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九十一章 赴约

第九十一章 赴约

    好不容易安抚好柳如玉的心,这个傻女人总是为自己考虑,让刘飞翔感动不已,但此刻刘飞翔却在想着赵姓老者的来历。

    大年初一,天气晴朗。称得上是难得的好天气,虽然有点冷,但刘飞翔心确实不错,柳如玉和自己的母亲到附近拜年去了,刘飞翔也终于抽出时间去赴约。

    不能不说是最好的润滑剂,虽然早晨柳如玉的绪不是很好,但是回到老家中,在刘飞翔的刻意讨好和手眼温存下。刘飞翔很快就融化到了人的怀抱中。

    柳如玉子冷淡,很多时候说话行事都是直来直去,属于一个感人,对很多事也不喜欢想得太远,这一点既是刘飞翔喜欢的,也是让刘飞翔烦恼的。

    感也就意味着一般事好糊弄,但是同样也就意味着她一旦认定的事更难改变,甚至很难接受更理的意见。

    只用了二十分钟刘飞翔就从泽西村到了莒国千年银杏树下。

    莒国位于莲花县西侧,莒国的银杏树素来有天下第一银杏树位于莒国的浮来山风景区,传说东周秋时期齐国和莒国国君就在此树下结盟。该树在山中定林寺前院中央,树龄近4000年,树高26.7米、干粗15.7米,8人伸展双臂方能合围。据专家考证,此树至少已有四千多年历史。占地600多平方米,至今仍枝繁叶茂,生机盎然,堪称生物界中的“活化石“。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对此树进行专题研究并向全世界播放了其近影。

    浮来山并不高,海拔不过298.9米,但却因这一株约4000年的银杏树而声名远扬。景区内浮来峰、佛来峰和飞来峰三峰鼎立,拱围相连,构成聚气藏风的幽境。山上的定林寺始建于南北朝时期,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定林寺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文艺理论批评家刘勰晚年循迹之地,现已被东山省人民政府列为“东山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中的“校经楼“,系郭沫若先生于1962年亲笔所题,现已成为刘勰生平陈列馆。大文豪巴金先生曾来过这里,赏银杏树、拜刘勰故居。

    刘飞翔溜了一圈,广场旁边的停车场位置早已经停满,他不得不绕道出去,找了好一阵才在一个小巷子里寻找到泊车位置。

    赶到东林寺旁边的大包子店铺时,这里一样是人潮汹涌,连插足的地方都很困难了。

    刘飞翔知道这大年初一肯定人不少,但是对今年节如此大的人流量还是有些意外。

    熙熙攘攘的人群沿着广场和广场向两边延伸的紫气街和青牛街蠕动,张灯结彩的两旁店铺上透出浓

    烈的喜气,从风车到糖人儿,从爆米花到叮叮糖,从冰糖葫芦到气球,鳞次栉比的商店、小食摊,小贩们喜笑颜开的表和小孩子追赶奔跑的欢悦场景,组成了一道二十一世纪初期的清明上河图。

    不过站在莒国大包子铺门口,刘飞翔知道不排上十分钟的时间,根本轮不到自己有座位,几十平方米的小店儿,早已经被人们塞得满满实实,甚至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刘飞翔站在门口有些无奈的打量四周,还好,赵大爷还没有来,要不这真要吃这大包子让赵大爷在这里站上十分钟,也不知道对方受得了受不了。

    雄伟的定林寺门和其他佛家宫观并无二致,只是在气势上很有点俯瞰整个广场的味道,观前的东南角和西南角的两片绿地则成为整个广场的点缀,东南角是郁郁葱葱的一片樟树林,而西南角则是一块不规则的黄葛树和小灌木组成的缓坡地,在城市内保留了这样一处难得的绿地,的确让人心旷神怡。

    刘飞翔在门口站了十来分钟,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一刻,仍然不见赵姓老者的影,他也有些奇怪,照说以赵姓老者的子,应该不是失约或者迟到的人才对,如果说没有来,肯定是有特殊的事耽搁了。

    刘飞翔也不太在意,反正这一上午也就是休息,多等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

    赵子峰没想到黄华会在一大早就登门拜访,他不得不暂时搁置了出门的想法,内心却有些遗憾,看样子和那个姓刘的年轻人去好好享受一上午铜牛观的阳光和轻松的希望破灭了。

    和黄华的谈话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作为省委书记亲自登门拜访,赵子峰当然不可能怠慢,无论是从工作角度还是私谊,赵子峰和黄华都还是有些交织的。

