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八十八章 难道是他?!

第八十八章 难道是他?!

    刘飞翔在赵子峰接电话时就主动走开了,这年头像这么大年龄的老干部还配有专职司机。还真是不多见,他实在想不出这位老者是何方神圣,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位老者来头不小。

    不过他现在没有那么多心思想其他,现在已经是快十点了,两个伤者的家属都还没有到来,这可是年三十夜,刘飞翔想到这里就不由得长吁短叹,这回去之后免不了又要一番好解释,父母那里倒是好说,打个传呼说一声,可是大姐那里可不好说,本来说好了一起去自己家坐一会儿,可现在自己回去起码也是十一点过了,还去干啥?

    刘飞翔不得不预先打电话和父母大姐先解释一下,否则就没有好脸色看。

    柳如玉倒是相当知趣,很安静的坐在一旁,还抽时间出去把汽车车上座位清理打整了一番,大概也是要给刘飞翔腾出时间来打电话。

    看见赵子峰终于打完电话,把电话递给了他的小司机,刘飞翔这才重新走过来。

    “对了,小伙子,还没有问你姓什么呢。”赵子峰微笑着打量着刘飞翔。看着柳如玉和刘飞翔暧昧的样子。

    再联想到这个年轻人驾驶的那辆奔驰越野车,赵子峰对这个年轻人的来历就感兴趣了。

    “赵大爷,我姓刘。”刘飞翔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家属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赵大爷您可以先走,今晚可是除夕夜,一家人团圆的时候,离了您,您家里可就不成席了。”

    “呵呵,我家里人都不在东山,我今年回来一是要回老家看看,二是去看看几个老伙计,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也有一家人,女儿有女婿那边,儿子还得要顾及媳妇那边,我今年就给他们放了假,自个儿回东山来,他们也乐得解脱一回。”赵子峰朗声笑道。

    “哦,赵大爷,看不出您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豪爽洒脱啊。”刘飞翔顺口恭维道。

    在海曲的韩磊一直到放下电话时都没有搞明白黄书记怎么会如此罕见的大发雷霆,而且是在年三十夜里。

    黄书记在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只说莲花县人民医院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淡薄,对待急救伤员的态度令人发指,让他立即处理好莲花县人民医院处理刚送来的两名伤员急救事宜。

    因为吃不准究竟是什么况让孙华如此勃然大怒,韩磊也只能马上给分管卫生的副市长打电话,让她马上去市医院处理这件事,他随后就到。然后直接打电话给莲花县委书记,让他立即去莲花县人民医院了解况,并向远在京城的市委书记汇报况。

    莲花县委书记马进

    也不知道这大年三十的,周韩磊究竟是哪根筋不对了要让自己去处理一起普通车祸抢救事故,而且听说还是在莲花县境内出的事,但是韩磊在电话语气很急促,他也不敢怠慢,搁下年夜饭,径直就奔县医院来了。

    马进倒是相当谨慎,到了县医院之后先把值班院长叫来询问况,没想到值班院长一问三不知,虽然知道好像是一个车祸急救病人送进医院手术,但是究竟是什么况也一样一无所知。

    没等马进问清楚况,韩磊已经一个人驱车赶到了,马进见韩磊真来了,这才意识到问题恐怕不那么简单,一边让值班副院长赶紧去了解况,一边让人通知院长赶紧赶来。

    况很快就搞清楚了,原因很简单,还是抢救费和输血费,这都是按照莲花县人民医院的制度来执行的,只不过莲花县人民医院制度里也有一条,如果在遇到紧急况下,要先抢救病人为主,后续费用可以追缴,但这一条在急诊部里都心照不宣的被忽略了。

