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六十九章 两个消息

第六十九章 两个消息

    “没想到这小子从京城回来还专门来拜访我,我还以为他是不是要来走关系推销他的酒呢?没成想,这小子还就一句都没提,算起来对他,我还是心存愧疚的,我的命都是他救的,却帮不上他什么忙。”韩磊感慨道。

    “感觉你这个救命恩人还是挺灵性的,若是这般,我觉得终究非池中物,这莲花县上困不住这个家伙。”张慧很肯定的道。

    韩磊知道在市财政担任人事处长的妻子看人素来很准,评判人也是一针见血,一句挺有灵性已经是很难得的评价了。

    “不仅如此呢,这家伙给我的意外太多,感觉他对企业经营也很有见地,是真的胸有成竹而非纸上谈兵。”韩磊想了一想才又道:“但我觉得他有这份心就不容易了,现在年轻人大多浮躁,这小子却不一样,唉,比非凡强太多了,他们不是一个班的同学么?怎么差距这么大。”

    “老韩,看样子你想要干点儿什么?”张慧很了解自己的丈夫,知道丈夫这副作态,肯定是有什么想法。

    “嗯,现在说这个还有些为时过早,先看看吧。”韩磊对没有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多言,哪怕是自己妻子也不例外。

    张慧也知道丈夫脾气,也不多问,“嗯,你现在自顾不暇,就别多生什么幺蛾子出来了,省省心吧。”那次的绑架事件对韩磊还是有影响的,因为解决的快不至于影响他的前途,但停留个一两年是不可避免的,但正因为这样,韩磊才能够更深入的对海曲市进行改革,福祸相依吧也算是。

    一夜无话,接下来几天刘飞翔仍然是忙的不可开交。

    伴随着酒厂的生产进入正常,接下来就该是销售的问题,不管情况如何,肯定会有一些渠道会被打通,一些经销商会加入进来。国营渠道不行,那么就私人渠道,也就是规模大小,进货多少,压款时间的条件而已。

    刘飞翔对孙权这方面的本事还是比较信得过的。毕竟银行出身,加之孙权天生的财务敏感,这些问题都不算大。

    本地市场基本上都是翟翊辰这几年带着人一手一脚打出来的,虽说因为各方面因素现在本地市场萎缩了,但主要还是因为莲花酒厂自身的原因,和翟翊辰的能力无关。

    海曲是本地酒厂都绕不过去的大市场,其他各县都还有不少酒厂,大家都只能力拼中低端市场,市场竞争很激烈。但再激烈也得要去拼,这是根基所在,起码莲花这块市场要要力保,然后再向周邻县份拓展,而诸城、莒县等地市就是莲花酒厂原来的传统市场,那么更要着力深耕。

    在翟翊辰离开东山赴京城之前,她已经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把这些地方挨个跑了一遍,重新去拜会了原来的渠道,疏通了过往关节。

    接下来刘飞翔这个莲花酒业的分管副总经理也要有选择性的找几家较为重要关系较为密切的糖酒公司或者个体批发大户坐一坐,这也是应有之意。

    除了这事儿外,新型酒瓶和新包装也开始定型生产,这边酒厂也就开始正式进入调试灌装,这也就意味着新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莲花酒业要开始踏上征程了。

    第一炮能不能打响,就要看随后这三个月的战况如何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和海曲市政府关关于半公益性的广告制作。

    在刘飞翔看来,这也是一个崭新的尝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点可以让莲花酒业在省内激烈的竞争市场上闯出一条蹊径。

    这一手如果换到几年后,如当年江小白打市场时在各家饭馆排档里铺天盖地的那种纸质宣传画或者廉价塑料招贴,再辅之以各类风格软文宣传语。

    或俏皮,或小清新,或萌意十足,或发人深省,总而言之,那么招人眼球哪么来,一下子就让江小白站稳了市场。

    而现在莲花酒业要复制的也就是这一招。

    只不过这一招刘飞翔考虑的是先从与政府机关的合作公益性海报招贴宣传开始,然后再京城那边取得成功之后,再来再两省乃至后续王妃演唱会可能要去的省份市场上进行全面铺开,相互造势,相互影响。

    一口气跑了诸城、莒县、海曲三个地市,刘飞翔分别去拜会了三地政府的领导们,因为有韩磊秘书的电话先行沟通,所以这初期的接触并没有什么难度,也主要就是征求他们在宣传语和宣传广告形式方面的一些意见,以便于为下一步开始推开时做准备。

    后续的准备事宜,刘飞翔就交给了这几天一直跟着他在跑的孙权了。

    孙权对刘飞翔的表现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越发怀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走错了路。

