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侯门闺谋 > 第九章 落水(二)

第九章 落水(二)

    长安伯夫人听了刘青阳的话又惊又怒,抱紧怀中的女儿,气的脸色通红,怒声道:“就算我儿得罪了苏三姑娘,三姑娘只管来找我就是,我自会教训她给三姑娘出气,青阳已经向三姑娘道歉,三姑娘为何还要如此心狠手辣,是打算折了我这唯一的女儿么?”

    闻声而来的李氏正巧听见这话,下意识又以为是苏瑢脾气上来犯了左性儿与长安伯府姑娘起了争执,刚要开口缓和气氛,瞥见长安伯夫人怀中狼狈不堪的刘青阳,惊到:“还不快去请太医,将刘姑娘挪到客房。不是在投壶,怎么好端端的又落了水。”

    长安伯夫人见苏瑢不说话,以为是她心虚,冷笑道:“我也正问苏三姑娘,怎么我儿好端端的就落了水……”

    话音未落被匆匆赶来的太医婆子们打断,众人七手八脚的将刘青阳抬着送去客房。

    呼啦啦的一群人都走了,这才从树上跳下一个身穿月白锦袍的少年,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状似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吊儿郎当道:“这个苏姑娘倒是有点意思,穿云,去听个墙角。”

    少年的身后并没有人,只听见暗处中传来“噗嗤”一声,紧接着又有拳头打到什么软绵的东西,刚才嗤笑的人发出一阵闷哼。被点到名字的穿云不情不愿的去了,他堂堂天隐阁天字号暗卫,如今竟然沦落到去听墙角了。

    长安伯夫人抓住老太医的袖口,急声道:“太医,她怎么样,可有大碍?”

    可怜老太医年纪一把,被人急匆匆拽来已是心下不满,刚搭完脉气还没喘匀一口,就被人抓紧袖子不能动弹,没好气道:“无事,喝碗姜汤也就是了,没有大碍。”说完气冲冲的甩着袖子走了。

    长安伯夫人听见太医的话才放下了心,爱怜的摸摸刘青阳的头发,“阳儿放心,娘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长安伯夫人转过身对着苏瑢,冷哼道:“苏三姑娘也该给我一个解释,从刚才就一声不吭,可别说我长安伯府欺负了你,不给你辩解的机会?”

    苏瑢向前一步施了一礼,平静道:“夫人明察,我并未推刘姐姐入水,当时在场的不止我和刘姐姐二人,还有旁人在,️一问便知。”

    绿枝跪倒在地,“各位夫人明鉴,当时在水榭里,一个小丫头打翻了果汁洒在我们姑娘身上,奴婢和姑娘被人引着故意走向湖边,却发现是刘姑娘,没说几句话,刘姑娘就要推我家姑娘下水,我们姑娘反应快这才躲开,没成想刘姑娘推人不成反而自己落了水……”

    长安伯夫人听见绿枝的话,气的胸口一起一伏,指着绿枝破口大骂:“这是哪来的贱蹄子,是谁教唆你这么污蔑我长安伯府嫡女,存的什么心!齐王府是无人了么,由得一个丫鬟在这红口白牙的胡说!”

    李氏听了心下不虞,面色淡淡道:“刘夫人注意言辞,齐王府还轮不到你来指摘,况且阿瑢长辈尚在,自由长辈做主,谁也别想欺负了她去。”

    长安伯夫人听见李氏的话脸色通红,“这个丫头是苏三姑娘的贴身侍婢,自然言辞中颇多偏向,如今把过错全都推向青阳,我不服。”

    齐王妃拉住苏瑢的手,“阿瑢,当时可还有旁人在场?”