    刘飞翔看见从走廊那边走过来的韩磊一行人的架势就知道多半是海曲市里边的领导来了,旁的赵大爷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这老家伙见到海曲市领导来了就溜边儿了,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好在病员的家属也刚刚赶到,刘飞翔顺理成章的就把病员家属推了出去,而当海曲市的一干领导们旁敲侧击的询问起伤员况时,躲在一边儿的刘飞翔也有些纳闷儿是谁这么大的本事,居然把海曲市长、副市长、卫生局长、莲花县委书记都给召唤来了,似乎最可疑的家伙就是那个赵大爷,但是能让海曲市长亲自过来,这会儿却又不声不响的溜了,这也太不地道了。

    韩磊一干人详细询问了接待送伤员进医院的那位护士,那个长得不赖的少妇看到市长和副市长以及县委书记围着她亲自了解况,脸早已经吓得煞白,先前的倨傲得意早已经消失无踪,但是她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只说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以及还有一个老头子,具体是什么况,她也不知道。

    韩磊很快就有些不耐烦起来了,能让省委书记亲自打电话给自己过问的事,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而且从黄书记口气中他也听出黄书记对医院的处理方式相当愤怒,而眼前这个女人却在自己面前吞吞吐吐,半晌没有说出个究竟来,显然其中有蹊跷。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高院长,你们县医院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韩磊瞪起眼珠子看着在他面前不断擦拭着额际汗珠的这个带班副院长,“两个伤者入院了,而且已经在手术

    了,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处理程序,但是我怎么听到这里边有些不一样的味道呢?马书记,有什么问题,难道还要藏着掖着,真要弄出大事来才满意?”

    听得韩磊语气陡然转厉,马进也有些紧张起来,这种况下他不可能在帮医院方打什么掩护了,真要让韩磊觉得自己在合伙起来打埋伏,那对自己就太不利了。

    “韩市长,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能就是伤者进医院时,医院要他们及时缴费,有了一点儿言语上的争执,但是医院还是很负责的在履行职责,两个伤员都及时得到了救治,现在那个男伤员还在手术室里,所以……”

    马进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韩磊已经不客气的打算了对方的话,“言语上的争执?及时缴费?是不是没有及时缴费时,你们医院就没有给病人及时做手术?是不是,嗯?你们医院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谁接待的这两个伤员?”

    高院长的目光落在了早已经瑟瑟发抖的美妇护士上,此时他虽然有些替对方遮掩一下,但是面对市长和县委书记的怒火,别说是另一个副院长的相好,就算是院长的相好,那这个时候也只有挥泪斩马谡了。

    “刘护士长,你是怎么搞的?院里不是早就说过了么?对危重病人,尤其是突发的危重病人。都要以抢救伤病员的生命健康为第一要务,其他都可以下来再说,你是怎么在领会院里的精神?!你这是在玷污我们医院的名声,简直就是害群之马!”高院长一副痛心疾首的表。“你马上停职,自己去作出深刻检查!”

    被副院长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弄得魂飞魄散,虽然早就有一些思想准备,但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直接让自己停职检查?!美妇护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茫然不知所措。

    韩磊自然没有多少心思来管县医院内部的处理事宜。他现在需要搞清楚的是这件事的内,是谁直接向黄书记告了状,而他现在又该怎么来把这件事在黄书记心目中造成的恶劣印象给挽回来。

    当刘飞翔看到韩磊的目光望过来时,他心里就咯噔一响。

    他没想到对方目光如此锐利,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而且很显然认出了自己。

    当时他看到韩磊过来时就赶紧躲在了一边,把伤者家属推了出去,甚至连与伤者家属交流都没有来得及,好在这些伤者家属虽然感激,但是心思都放在了伤者上去了。和这些海曲市的领导们说了几句之后就都到急诊手术室那边去了。

    韩磊的态度和那位熊院长的态度让刘飞

    翔心气顺了许多,事实上他也清楚这种痼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莲花县人民医院,在海曲市中心医院甚至连莲花县人民医院恐怕也一样存在,只不过自己以前从未遇上过而没有切肤之痛罢了,今天遇上了,就觉得难以接受了,所以当时他非常愤怒,但是过了那一刻之后,他反而平静下来。

