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浪打桃花 > 第三二二章
    当然,这也不能怪罪晓月糊涂,她那里能够知道,风云聚会,天大的机缘巧合到了她的头顶之上,这就是神奇!

    当然,神奇之处还在于这座洞窟是亿万年前天地处在混沌之中,盘古开天辟地之时,挥动改天造地的混元巨斧,给天地之间留下的一处通天之眼,也就是通天之路,那滴无根神水,是通天河河水溅落到地上的水珠,经过风吹日晒,和千百年的功夫,才顺着这处天眼滴落下来,巧就巧在它滴落到了晓月的眼睛上,成就了晓月的天眼,也就是帮助晓月打开了天眼,这也算是上天对她的一种补偿吧。

    晓月在洞中连着试了几次,都是如此,他也就不在试了,还更有信心了,于是,他嗅着鼻子,顺着气味传来的方向,向前行进,晓月越走,气味越近,到了那座石床边上,越发浓重了,晓月断定那种气味就是从石床上发出来的,于是,他就仔细观察起眼前的石床来。

    这是一张天然的石床,紧挨着石床是三面光滑的石壁,也可以说到了石床这里,也就是到了这座洞窟的尽头了,为了看看墙壁周围还有没有小的洞口,晓月飞身上了石床,一脚踩下去,感觉异样,虽然不是软绵绵的感觉,可也不是踩在石头上的感觉。

    晓月俯身仔细看起了脚下,这一看不打紧,吓了他一跳,紧张中他慌忙又跳下了石床,奇怪的是,他脚下踩上的东西竟然没有反应,难道是条已经死去了的巨蛇!

    原来,晓月急切间看到,自己脚下踩着的好像是一条五花大莽,要说不害怕是假的,所以,晓月才又慌忙跳了下去,接着做好了和这条五花巨蟒搏斗的准备,岂料,晓月屏住呼吸,正准备搏斗之时,石床上的巨蟒,却是一动不动,这是怎么一回事情,难道它是想发动突然袭击,不对呀,自己已经踩到了它身上,它也没了突然袭击的机会了!

    晓月感觉不对,一个想法冒了出来,是不是自己刚刚有了那只神奇的眼睛,一时间还掌握不熟练,而看走了眼呢,再上前看看,晓月睁大眼睛,握紧拳头,随时准备发起雷霆一击,接着,一点点朝石床靠拢,仔细再看,石床上真是卧着一条五花巨蟒,不过,确实是一动也不动,仿佛僵硬了一般。

    晓月上前,伸手触碰那条巨蟒,手到处感觉冰冷如石,晓月再看,巨蟒身上瘪下去两处,仿佛像人的脚印,这下子晓月恍然大悟,原来石床上竟然是一具蛇衣,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蛇蜕。

    我听了那个船家的话,觉得也在理,他阿爸经常跟我说,大江里就属刀鱼不好捕捞,我觉的也是那么个理,既然收了人家的钱,就得把鱼给捕上来,我又看看天,没有起风的迹象,我也就放心地回去了,到了店里我还想,要是那个女人来取鱼,我就告诉她实情,等到他阿爸回来了,我把鱼送过去,哪成想,这一天的功夫,我也没见那个细长腰身的女人来取刀鱼。

    眼看太阳落山了,我正打算再去码头上看看的时候,江白和巧凤回来了,我看到他们两个装扮成俊俏的书生,满脸风尘的样子,就没说这件事情,等到他们吃完了饭,问起来,我才告诉他们,江白听了我的话,忙着问了一句;‘阿妈,难道你去没去后街那家成衣店里的人家解释一下吗?’

    我回答说;‘没有啊,我这一下午净惦记你阿爸了。’

    江白听了我的话,立刻对巧凤说了句;‘你等在店里,我去看看就回来。’

    然后,推开门就走了,江白走了半天,不见回来,巧凤坐不住了,他叮嘱我说;‘阿妈,你一定不要惊慌,就呆在店里等候文娘和晓月,’然后,也出去了。

    刚才门响,我还以为是她们俩回来了,哎,这是咋说的呢,我们好好地过着日子,没招谁,没惹谁,来个买鱼的女人,他阿爸咋就不回来呢?”