    苏瑢点点头,“引我往湖边走的是个眼生的丫头,以前在外祖母府里并未见过,阿瑢仔细查问过,她自称是前院新来的打理花圃的丫头,今日赏花宴被临时抽调去帮忙的,但是我见她打扮间不似寻常粗使丫头,双手光滑细腻并无老茧,甚者还有点金阁的攒金枝的镯子,可见所说不真。外祖母,阿瑢没有推刘姑娘。”

    长安伯夫人冷笑道:“说了这么半天没有旁人作证就是了,那又何必大费周章,若真是苏三姑娘推我儿入水,承认了然后认错也就是了,怎么就值得三姑娘这么费心的说谎。”

    许氏似是再也听不下去,上前来将苏瑢揽进怀里,“我们阿瑢性子娇纵了些,却从来不曾说谎,刘夫人这话倒叫我惶恐,像是我不会教养女儿一样,虽说阿瑢在家时长和姐妹打闹,但极少有失手的时候。”

    听了许氏的话齐王妃和李氏都皱起眉头,连朝阳县主也抬头望去,李氏刚要发作,就听见长安伯夫人道;“极少失手?眼下可不就是失手了?连您都这么说我就更怀疑是三姑娘故意推青阳入水了。怕您不是亲母教不好女儿,才使得三姑娘这般娇纵不知轻重!”

    李氏大怒,喝道:“伯夫人慎言!”

    长安伯夫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脸色有些不自然,却还是嘴硬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失礼之处各位多包涵,我不过是一时气愤,心疼我儿这无妄之灾。”

    有婆子进来回话道:“近日前院不曾新来什么打理花圃的丫头,也并无抽调丫头进内院帮忙。”

    许氏深吸了一口气,眼眶发红,缓缓道:“我代阿瑢向长安伯夫人赔罪,阿瑢年幼,举止无状,还请夫人和刘姑娘见谅,我回去后定禀明母亲,登门赔罪,还请夫人看在阿瑢年纪尚小的份上不要与她计较。”说罢向长安伯夫人行了一礼。

    苏瑢由于身量尚小,没有错过许氏低头时脸上闪过的嗤笑。

    苏瑢捏紧拳头,有些不可置信的往退了一步,“母亲不相信我?阿瑢自己都没有承认的事情母亲就这么急着安在我的身上么?”

    苏妍急忙拉住苏瑢道:“三妹妹莫要任性,既然母亲已经你代赔罪,你顺势道个歉也就是了,长安伯夫人是个慈和的长辈,不会同你计较。”

    苏瑢拂开苏妍的手,声音坚定道:“既然母亲和姐姐不信我,那我就自证清白。”

    苏瑢朝恒王妃福了福身,“今天因为阿瑢,劳动王妃和各位夫人是阿瑢的罪过,阿瑢在这里向各位长辈赔罪。但是阿瑢蒙冤,不得不自证清白,恒王妃娘娘在这里除了我外祖母身份最高,今日也与阿瑢第一次相见,因此不会偏帮任何人,所以阿瑢想请王妃娘娘出面最为公正。”

    许氏高声道:“阿瑢,不得胡来。”

    恒王妃摆摆手,笑道:“不妨事,你既说你冤枉眼下又没有人证,你且说来如何自证清白?”

    “引路的丫头戴的是点金阁的镯子,想必在坐的人都知道点金阁的规矩,买东西需要提前排号预定不说,他家所售的手饰也是独一份不会再有相同,粗使丫头必定是买不起的,只需要王妃娘娘遣人去点金阁查一下记录,就知道是谁买了镯子,顺藤摸瓜就找出了指使这个丫头的人。”苏瑢淡声道。

    见恒王妃点头,苏瑢又道:“齐王府是阿瑢外家,忠义侯府和长安伯府又显然不合适,所以劳烦王妃娘娘的人走一趟。”

    刘青阳听许氏代苏瑢认错还没高兴多久,就见恒王妃身边的女官亲自去了点金阁,一瞬间白了脸色,紧紧的抓住长安伯夫人的手,长安伯夫人被她捏的吃痛,到底是自己的女儿,看她有些心虚的样子,额头浸出冷汗,只当她还是惊魂未定,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王妃娘娘先不必遣人去了,刚才大家都着急去客房看刘姑娘,只有这个丫头趁着人多眼杂闷头就往角门处走,我唤她她也不应,一味的往前走,我见她形迹可疑就拦住顺手带来了,苏家妹妹看她可是刚才的领路丫头?”

    叶卿卿笑嘻嘻的将一个丫鬟打扮的人扔在了地上,说罢又一脸嫌弃的擦了擦手,江阴侯夫人见她这副混不吝的假小子作派气的浑身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