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京都贵女手册 > (141)两国博弈

(141)两国博弈

    云想容是个守信用之人,之前答应过严琉璃帮他来个形像改造的事情,就没忘记,刚知道他人已经到了京城,第二天就派小厮去约他,有空去下云家衣坊。

    云家衣坊本身就有会打理形象之人,毕竟卖衣服的最终目的也是让人变美。

    云想容没有见到严琉璃,据江轻尘说,改造后的严琉璃自己都没马上认出来。

    七月二十八日,南希国的太子和公主进京城。

    云想容没有去看,但据说当天的街道都被围的水泄不通,除了南希国一些在京城做事生活之人,还有很多京城普通百姓。

    南希国人去看,那是故土之情。京城人士去看,纯属好奇南希国的公主是长什么样的,毕竟本国公主普通人很难见到。

    昭昭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虽然她本身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但是此刻也觉得西凉国对公主不可以抛头露面的规矩非常正确。

    被满街陌生人品头论足一天,也很不舒服。

    当晚,圣上就在宫里举行了巨大欢迎宴席,招待南希国的太子,文武百官作陪,江轻尘也参加了,结束的不算晚,回府后云想容还没休息,江轻尘来看她。

    晚上院子里很舒服,两人就在院中的石桌坐下。周围早被种上了驱蚊草,没有蚊子,只有微风拂面。

    “表哥,你今天没怎么喝酒吗?身上没什么酒味,应该还没上次在二皇子府喝的多。”云想容说道。

    “宫宴,这么正式,怎么敢喝酒,也都是意思的喝两口,我还特意吃饱饭才进的宫。”江轻尘说道。

    “理解,宫里宴席上的菜,是不大好吃,形式大于内容,基本上都是凉的,吃起来也不舒服。今晚父皇有什么指示?”云想容问道。

    “和两年前一样,老生常谈,今天说话比之前更加的直接一些,主题思想就是,浚瑜你的年纪也到了,我朝女子温良淑德,可有中意,无论是谁,都可于做主。”江轻尘说道。

    “这婚催催的也太明显了吧,我觉得父皇比太子的亲爹都着急。”云想容说道。

    “那是肯定,你不知道南希国别的不行,但政治手腕玩的很好,你别看它的国土面积还不如西凉或者朱紫一半大,又是邻国,但它就是两国都不得罪,虽然两国都曾经有想把他变成附属国的想法,但没一个成功的,一旦一个国家有想法,它就会主动朝另一个国家靠近。”江轻尘说道。

    “父皇的意思是想拉拢它?”云想容问道。

    “那是当然,南希国从未于这两国的皇室通过婚,这要是通婚,肯定就意味着,政治倒向上已经偏向了一方,对另外一国就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江轻尘说道。

    “温浚瑜什么意思?他会不会看上四姐,四姐可是不想远嫁的。”云想容说道。

    “不好说,他今晚的态度很奇怪,两年前是委婉的拒绝,这次居然还有看看的意思。圣上今晚很高兴,说是八月初一晚上开家宴,欢迎他们兄妹两一同参加。”江轻尘说道。

    “还是父皇高端,这次让昭昭一起来,明显就是对温浚瑜的答应不太信,反正从政治角度上说,南希国的公主嫁到西凉,已经说明两国邦交关系好。”云想容说道。

    “是这么回事,八月初一的家宴上,后宫那些平时不参加宴会的公主们也会全部出席,已经成亲的公主们也要和驸马一起去,虽然我们还没成亲,但圣上的意思也要一起去的。”江轻尘说道。

    “好,那就一起去。表哥,你帮我想想,如果温浚瑜真的看上四姐,那要怎么办?”云想容说道。

    “此题无解,容容,你刚进皇室,对圣上的做事风格不了解,两年前,在后宫也举行过欢迎他的宴席,所有及笄的公主都必须参加,你知道的二公主宁慕瑾可是皇后的独女,但看那架势,要是温浚瑜同意,皇上也能毫不犹豫的把她嫁过去。这个是国家社稷,不是儿女私情,圣上在江山社稷面前都是完全的服从,没有任何个人情感的考量。”江轻尘说道。

    “我明白了,高位之人的选择,还好我已经定亲了,要不是不是也变成了被选择的对象,嫁到南希国?太可怕了。”云想容说道。

    “是,你一个嫁到京城都能磨破我嘴皮的人,还嫁到南希国?你根本接受不了,不过即使你同意,我估计我岳父都不会同意,好在你和别的公主不一样,到时岳父肯定会和皇上谈条件的,毕竟他就你这么一个女儿,皇上现在又有重任给岳父。还有迂回的空间。”江轻尘说道。

