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八十六章 救 人

第八十六章 救 人

    听到柳如玉的文化,刘飞翔心里咯噔一下子。

    刘飞翔印象很清楚,这一段路下是一连串缓坡,如果汽车车速不快的话,冲下去也可能就在下边一个一米多高的缓坡下就能停下来,但是如果车速太快冲下去,没准儿就要冲出路下这块坡地,栽入下一块高达两米多的坡坎下。

    “嗯,很有可能,你就在车上,我下去看看。”刘飞翔没有犹豫,踩定刹车,又把应急灯打开,跳下车,前后看了看,夜色已浓,这会儿正是节联欢晚会的时候,路上车本来就很少,前后都是黝黑黝黑的,那辆奥迪早已经消失不见,只有自己这辆车孤独的亮着车灯停在路旁。

    “你小心一点儿。”柳如玉有些害怕却又知道该去看一看,只能咬着嘴唇叮嘱道。

    “放心吧,没事儿,我去看看是不是那辆车真的栽下去了,也许它早就跑过了。”刘飞翔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不好预感,那辆车多半是栽下去了,要不不可能这么快就不见了踪影。

    冰冷的雨丝混杂着雪粒落在刘飞翔脸上,让刘飞翔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噤,他快步向车后走,一直走出了三四十米,四周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楚周围的况,站在路旁向下看,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些黑咕隆咚的暗影。

    刘飞翔有些失望,自己车上也没有带有手电筒,如果一定要查看仔细,那就得把车倒回来,把灯光打向这边,但是这相当危险,因为这恰好是一个缓弯,如果车在这里停下,从洛门方向过来的汽车稍不留意就要撞上自己这辆车,而且就算是自己车这样摆放,因为灯光是平的,也无法看到路下的况。

    伸长脖子努力的四周环视,刘飞翔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在路边又走了几步,依然什么也看不见,他有些遗憾的摊摊手,也许那个家伙真的是利用那几十秒钟时间就超过了那辆奥迪?那也不是没有那种可能。

    刘飞翔想了想,决定再往前走几步看看,如果再也什么都看不见,他也就只有就此打住了,毕竟这年三十夜里,这种形下,他能做的也就有做到这样了。

    又走出十米开外,刘飞翔感觉到自己皮鞋下的泥巴越来越重,路旁的泥团粘在鞋底,让他走路更困难。

    好像还是没有,刘飞翔叹了一口气,正打算离开,眼角余光却瞥到路下边一抹灯影,相当微弱,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刘飞翔心中一紧,又急走几步,仔细向下观察,终于看到了从十多米开外的一处坡地下看到了光源出处。

    刘飞翔来不及多想,快步跑了回去,一口气跑回到车前

    ,跳上车,随即掉头。

    柳如玉一看刘飞翔的表就知道刘飞翔肯定是找到了那辆倒霉的汽车,也不多问,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前方。

    奔驰越野迅速回到了那一处缓坡处,刘飞翔将车头向着路外,雪白的灯柱在黑暗中显得格外耀眼,然后让柳如玉下车向前走出二十米,让她一旦发现前方来车就挥手示意,让来车停下来帮忙,自己先下去看一看。

    借助着汽车灯光,刘飞翔跳下路基下一米多高的坡坎,下边是一片倾斜的坡地,种满了小麦,虽然看不清楚麦地里的况,但是毫无疑问那辆车应该是冲出了麦地,直接冲到了麦地下边的另一块地里。

    刘飞翔沿着麦地边缘滑下去,终于可以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栽倒在麦地坡坎下,因为惯车头扎在地里之后然后又翻了一个滚儿,斜着仰倒在有些坡度的地里,那一丝灯光就是从一个尚未摔坏的车灯里发出来,只不过被麦苗遮掩,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相当黯淡。

    一阵痛苦微弱的呻吟从汽车里传来。

    刘飞翔小心翼翼的蹒跚走近那辆丰田霸道,这会儿它是真正已经霸道不起来了,看来这麦田的确不太适合它霸道。

    借助那一盏车头灯,刘飞翔从粉碎的挡风玻璃里勉强可以看见司机被死死的卡在了车里,没有了反应,而另外副驾上的是一名年轻女子,隐约可以看见她脸上的满脸血污,她也同样被卡在了车内,体呈一种奇异的扭曲状,但是还有神智。

    看见这幅场景,刘飞翔也有些没抓拿,这种形下最好的办法就是通知救护人员,外人营救反而容易出危险,但是刚才下车时,刘飞翔就看了看手机,根本没有信号,这一带依然属于浅丘区,而莲花这边的无线基站建设显然没有跟上,无法覆盖这一区域。

    但是看眼前这个女孩子血流不止,刘飞翔不知道自己这样跑回洛门通知医院和消防部门再来出急救车,这女孩子能不能支撑得住。

    此时刘飞翔只能尝试一下,看看是否能把这两个人从车里接出来,如果能行,自然好,不行,他也只有马上开车返回洛门求救了。

    刘飞翔爬上斜翻的汽车,用力拉车门,一次未能拉开,但是幸运的是第二次终于将车门拉开,少妇终于看到了刘飞翔,脸上露出一抹惨淡的微笑,“救救我们。”

    “别动,你放心,我会救你们。”刘飞翔咬着牙关,在车体上挪动体,车体是斜翻着的,他不知道自己这具体一加上去会不会让汽车重心发生变化,再度翻转回来,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挪

    动。

    好不容易把车门掀开刘飞翔替对方解开保险带,然后这才询问道:“你哪里受伤了,能不能动?”

