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京都贵女手册 > (139)南希太子

(139)南希太子

    温浚瑜虽然从小长在南希国的后宫长大,但也没有经历过宫斗和争夺太子之位的事情,这和南希国本身的国家体制有很大关系。

    南希国的主要资源都掌握在皇室和几个大家族的手中,太子的母后就出自南希国的大家族,所以即使国主后宫佳丽无数,也都闹不出个花来,因为都是没有背景的女子。

    温浚瑜成年后,他的父皇就和他谈过关于他婚姻的规划,一般太子婚事会有两个选择。

    一个和他父王一样,从大家族中选出太子妃。之后会成为皇后,后宫嫔妃数目不限,只要是在南希国没有根基女子都可以。

    还有就是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子做太子妃,之后也会成为皇后。但后宫嫔妃要控住数量,因为没有一个镇得住脚的皇后,后宫嫔妃数目过多会乱。

    温浚瑜从小就生活在父皇母后相敬如宾的后宫里,虽然没有平民家庭中的纷争,但他知道母后是不爱父皇的,母后是代表家族,并且为了巩固家族在南希国的地位,才嫁给了父皇。

    温浚瑜的婚事一直在僵持中,所谓的僵持并不是他身边没有女子,更相反,他不光有三名侧妃,就连孩子已经有了三个。

    毕竟二十几岁的太子如果不是刻意为之,没有女人,真的很难,即使你不想,周围的人也会让你想。

    南希国的大家族,都觉得太子就是在衡量,看下个几十年要扶持那个家族对自己才更有价值,所以太子妃的位置一直都空着,大家都不急,更没人会去催婚,太子衡量好了自会有结论。

    温浚瑜内心是渴望爱情的。

    记得两年前他第一次来西凉国就认识了江心心和夜海青,那天晚上江轻尘请他到昌平侯府喝酒,他喝多去后花园透气,就看到江心心隔着后花园的栅栏在训夜海青。

    原来是夜海青被同僚邀请去百花楼喝花酒,让江心心知道了,回来后遭遇一顿盘问,任何细节都不容错过,说了什么做过什么,都必须详细交代,最后还要保证不许再去。

    江心心的气势给人的感觉,就是你在百花楼要是有任何过分的行为,我现在就直接把你给处理掉,趁着夜深就埋在后花园做花肥。

    温浚瑜能感受到江心心对夜海青的在意,夜海青虽然不情愿,但也全部交代清楚,反复强调自己就去喝酒了,啥也没干,最后还发了毒誓,不会有下一次。

    温浚瑜觉得江心心和夜海青很可爱。

    在西凉国的最后一天,江轻尘在万客楼给他办送行宴席,夜海青也到了,大家都喝高了,江心心来接夜海青,就听喝高的夜海青反复在说,媳妇,你根本都不爱我,你一直都欺骗我,到现在都不肯嫁给我。

    所有人都看出来,夜海青没有真的喝高,有很大作的成分。

    但江心心依旧耐心的给他灌醒酒汤,细心的用帕子给他擦脸。没有一句抱怨。

    他知道江心心和夜海青是爱情。

    温浚瑜也渴望自己能遇到爱情,哪怕就想朱紫国国君一样,后宫只有皇后一人,他也是可以接受的,可惜回国两年,也没找到。

    想了想,算了,还是先搞事业吧。

    温浚瑜毕竟是个有为青年,对国家的治理是有野心的,南希国的经济政治体制,导致资源很集中,优点是会让国家很稳定,没有内乱,弊端就是经济发展缓慢。

    他很渴望打破目前南希国经济发展跟不上去的状态,很想给南希国注入新鲜的血液。可惜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和合适的人选。

    原计划是今年的年底温浚瑜会来西凉国,几个月前温浚瑜得知了西凉国封少师,有要发展幽云十六州的计划。

    温浚瑜觉得这是个机会,西凉国的经济他一直是服气的,于是就决定提前来西凉国拜会,顺便看看有什么可以向西凉国学习的地方。于是就马上发出拜访西凉的邦交贴。

    温浚瑜之所以比温芷蕊晚到京城,就是因为他在等少师云成源,他在西凉国的消息不是很准确,所以本来设计偶遇少师的桥段,在预演六次后才得以成功实现。

    他的想法是很简单的,觉得西凉国国主是很有眼光之人,能直接提拔云成源,他必然是有过人之处,所以很想学习一下。

    见面之后,温浚瑜直接亮明了身份,也把自己的身价放低,本着学习的心态和云成源讨教国家经济发展的事宜。

    云成源当然有水准,一个不懂政治的商人不会成为一个好商人。

    两人也算投缘,畅聊了通宵,云成源去幽云十六州是有精准的行动计划,为了安全起见,每天都会到指定的地点休息。

    云成源可以用自己睡觉的时间和你聊天,但绝对不可能耽误行程,即使温浚瑜觉得意犹未尽,也不得不第二日一早和少师云成源道别。

    聊天期间,温浚瑜得知,少师有个女儿被封了公主,但他真的不知道已经被赐婚之事,这种事情做父亲的也不会主动说,说出来有炫耀的成分。

    当时温浚瑜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想娶云想容,反正自己也没机会拥有爱情了,来个对南希国发展有利的皇后,自己这波操作也不会亏。