    站在石床上的晓月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从前的一番场景,花府后花园中,亭台楼榭,一池碧水,透着微寒,碧水里经常会在夜晚冲起一团黑雾,那团黑雾有时候围着那个水池子旋转几圈,然后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有时候,又会越升越高,直到有一天,蚌娘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后花园里,那个被称作冷妖姬的女人,不知何故,潜入了水中,接着又变成一团黑雾冲到了天上,黑雾落地后,却变成了一个美女,这时候,蚌娘娘趁她没有防备的时候,悄悄吹起来一块巨石,轰然砸到了那个美女的身上,美女却没有死,而是扭动身躯,不停地回转弯曲,顷刻间变成了一条五花巨蟒,片刻,一团带着腥臭气味的黑云,裹挟着那条巨蟒,飞出了后花园。

    洞中幽暗,洞中阴森,洞中漆黑,却不时地闪出一道白色的光芒来,此时,若是有个寻常人走进来,一定会被这一番奇诡的景象吓得惊呆住,却原来,这番景象全都是晓月一个人造成的,此时的晓月,正非常小心地围着那条巨蟒的蛇蜕,走了一圈,然后又伸手扒拉开那张蛇皮,这才站起身来,又看了看四周的石壁,接着,又沿着石壁敲打了半天,最后,飞身下了石床,变成了一条黑影,飞出了石洞,朝着大江而去。

    晓月要去大江里寻找这条五花巨蟒和江白他们,因为,刚才他判断,一定是花肥猪雇佣的这条蛇精,在这里疗好了伤,然后出来报复,这条蛇精一定是嗅到了江白阿爸和阿妈跟蚌娘娘的关系,才以收购刀鱼为名,把江白阿爸骗出了家门。

    它要干什么,不会是杀人报复吧,打伤它的是蚌娘娘,它应该找蚌娘娘才是,不对,也许它找不到蚌娘娘,就只好先抓住一个和蚌娘娘有关的人来报复,还有,能不能是花不二来到了这里,和那条蛇精串通好了,先抓住江白的阿爸,然后,引出江白,在一网打尽!

    应该不会吧,难道,那个花不二也知道江边的这座石窟,还知道那条蛇精会隐藏在这里,不过,从前面接触的情况来看,他似乎更相信我们是烟波寨的人!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此时的晓月,来不及细想了,就见她看了看脚下的大江,然后一头扎进了水中。

    江水滔滔,波浪翻滚,浪花飞溅,四周漆黑一片,晓月为了观察江里的动静,不时睁开他那只能够射出白光的眼睛,他那只眼睛只要一打开,眼前的江水立刻就会波光粼粼,成群的鱼儿立刻从江水里跳跃到水面上,似乎它们很怕被这道照射到,直到他潜游过去很远,他才能听到身后鱼群纷纷落水的声音。

    看到身边的这一反常的情景,晓月立刻决定,还是尽量不要打开那只光眼,免得惊扰水里的鱼儿,她很清楚,夜晚的时候,鱼儿在水中也是要休息的,于是,晓月就钻出水面,踏浪而行,他一边前行,一边仔细搜索着江面上的情况。

    没用多长时间,眼看着就到了江对岸了,晓月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这时候,江水涌着她到了岸边,晓月的脚刚刚踏上岸,立刻又想起来,江心处有一座孤岛,江白第一次领她们来到大江之中,学习本事,就是从哪做孤岛边上下的水,于是,晓月找准方向,重新回到江中,朝江心的孤岛出行进。

    晓月在水中朝着孤岛行走的途中,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这边的浪涛似乎特别大,江面上也显得黑漆漆的,比他刚刚过去的那段江面不知道要黑暗多少倍,他用一只眼睛看着眼前的江水,惊讶地发现,江水似乎是黑色的,为了证实这一点,他打开了那只会发光的眼睛,白光闪过,江面上果然是巨浪翻滚,呼啸震天,溅起的巨浪是惨白色的,江水却是黑乎乎的。

    按理说,晓月自从跟着江白在水中学会了功夫,应该能知道这大江里的种种奇异之处,不过,今晚呈现在他眼前的这番景象,却是晓月从来没有见过的,晓月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晓月虽然有些紧张,但是,上那座孤岛的信心却没有改变,就见她劈波斩浪,一路前行,眼前要是太黑的话,他就睁开他那只神奇的光眼,看看前面的情况,就在晓月准备再一次睁开那只眼睛之时,却分明看见前方不远处闪烁出一盏渔火!

    在如此诡异和漆黑的江面上为何有渔火闪烁,晓月感觉不可思议,不过,他立刻又觉得也许这是好事,至少自己不用经常打开光眼探路了,只要对着渔火的方向前行似乎就可以了。

    晓月在波涛中,盯着那盏渔火,吸气,闭气,依靠黑珍珠的神奇功力,推开前面的水,一路前行,那盏渔火始终和晓月保持同样的距离,离他不远也不近,无论晓月是快还是慢,似乎总是有那么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