    “我可能腿和肋骨都受伤了,你帮我一把,请您先救我老公。他很危险……”少妇泪水已经从眼中涌了出来。

    刘飞翔从车窗玻璃破碎处将手伸进去,放在男子鼻间,感受到还有呼吸,定了定神。安慰对方,“别着急,他没事儿,只是你们能不能动?我不是专业医护人员,我不确定我帮你们出来会不会对你们造成更大的伤害。但是这里移动电话没有信号,我担心我如果去通知救护车,会耽搁你们……”

    刘飞翔的确有些纠结,耽搁时间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而如果救护不得法,一样可能造成更大的损害,两害取其轻,刘飞翔只能先询问对方自己的感觉,然后再来确定怎么做。

    “我还行,我老公他……”少妇泪如泉涌。

    “那好。你等一等。”刘飞翔吸了一口气,制止了对方多说,绪激动对伤员无益,他小心的用脚将门顶住,然后双臂之力将少妇髋部托住抬起来,一点一点的将对方抱出车外,但是因为这一面车距离地面还有那么高,他不得不暂时将少妇部横担在车体上,暂时放一放,等到自己跳下车。这才又把少妇抱下来。

    刘飞翔知道凭借自己很难把这两个伤者抱上去,他只能扯起嗓子喊了一声柳如玉,好在静夜里声音效果很好,柳如玉听到刘飞翔的叫唤。很快就摸索着从路旁滑了下来。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地面湿滑和姿势是否好看了,柳如玉滑下来时已经是满泥浆。

    “如玉,你帮我一下,这位女士肋部和腿部都受了伤,我来抱她,你在前面帮我带路。找一个稍微平缓一点的坡。”长期的锻炼让刘飞翔体能很好,尤其是双臂力量更是竟然,这个女人不到五十公斤,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抱起,但是要想爬上这两道坡坎而又要不影响到这个女人的伤势,那还得要仔细琢磨一下。

    柳如玉听得刘飞翔这么说,赶紧在前面带路找路,还好这块麦田并不大,很快就找到前面有一条小道可以爬上第一块田,但是在第一块田要上路基就有些麻烦了,一米多高的坡坎说高不高,一个人自然可以轻易爬上去,但是你要抱着一个人又不能影响到她的伤势,就很困难了。

    刘飞翔正在为难,却看到自己停车处一道灯光了过来,一辆汽车停在了自己车前,听到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啊,真的出车祸了!”

    “赶紧下去看一看!”另外一个有些苍老

    的声音接上话。

    “是,首长。”那个年轻的声音应道,“有人已经先下去了,首长你别动,我先下去看一看。”

    “不用下来了,小兄弟,帮一个忙,这有一个伤员,你搭搭手,把她抱上去,在车座上放好,下边还有一个伤员,……”

    借助着汽车灯光,刘飞翔终于看清了对方也是两人,一个老者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应该是司机。

    看见刘飞翔站在沟坎下,把伤员托起来,小年轻赶紧伸手抱住,刘飞翔叮嘱了对方一句,然后就迅速返回下去,那里还有一个伤员。

    把司机弄出来稍微麻烦了一些,关键是司机陷入了昏迷,刘飞翔不清楚对方究竟伤在什么地方,只能摸索着钻进去把对方抱出来,好在那个年轻司机也很快就下来了,在他的帮助下刘飞翔总算是成功的把伤者托出。

    两人采取接力方式把伤者抱到了车上,然后不敢耽搁,约好到莲花县人民医院急诊科会合,然后两个都迅速启动汽车,向莲花方向驶去。

    半个小时之后,两名伤员都已经送到了莲花县人民医院急诊部,两人都迅速送进了手术室,尤其是男伤员被诊断头颈部受伤导致昏迷,伴有颅内出血,相当危险,医生明确表示如果晚来半个小时,恐怕男伤者就基本上没救了。

    一直到把两名伤者送进了医院,刘飞翔和柳如玉才算是舒了一口气,一股坐在急诊室外的长条椅上,放松下来。

    看着自己和柳如玉都是全泥浆,自己一双金猴皮鞋彻底报销,柳如玉那一双筒靴更是泥糊糊的,刚换上的牛仔裤上也泥浆满布,刘飞翔和柳如玉都不面面相觑。

    刘飞翔伸手看了看表,已经是九点过了,现在要赶回老家估计至少也得要十一点,刘飞翔忍不住苦笑。

    整个急诊部里也是一片狼藉,大年三十夜医院也不清净,不时有肠胃出问题或者喝酒喝多了的病人进来,也有被鞭炮炸伤的伤员前来,刘飞翔甚至还碰上了一个吃鱼被鱼刺卡在喉咙里的也送了进来。

    “现在怎么办?和家里说一声吧”柳如玉坐在刘飞翔旁边有些局促不安。

    “恐怕还得等一下,我问了刚才那个女的,给他们家亲属也打了电话,他们海曲的亲属应该很快就会赶来。”刘飞翔挠了挠头,正再说,电话就响了起来,还是那边家属打过来的,里边已经是哭声一片,刘飞翔赶紧在电话里安慰对方,告诉虽然伤员伤很重,但是估计生命应该保住了。

    刘飞翔刚挂下电话,急诊室的工作人员已经走了过来,“那位是病

    人的家属,请把费缴了?”

    刘飞翔和柳如玉都是一怔,刘飞翔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还是柳如玉接上话,“我们也是路上遇上的这起车祸,我们联系过了,家属正在从海曲往这边赶,估计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这里,到时候……”

    “恐怕不行,你们得先把抢救费先交了才能手术,病人恐怕没办法等那么久,如果出了问题一切责任得由你们来负。”护士的声音很甜美,但是语气中却不容置疑。

    刘飞翔一阵心火乱窜,自己这不顾一切把伤者抢救送到医院,现在送到医院进了手术室了,医院居然说一切责任得由自己来负,原因就是自己如果不缴所谓抢救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