    他当时甚至都想好了,云想容外貌,品行,人生观,价值观之类的都不重要,多差自己都能接受,只要少师愿意来南希国帮着规划经济发展。

    再说自己娶了西凉的公主,西凉国君肯定乐见其成,西凉少师帮南希也是成了份内之事。

    温浚瑜见过少师之后,就直奔西凉京城,他知道自己在对待女子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于是就买了据说京城女孩都喜欢的月公子全套书籍进行研习。

    这点温浚瑜做的真的要比江轻尘好,江轻尘本着实践出真知的态度进行追女孩,和女孩相处。但温浚瑜就是在我遇到你之前,就先做好准备工作。

    江希安在被昭昭叫去约谈后,温浚瑜就明显感觉到,四周忽然多了很多的影卫。

    温浚瑜心说这江希安貌似很生气,原来正事一点都没耽误,这是怕自己对容公主出手吗?那你真的想多了,我护着公主还来不及呢。

    正想着又有两名丫鬟打扮的姑娘,走到云想容的身边,什么都没说,就是干站着。从走路姿态,就能看出来这两名丫鬟武功很好。

    温浚瑜还自我感觉良好的想到,这要以后两人约会,也会这么多人跟着吗?

    两人坐在云家衣坊等昭昭,云想容是没说话的打算,一直都是保持沉默,主要她和不熟悉的人是真的没话说,又不想强迫自己社交。

    “公主,平时可有什么爱好?”温浚瑜柔声问道。心说自己这是赚了,谁能想到公主这么美,能看出来昭昭很喜欢公主,那就说明公主的脾气也很好。

    “绣花。”云想容刻意说个很难接话的爱好说道。

    其实云想容和江轻尘接触多了,危机意识还是很强烈了,这要是江轻尘知道自己和温浚瑜独自相处这么久,那还不气炸了。

    云想容不是怕江轻尘,而是觉得本来清清白白的两个人,至少自己连和他聊天的欲望都没有,被冤枉可太委屈了。这样自己不说话,周围人不也能做个证人吗?

    虽然温浚瑜长得是挺帅的,昭昭没乱说,鼻梁很高,眼神深邃,可这和自己也没关系呀。

    “绣花好,绣花很好。”温浚瑜说道。

    云想容心说,我是聊天终结者,我不信了你还有什么好继续的。

    “我们南希国也有很多关于绣花的古书籍,上面详细记载了刺绣的种类,绣法和历史发展,公主你可有兴趣,如果有我愿意把此书献给公主。”温浚瑜说道。

    云想容心说厉害,这都可以聊下去,于是简单说了句:“谢谢。”就又不说话了。

    “公主你看,这我们南希国盛产的琥珀。”温浚瑜说完,就从口袋中拿出一条琥珀项链。

    云想容出于礼貌,怎么也要看一眼,这个琥珀真的漂亮,可以说的上有生之年系列,透明的黄色石头里,有一个展翅的蝴蝶。

    人都有爱美之心,这么漂亮的琥珀想看看也很正常。

    云想容顺手接了过来,仔细看了起来,琥珀云想容是见过的,但达到这个品质的实属少见,蝴蝶呈展翅飞翔的状态,身上的花纹和触角都十分的清晰。

    “你喜欢吗?”温浚瑜问道。

    “确实很漂亮。”云想容说完就把琥珀还给了温浚瑜。

    “你要是喜欢,就当是我们南希国给西凉公主的见面礼。”温浚瑜说道。

    “不了,谢谢太子。您的心意我领了,东西就算了。”云想容说道。

    “不要觉得东西贵重不好收下,只要你喜欢,价格什么的,都只是数字而已。”温浚瑜说道。

    标准的土豪追女方式。

    “太子,我不否认美好的东西人人都会喜欢,但很多时候,喜欢的最好表达方式,是见过,记住就足够,没必要占为私有。”云想容说道。

    温浚瑜立刻觉得,这公主是很有思想的,看来之前规划的追求方式不适合,需要改进。

    云想容说的是真心话,她本身也不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

    温浚瑜刚想再说什么,就听到江轻尘说道:“容容,希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