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魔改漫威电影宇宙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遥远的斐洛岛

第五百一十四章 遥远的斐洛岛

    地球时间2020年5月中旬,艾欧尼亚的斐洛岛。

    7年前,诺克萨斯因为贪婪这片土地上的魔法资源,所以在整个符文之地谁都没想到的情况下,跨过守望者之海入侵了初生之土。

    面对以血腥手段洗劫这片土地的入侵者,当时只有16岁的少女,艾瑞莉娅在纳沃利斩断了诺克萨斯军的指挥官的一只左手。

    从那时候开始,少女用她的行动点燃了整个艾欧尼亚反击侵略者的烽火,仅仅用了1年的时间,他们最终将诺克萨斯人击退,并获得了胜利。

    但是...那也只是将诺克萨斯人侵占的大部分土地收回,但是有几座小型岛屿被诺克萨斯人死死的握在了手中。

    而这将是未来诺克萨斯人复仇的跳板,他们会以这几个岛屿为基地,重新发起进攻,以此来报复他们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的失败。

    斐洛岛,这是被诺克萨斯人占据的几个岛屿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座。

    在这岛屿东侧的上空,皑皑的乌云笼罩在这之上,而在乌云下的码头上,诺克萨斯士兵正在监视着工人往船上搬运着货物。

    他们所有人的动作都很小心,似乎是在刻意的避免惊动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时,突然一个身穿着艾欧尼亚服饰的艾欧尼亚人,也许是因为脱力了的原因,被他扛在肩膀上的箱子突然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很大的闷响声。

    一直在旁边负责监工的诺克萨斯人见状,拿起手中的粗木棍,对着瘫倒的艾欧尼亚人狠狠的砸了下去。

    坚硬的木棍和血肉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从始至终无论是他们身边干活的工人,还是一旁的诺克萨斯士兵,还有所有人都没有发出一丝太大的响动。

    打了一阵,也许是因为挥动木棍,让自己消耗了很多体力,只见这个诺克萨斯监工拄着木棍弯下腰身对艾欧尼亚工人说道:

    “狗杂碎,你特么的疯了么?如果坚持不住就不能说出来?要是惊动了天上的人怎么办?难道说你是想拉我们所有人陪葬吗?”

    监工的咒骂并没有很声色厉苒,而是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调,可尽管如此,他脸上的刀疤仍旧让那个艾欧尼亚人感觉到恐怖。

    但是他在这一刻却知道,这个人是为了自己好,所以他一边不停的道歉,一边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

    在监工的咒骂中跑到一旁去休息去了,而望着眼前的艾欧尼亚人离开,这个诺克萨斯监工吐了一口口水,然后下意识的抬头望向了头顶的乌云。

    ......

    让我们顺着这个监工的视线,把镜头向着这个码头的高空拉,穿过浓浓的乌云,越过刺眼的闪电,一直来到了云层的上方。

    这里的天空是湛蓝色的,太阳在几十亿公里之外照射过来的阳光,被这慢慢的云层所阻挡,无法更深入云层下方的大地。

    在这白色的云彩海洋之上,一片土地仿佛一座孤岛一样漂浮在云层之上,土地之上坐落着带着诺克萨斯风格的堡垒。

    由黑色岩石建成的堡垒,建立在充满了绿色的土地上显得很突兀,可这也同样在说明,诺克萨斯人在按照他们自己的意志改造着这片土地。

    不过...他们虽然改造了这片土地,可如今这座漂浮在天空云层之上的土地,却成了别人所属。

    黑色堡垒中的高塔上,一个身穿着性感皮衣,一头银色长发的女人正坐在高塔的窗沿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望着身下如牛奶的海洋一般的云海。

    “又想起你小时候的那颗灵柳了么?”空荡荡的高塔中,一个充满了沙哑又空洞的声音突然从女人的身后响起。

    女人闻言本来还舒展的眉头突然一皱,微微转动眼睛,他发现在自己的身后,一个黑色的影子正站在那里,影子头部那双猩红色的双眼已经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抬起手的一瞬间,一颗黑色的魔法球凝聚而起被她托在了手中,随着纤纤玉手猛然一甩,那颗黑色的魔法球就被女人丢了出去。

    黑色的魔法球准确的命中了那个“人”,但是在击中的那一瞬间,那个“人”就瞬间化为了一道烟雾消散了。

    不过本应该安静下来的高塔,仅仅沉静了片刻之后,和刚才消失的影子一样的“人”再一次出现在了刚才的地方。

    “哈!谁能想象到,人们谈之色变的暗黑元首,会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回想儿时的简单的场景。”

    “你说是么?......辛德拉!”

    这个叫辛德拉的女人听到那个声音的嘲讽,更多的暗黑法球被她凝聚了出来,像机关枪一样朝着身后发射出去。

    面对如此的攻击,那个黑影仿佛瞬移一样,不停的在高塔内空旷的大殿立不挺的出现于转移着。

    直到他蓦然间来到了辛德拉的身后,两把闪着寒光的臂刃在即将逼近女人的后脖颈时,猛然停住了。

    “哈!所谓的暗黑元首也不过如此,真的很难想象下面的那些人怕你怕的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仍旧是那空洞而又沙哑的声音,只不过刚刚的人影,现在已经是一个在阳光下实实在在能看到的人了。

    黑色的紧身衣点缀着红色的外袍,而在他的最外面则是一套银色的金属轻甲,这是一身明显的忍着打扮。

    忍者的话刚刚说完,手中的臂刃刚想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然后开始下意识的扭头看去。

    只见无数颗刚刚被辛德拉发射出去的暗黑法球,正紧紧的贴着自己的后背,甚至自己身上的盔甲都已经有些地方被这魔法球砸的凹陷了下去。

    知道自己身后之人发现了蹊跷,辛德拉仿佛没看到自己身后的刀刃一般,缓缓的起身说道:

    “你应该没那么无聊吧,从艾欧尼亚的中部跑到这里来找我,然后就为了嘲讽我一次?”

    “在我的印象中,影流之主并不是一个为了凸显自己强大而贬低别人的人,如果你有事的话,就直接说吧,劫!”

    “哼!”重重的哼了一声,劫将双臂上的刀刃收了回去之后,再次扭头一看,自己身后的暗黑法球也消失了。

    双方都收回了自己的手段之后,劫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然后说道:“辛德拉,我想让你帮我。”

    “嗯!?”转过身,一双泛着紫色魔法光芒的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辛德拉皱着眉头说道:

    “我说过,别再让我去帮你去做那个所谓的...‘革命’,我不是艾欧尼亚人,虽然血统上是,但是我从来没有承认过。”

    仿佛已经猜到了这个女人会说什么,劫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然后才说道:

    “我只是想和你做个交易,我用一个你一定会想要的东西,和你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