    黄华在离京赴东山担任省委书记时就专程拜访过当时还未从华组部卸任的赵子峰,他深知赵子峰对东山有很深厚的感,虽然赵子峰离开东山十多年了,但是在东山依然有不浅的影响力,当然,对于黄华来说,赵子峰在现任中央领导人心目中的地位才是他最看重的,所以当赵子峰昨晚打来电话时,他才会那样认真对待。

    几乎每年黄华都会抽时间去看看赵子峰,并汇报一下东山工作,虽然赵子峰每次都告诉黄华不用这样,但是黄华还是能感觉到赵子峰对东山的发展非常关心,这既让他感到高兴,同样也让他感到一些压力。

    赵老是从华组部退下的老同志,而华组部意味着什么田海华很清楚,所以对赵子峰提出来的意见,他必须认真对待。

    好在这一个小时里赵子峰心看上去还不错,谈笑风生,似乎

    丝毫没有受到昨晚那件事的影响,早晨一大早韩磊就把况向他作了汇报,黄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求海曲市委要严肃处理责任人员,这让韩磊也放下心不少。

    赵子峰不喜欢那形式。所以回东山也相当低调,黄华也知道这位老领导的脾,所以他也只是来拜访一下,一个小时时间。便主动告辞,但下来之后也要求省委办公厅安排好赵老的食宿和行程,既要不影响赵老的常生活,但也要确保安全,避免出现意外。

    刘飞翔觉得自己恐怕真的是等不到这位赵大爷了。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五十多了,包子也吃了两盘,再在这里坐下去,恐怕包子铺老板都有意见了。

    刘飞翔有些遗憾,虽然还不清楚这位赵大爷究竟是什么来头,但是可以肯定对方在省里还是有相当影响力的,刘飞翔并没有其他多余想法,但是如果能够结识一个朋友,也是好事。

    “小刘,等急了吧?对不起。我临时有点儿事,耽搁了,真是不好意思。”就在刘飞翔打算离开时,赵子峰终于出现在刘飞翔眼帘中。

    “赵大爷,你把我坑苦了,你没见人家老板的脸色?我还真以为你来不了了呢,来,我看您好像还没吃早饭吧,是不是等着这盘大包子,您再不来。我也不好意思坐下去了,人家这里生意可俏着呢,我不能老占着人家位置不挪窝啊。”

    刘飞翔见到对方气喘吁吁的疾步而来,知道对方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儿才耽搁了。也不多说,替对方叫了一杯豆汁,一盘大包子,一盘小菜。

    “呵呵,我肚里的馋虫都被你这点小菜和大包子给勾起来了,你还别说,这早饭我还真没来得及吃。就是等着来吃大包子,这点都应该有十多年历史了,89年90年我记得我曾经来这里吃过几次,这十多年里我回东山的时候虽然也不少,但是还真没有来这里吃过了。”

    赵子峰喜笑颜开,一伸筷子夹起大包子就往嘴里塞,他胃口相当好,七十好几的人了,但是精神好,能吃能喝,每天还要走上十里地,无论是在京还是在外地从不间断。

    “那正好,我陪您吃完,咱们再去逛一逛,去定林寺里还是走紫气街和青牛街?”刘飞翔一边替对方把大包子放在面前,一边笑着问。

    “唔,都要去,定林寺这会儿人肯定多,咱们先去紫气街赚赚,那边古玩字画小玩意儿多,咱们去瞅瞅,我虽然不好收集,但是有些小玩意儿还是有纪念意义的,我记得这紫气街最边上有一家,专门卖拂尘、香炉和折扇的,很有些年成了,到时候看看,带

    两个回去。”赵子峰一边吃一边应道:“青牛街那边还有一家卖字画的,虽然不是什么古代大家字画,但是也还是有一些精品,也得去看看。”

    刘飞翔一听这话,就知道这老头看来是赖上自己了,这要把紫气街和青牛街走完,没两个小时都不行,还要去定林寺里逛一圈,这下来还不得下午两三点?

    见刘飞翔不吭声儿,赵子峰笑嘻嘻的瞅了刘飞翔一眼,“怎么,有事儿?要陪媳妇儿?两口子晚上在家里卿卿我我还不够,这大白天,阳光明媚多么难得,要不把你媳妇儿也叫上一块儿,这么好的天气,呆在家里干啥?出来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多耗。”

    “赵大爷,我还没有媳妇儿呢,要不您给我介绍一个?”刘飞翔也不住调侃起对方来,这老头子还真有点老小孩的格,沾着就来,很有点儿自来熟的味道。

    刘飞翔并不知道这位赵老在外人心目中的形象,倒是觉得这个老头子开朗幽默,也有意思,七十多岁的人了,居然也能和年轻人一样插诨打科,啥话都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