    这不完全是那个女护士长的态度或者说思想有问题,而是制度的痼疾。

    当医院逐渐从公益化向商业化过渡时。这种机制变化带来的一系列的变动,自然也就使得具体执行着不能不考虑商业化后医院所需要的利益最大化,那么专注于商业利益的获取自然就成了首要任务,而其他都可以抛之脑后了。

    “咦?”听到韩磊一声咦之后。刘飞翔就知道自己无法躲在后边了,他只能苦笑着快走两步迎上前去,“韩市长您好。”虽然与韩磊亲近,但现在很多领导都在,刘飞翔也不想太过于亲近。

    “飞翔,真是你啊,呵呵,我就说是谁把这事儿给我……”韩磊话语尚未说完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刘飞翔就算是现在算得上知名企业家也不至于这么大面子,还能让黄书记为这事儿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刘飞翔也不至于这样不理智,还会把这种事捅给黄书记才对,真要是眼前这个家伙告状,顶多也就是给自己打个电话了不得了,怎么可能黄书记会来过问?

    刘飞翔也知道韩磊先前肯定有些误会,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韩市长,虽然送伤员的是我,虽然我当时也很愤怒气恼,但是我可没敢告您的状,就算是要告状,我也得直接向您告不是?”

    “哦?”韩磊也有些纳闷,如果不是刘飞翔把这事儿捅上去的,那会是谁?这会儿黄书记正在气头上,他也不敢去多问,只能憋在肚子里暗自琢磨。

    刘飞翔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该把那个老人的况说出去,想了一想之后,刘飞翔才悄声把这个况告诉了韩磊。

    如果不出所料,韩磊能够这么快赶过来,肯定是接到了省里边大佬的通知,而能让省里大佬这么快就给韩磊打电话而韩磊亲自赶过来,可以想象得出会是谁有这么大的力量,但是能够直接和黄华对话的,这东山省能有几个,就算是那个老者真是从京里来的,但是能有这么大影响力号召力,刘飞翔也不认为就有多少,或许是黄华很念旧?

    “哦?”听完刘飞翔的小声介绍,韩磊算是明白过来了,这肯定是省里哪位早就退下来的老领导,遇上了这种事看不惯,所以就给黄书记打了电话,这年三十夜,出这种事,谁心里都不痛快,尤其是这种

    事,“知道那位老同志是谁么?”

    “韩市长,我是真的不知道。”刘飞翔很坦然的摇摇头,“不过他说他是才回东山不久,省里肯定有人知道。不过他姓赵。”

    “唔,我知道了,飞翔,今天的事是我们海曲的耻辱,接下来之后会好好整顿一下医院的风纪,今天是年三十,我就不留你了,估计你也要忙着回去,……”

    与刘飞翔分别之后,韩磊独自思考了良久:“姓赵?难道是他?!”韩磊脸色大变。

    。。。。。。。。。。。。。。。。。。。。。。

    和韩磊道了别之后,刘飞翔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医院,就被伤者家属围住了。

    刘飞翔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救的居然是两位香港同胞,伤者的父母对刘飞翔无比感激,但是刘飞翔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医院里了,没有容对方多说什么,刘飞翔就匆匆告别离开了医院。

    伤者父亲应该是一个港商,虽然刘飞翔不清楚这个港商是干啥的,但是对方的名片里带有长江实业四个字还是让刘飞翔有些意外。

    伴随着海曲投资环境气候的改善,无论是台商港商还是外商,来东山考察投资的人数都大为增加,尤其是以基础条件较好的蓝岛、泉城这几个地市为甚。

    像港商台商来内陆投资的企业以一些加工企业为主,主要也集中诸如食品、初级电子、成衣、鞋类、纺织这一类劳动力密集产业,廉价的劳动力和优惠的招商引资条件是吸引这些企业来内陆投资的最大优势。

    所以在接到对方名片之后,虽然归心似箭,但是刘飞翔还是和对方相互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希望能够在过了今晚这个特殊时间之后,再来寻找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