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公主嫁到之莫少太傲娇 > 第80章 述说
    凤九舞心里叹了口气,运起灵力,在病房里设了个结界,抬脚把小板凳给移到她身下,找个坐的比较舒服的地方,直接坐了下来,也不说话,垂眸摆弄自己指甲,动作说不出的潇洒肆意。

    尚米娜看到凤九舞那动作心里七上八下的,呐呐开口“我……”只说了一个字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凤九舞语气格外淡然,可一字一句却直直插进尚米娜心里“你不知道强行解开血脉的下场?若不是莫渊告诉我,你以为今天你的小命能过得了今天?你还知道我之前对你说过什么吗?呵呵,难不成就过了四年你那么快就忘了,不,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已经十二年了,在那个世界算的话才四年,怪不得你会忘,已经十多年了,呵呵……”

    尚米娜心里一颤,心里呐喊着,不是,不是这样的,她并没有忘记她跟她的约定,即使十多年过去了,她依旧不会忘记,别再说了,别再说了,尚米娜脆弱摇了摇头。

    “我说过,只要你在我身旁,我保你一生一世平安无恙,可你却把我说的当作是什么?为了我奋不顾身去找秘境里找药材,我求你去了吗?你知道吗,那时候你的失踪对我来说打击有多大。。。”凤九舞唇角勾了勾。

    尚米娜心里颤了颤,埋下脑袋,怎么也不敢抬头跟凤九舞对视上“我很自责,那时候的自己很觉得很失败,不能动弹的腿,让我无法去那么危险的找你,我偷偷带了清风四个人晚上离开皇城,可你又知道吗?他派一万铁骑兵挡着我,不让我去找你,他下令,把我关进府里,我那时候也埋怨过他,凭什么不让我去找你……”

    尚米娜思绪有些放空,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从小到大认识的这个女人讲那么长的话,她真的有些过分了,其实也不是她强行觉醒血脉的,她明明知道强行觉醒的后果,她明明就可以压制住,不让血脉觉醒,可她没阻止,她觉得自己很没用,或许九的失踪跟她想觉醒血脉的理由差不多,没觉醒血脉,她根本就不算巫族圣女,也不会有太大成就。。

    凤九舞垂下眼睑,红唇扯了扯,站起身,手中赫然出现一个白色药瓶,直接把药瓶放到尚米娜床旁边,“你好好休息”

    尚米娜心一急,连忙朝要转身的凤九舞喊道,“九,你什么时候会来看我?”

    凤九舞脚步顿了顿,“你刚醒,我去帮你买吃的”说完也不等尚米娜说话,抬步就走出病房。。

    留下有些傻乐的尚米娜,九这是害羞了,,呵呵,她就知道九不会怪她,九怎么会怪她,尚米娜想着想着双手捂着脸,低低笑了起来,可眼中却有一滴泪划过那苍白的脸颊。

    穆西影刚进病房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女子逆着阳光,低低笑着,那笑声带着让他有些看不懂的东西,可却让他心里泛疼着,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露出这种表情,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娜娜,”穆西影抬手抚了抚尚米娜那长发及腰的头顶,语气带着他都有些不懂的心疼,“没事,我在,我在。。”

    尚米娜身体僵了僵,直接伸出手抱住穆西影腰,把脸埋在穆西影肚子上。

    穆西影心里颤了颤,伸手搂着尚米娜,“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尚米娜小声喃喃自语,声音带着很浓烈的思念。

    “好,我带你回家。”穆西影淡淡说着,在穆西影没看见的视线范围,尚米娜露出个苦涩的笑,她不可能回家了,真的不可能回了,她所说的家是她前世巫族的家人,她就算来到这个世界十二年,接受了这一世,她也不可能会忘记上辈子的家人。

    她在这一世能遇见九是她的幸运,她会好好珍惜,刚刚真的有些害怕九会不理她,真的挺害怕的“现在不能回,九去帮我买吃的了。”

    穆西影唇角扯了扯,心中直冒酸泡泡,他虽然不情愿有人跟他分享娜娜的好,可他也得承认,那女人真的对娜娜挺重要的,回想第一次见那女人,穆西影就觉得那女人绝非善类,不能靠近,不过娜娜喜欢他也会试着跟那女人好好相处,追女孩子他虽然不太擅长,不过都追了十二年了,经验倒是挺足的。

    “媳妇,媳妇,媳妇……”凤九舞停下身,转头看向一路上喋喋不休的男人,脸上面无表情,身上散发着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莫渊摸了摸鼻头,有些不好意思“媳妇,你这是要去哪里?”

    凤九舞心里抚了抚,转过身,直接回了一句“买吃的,给娜娜。。”

    莫渊桃花眼灼灼,长腿一迈,跟了上去,“媳妇,媳妇,你干脆自己做菜好了,买食材,来医院里炒,医院提供厨房,怎么样……”

    凤九舞撇了一眼莫渊,眼睛赤果果写着,你自己要吃的,,莫渊一噎,修长手直接抱住凤九舞左胳膊,脑袋朝凤九舞胳膊蹭了蹭,声音有些撒娇“媳妇,好媳妇,我刚刚没吃饱,我想吃你做的菜。。”

    凤九舞被莫渊这么来一出,身体僵了僵,这还是她长那么大第一次有人对她撒娇卖萌呢,不自觉点了点头,莫渊桃花眼露出个狐狸般狡诈的笑,心里比了个耶的手势。

    远离医院的两人不知道,在五楼窗户旁,一双芊芊玉手紧握窗帘,五指有些泛白,看着下面嬉笑的男人,看着男人对女人露出那种她所没看到的笑容,看着男人对女人撒娇,看着男人用那般眼神看着女人。

    程天晚露出个残忍笑容,心里呢喃着,凤九舞,凤九舞,你千不该万不该肖想我想要的男人,你该死,你必须死,你不死,我程天晚绝不会善罢甘休,誓不为人。。

    “晚晚。”后面传来女人的呼唤声,程天晚卸下心里滔天恨意,转过身,脸上早已没有那恐怖的笑容,声音柔柔开口“遥儿,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