    对酒瓶新外型和新包装的设计,尤其是那些各种风格的段子语言,与各家企业关于采购物资的谈判,同各地政府领导交涉时的谈笑风生,与渠道商们共谋打开市场时的相见甚欢,这涉及到诸多层面和方面,刘飞翔的表现都让刘飞翔自惭形秽之余也是叹为观止。

    他无法想象像刘飞翔这样一个比自己还要晚几年踏入社会的新嫩角色,怎么就能如此驾轻就熟的处理这些事务,这简直让他有些怀疑人生。

    可以说这一两个星期里是孙权有生以来最充实的一段时间。

    他跟着刘飞翔从关联企业到广告公司,从政府机关到渠道商,眼睁睁的看着刘飞翔和这些人从陌生到熟悉,不卑不亢的气度风范,有理有据有节的谈判技巧,都让他经历了一场深刻的洗礼。

    他觉得几年所得未必有这两个星期的所获,也让他明白刘飞翔把他带出来走这一趟的意图。

    同时他也意识到为什么翟翊辰打电话向刘飞翔汇报工作时候,就对刘飞翔的态度截然两样,应该是这一趟京城之行刘飞翔用他的表现折服了他们,使得她们认识到刘飞翔正在走着一条正确的道路上,所以才会如此。

    而翟翊辰不是一个能被轻易折服的人,这一点孙权也很清楚,刘飞翔却做到了这一点。

    12月10日,刘飞翔终于踏上了前往京城的火车。

    事实上他很想乘飞机过去,前世习惯了飞机和高铁动车,再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坐这种慢吞吞摇摇晃晃的绿皮车,他真心不太习惯了,而且在时间上也浪费,只是现在还处于草创的筚路蓝缕期间,起码的表率还得有。

    抵达长沙当天,翟翊辰和王薇就给了他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京城这边的酒水经销商对东方红酒不是很热心,态度也是爱理不理。

    虽然翟翊辰他们已经相当努力的去跑市场,但是效果却不佳,只能说把最粗略的市场渠道建立起来了,而真正愿意接受铺货的批发商也不过寥寥十余家。

    哪怕是卖后结账,许多酒水商仍然不太愿意进货,而在体制内的糖酒公司则更是态度冷漠,无一例外的回绝了翟翊辰他们的要求。

    好消息是王妃的演唱会气氛已经开始起来了,尤其是许多高校里学生们都知道了王妃要来开演唱会,所以热情高涨,连带着非高校的年轻人也一样对此格外期待,这是刘飞翔他们最乐意见到的。

    借着这个合作的由头,翟翊辰她们也找到了几家酒水商,他们也都表现出了愿意合作的意愿,但是效果究竟如何,他们还需要评价。

    “这么说还是有愿意和我们合作的渠道商嘛。”刘飞翔坐在酒店里的床上,情绪似乎半点没有收到坏消息带来的影响,反而是兴致盎然。

    翟翊辰对刘飞翔的“渠道商”这一说法很是有些新奇感。

    在她看来酒厂需要打交道的客商除了糖酒公司,也就只有一些私人批发商。

    而这个渠道商这个说法似乎就囊括了国营的糖酒公司和个体户,意味着是把国营糖酒公司与私营个体户摆在了一个层面上,而且看得出来刘飞翔对私营个体户更感兴趣。

    “嗯,就是几个个体户,前期他们在看了我们与王妃他们的合作意向计划之后,又看了我们前期设计的一些海报,觉得有搞头,认为可能会吸引到一些年轻人对精品莲花醇感兴趣,所以才愿意观察一下。”还是王薇更亲昵一些,主动答道。

    王薇似乎黑瘦了一些。

    刘飞翔知道自己算是罪魁祸首之一。

    把这样繁重的一个前期市场调研和开辟任务交给两个女人,的确有些残忍。

    但是他感觉到王薇似乎乐在其中,而且也看得出来,王薇虽然黑瘦不少,但是精气神却是格外健旺,很有点儿要挑战极限的感觉,翟翊辰更是精力旺盛,有些开拓进取女强人的味道。

    “现在呢?”刘飞翔接过王薇递过来的一瓶怡宝,这年头全国性的水品牌还不多,怡宝纯净水算是一种。

    “现在随着王妃要开演唱会的气氛升温,他们兴趣增加了不少,就看这一批造势能不能起来了。”翟翊辰也是信心十足,专业方面还是要比王薇强上不少,两人看起来合作的还算是不错,没有什么特别的别扭产生,这也是两个女人都比较懂得自己定位的原因,各类大的问题都会打电话给刘飞翔汇报,让刘飞翔拿主意。“不过我看没问题,我们海报和广告宣传还没有起来,一旦起来,绝对能引燃消费者的热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