关注的,走到今天这一步,说到底还是连续几次的剧情大反转,把再不关心学术的普通八卦群众,也彻底吸引了过来。

    已经有科技出版社,来主动联络顾玩,让他出一本科普专著了——注意,不再是约稿发表文章,而是直接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