    “我觉得我真的不行,一想到四姐要嫁到南希,我就想哭。”云想容说道。

    “我是看出来了,你俩是真的好,对了,晚上我出宫的时候,就在宫门口有个太监等着我,说是四公主宫里的人,他说四公主让我给你带个话,八月初一晚上早点进宫,先去找她,有点好东西给你。”江轻尘说道。

    四公主宁慕影其实也不是个复杂的姑娘,从小宫里长大,也没什么闺蜜,遇到云想容两人脾气很合得来,父皇母妃有鼓励二人交好,所以对云想容也很真心。

    上次出宫在云家衣坊做了些几件衣服,虽然还没收到,但总不能白拿东西,所以也准备了回礼,只是自己不方便出宫,于是让太监等着江轻尘带话。

    “哦,正好,衣服也做好了,我原本也是想早到送过去的,表哥,我觉得公主就不如皇子好,虽然七个皇子亲事都定了,也不可能让昭昭做侧妃,即使没订,娶也就娶了,反正人还在京城,不用去南希。”云想容感慨的说道。

    “你不要把妍妃想的那么单纯好吗?据我所知,几天前,妍妃的嫂嫂就已经和葛洪涛的母亲有了互动,可能之前妍妃会觉得葛洪涛出身低了点,但南希国的太子出现,她可能就不这么想了。不过关键还要看葛洪涛武状元能不能拿下来。”江轻尘说道。

    “对哦,八月初二就是武状元的决赛了,你上次说我可以去看的,四姐也能去看吗?”云想容说道。

    “按规矩你们都是可以去的的。四公主和葛洪涛的事情,无论她怎么说,你都不要参与进去了,明则保身。明白?”江轻尘说道。

    “明白,父皇总不喜欢子女和她对着干,温浚瑜要是看上四姐,父皇肯定更高兴,我也就是和你说说,四姐那里,我不会说我的想法。”云想容说道。

    “容容,你从小的生活环境过于单纯,不会算计人也就算了,防人的心也没有,其实我也很怕你进宫,宫里的人心眼可比你多得多,但很多时候也没办法。”江轻尘说道。

    “表哥,我记住了,反正以后进宫少说话就是了,对了,你说昭昭和二哥还有机会吗?”云想容问道。

    “今天太子刻意去找温浚瑜套话。听温浚瑜的意思,昭昭的婚事没那么正式,他们南希国的公主,嫁给平民的人也很多,主要看昭昭的意思。但温浚瑜有他自己的想法,他知道皇子们都成亲了,我觉得,他其实想让昭昭嫁给我朝中大臣,不过关键的点还在昭昭身上,再怎么说她也是公主,他的母妃还在南希国,如果我西凉国的朝中大臣想求娶她,她应该很难主动拒绝,不是不想,而是身不由己。”江轻尘说道。

    “温浚瑜这会又不考虑和朱紫国政治平衡的事情了吗?”云想容说道。

    “南希国的后宫中几十个公主,如果朱紫国高兴娶南希的公主,打开后宫大门让他们挑,这个又不是太子妃,位置只有一个。”江轻尘说道。

    “搞政治的人,心眼太多。”云想容感慨的说道。

    “也不能这么说,心眼少的都被搞下去了,你看到的都是心眼多的。”江轻尘说道。

    “对了,表哥,八月初一我们都进宫去了,萌萌婚宴,你去不了了吧?”云想容说道。

    “没事,父亲和母亲会去,这个周坤书一言难尽呐。”江轻尘说道。

    “怎么了?”云想容问道。

    “他那个通房丫鬟这个月怀上了。”江轻尘说道。

    “这还要不要点脸,萌萌还没进门,通房先怀上了孩子。二叔和二婶知道吗?”云想容说道。

    “这事连东平侯府的人都不知道,是周坤书亲自去外面请的郎中确诊的,我手下也是今天刚得到的消息,这要是侯府内的郎中,我还得不到消息。”江轻尘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东平候和夫人,都不知道此事?”云想容问道。

    “看样子是,估计那个通房丫鬟,怕新夫人进门,自己还是通房丫鬟,所以为了提个姨娘,就先搞出个孩子保身份。”江轻尘说道。

    “算了,我觉得还是朝堂上好,算计归算计,那说起来也是江山社稷,大气。这后院之争,就是为了个男人,不值得。不过,真要有机会,一定要教育一下周坤书,堂堂侯府二公子,这都干的什么事?我听着都觉得他没脸。”云想容说道。

    “可以,但度要把握好,毕竟萌萌还要和他过一辈子。”江轻尘说道。

    江轻尘现在很愿意和云想容说外面的事情,不但因为云想容会有想法和他讨论,就他本身而言,说完也会觉得很放松。

    两人最后以江轻尘骗到了云想容的十个亲亲,结束了今天的夜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