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五十五章 与翟翊辰论道

第五十五章 与翟翊辰论道

    这个时候孙权和王一帆才从办公室里出来,看见从地上爬起来的刘飞翔,孙权赶紧上前扶起,问怎么回事儿。

    刘飞翔阳这才苦着脸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带着抬起自己的脚,凉皮鞋并没有能包住脚背,对方这一脚可真的踩得够狠,青紫色一大块,疼得刘飞翔直咧嘴。

    “嗨,没事儿,翊辰就是这个急性子人,刘总,你没摔着哪里吧?”王一帆见刘飞翔疼得龇牙咧嘴,关心的问道。

    “应该没啥事儿,皮外伤,……”紧接着刘飞翔又是吸了一口凉气,右肘擦掉一大块皮,露出红猩猩的肉来,左边的腿上也是如此。

    孙权赶紧从柜子里找了一瓶紫药水出来,用棉签替刘飞翔擦拭涂抹上,看样子被王一帆这个侄女儿伤得不轻。

    坐定,才开始谈正事儿。

    厂里的工人都陆陆续续的被招了回来,而仲荣正、钟同发两个莲花酒厂原来的勾调大拿也已经被孙权的三顾茅庐给请了回来,其他技术人员也都在这几天里会陆续就位,说白了现在产量绝对可以跟上,一切就都要看刘飞翔的销售了。。

    只有当接手之后,孙权才意识到要搞好一个企业,尤其是像这样一个较为传统的中小型企业有多么麻烦,不能说事必躬亲,但是许多工作却都要去亲自过问推动。

    对于刘飞翔而言翟翊辰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伙伴。

    从厂里人介绍得知,翟翊辰性格很是精明能干,能说会道,也跑过好几年销售,对白酒市场渠道也还算了解,只是莲花酒厂的状况让她也有力无处使。

    如果这一次通过营销能在市场上有所突破,那么自己没那么多精力去乘胜追击,就只能找一个合适的人来承担这个重任,而翟翊辰无疑是最合适的。王薇显然还是有些稚嫩了,而且对莲花酒厂也不是那么了解,不过要锻炼她,她这个营销主任还是必须要有的职务,没有位置她以后发展也不是那么简单,所以刘飞翔还是希望将二人都带在身边。

    刘飞翔没打算在莲花酒厂呆多久,他要干的是帮酒厂寻找到一条康庄大道然后走上去,利用在酒厂上做出的成绩来作为自己实现梦想的一个引子,只是这条路好像没有想象当中那么简单。

    几个人正说着,就听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过来,看见高柏山似笑非笑的表情,沙正阳就知道是谁来了。

    之前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对方就是两个耳光过来,虽然打得不算重,但毕竟也是大扫颜面,所以在高长松和杨文元他们面前沙正阳也没好意思提,这也太丢脸了。

    当女子出现在门口时,沙正阳几乎要呆住了,她就是翟翊辰?!

    这简直就是刘飞翔脑海中一个电影演员的翻版,那就是俞飞鸿。

    没错,就是俞飞鸿的翻版,除了比刘飞翔记忆中的俞飞鸿年轻一些之外,这脸盘子,这身材,简直就和年轻时候的俞飞鸿真的一模一样,大腿细长、身材高挑,眼神中软中带硬,像极了女强人的形象。

    当然这个年轻时是指相对于刘飞翔前世今生看《小李飞刀》时的惊鸿仙子,更像是演《爱有来生》时的莫小玉,而刚才被压在楼梯上的那一番旖旎,甚至就有点儿后世看《小丈夫》的感觉,自己似乎也一下子就变成把姚澜按在沙发上的杨玏了。

    刘飞翔只是有些不明白,怎么长得这般相似不说,二人都还有些女强人独身主义的感觉,难道这个长相的女人天生喜欢靠自己。

    “你就是刘飞翔?”女子如火焰一般的目光落在刘飞翔脸上,那份夹杂着羞怒的灼热,炙烤得刘飞翔都有些吃不消:“宁主任,我是刘飞翔,刚才……”

    不必说了,我只想问你,你凭什么觉得你能让酒厂的酒能卖出去,卖出去能收到款?就凭你大学时候创业挣了些钱?你知道不知道,厂里还有七八十万货款收不回来,你要多废话两句,人家就只有一句话,卖不掉,放这里还占地方,要不赶紧拉走?!你以为把酒往别人那里一放,送上几句好话,就能坐等收款?!”

    一连串如同暴风骤雨般的话语砸过来,让刘飞翔应接不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这个时候刘飞翔才定下神来,好好打量着这个如同从电视剧里走出来一般的女人。

    他知道实际上这些怀疑一样存在于王一帆他们心目中,只不过孙权更多的还是抱着对自己信任,或者说下意识的愿意相信自己能给他带来好消息,至于王一帆更是希望自己能够完成自己的承诺,让他酒厂里的老兄弟有个好的归宿,而且他也相信自己不会让自己的钱打了水漂。

    如果不能让说服眼前这个“惊鸿仙子”,只怕自己下一步的工作阻力就会大不少,而且也别想得到对方的支持和帮助,毕竟做莲花酒厂的营销光靠自己和王薇二人根本就不可能,还得依靠翟翊辰外联部以前那帮子班底。

    “宁主任,我知道你问的这些问题,我的回答如果不能让你满意,你肯定会觉得我是在冒险或者恣意妄为,所以我会本着客观的态度来回答,但也请你收起不必要的偏见,用理性的态度来倾听和分析我的意见和观点,我想我们都是一个目的,那就是为莲花酒厂好,为大家好,你觉得怎么样?”刘飞翔好整以暇的道。

    翟翊辰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振振有词,而且还要自己保持冷静理性,这可真是有意思,自己有偏见?

    压抑住内心的怒气,翟翊辰有些生硬的回答道:“我有自己的思维,会分清楚好坏对错,莲花酒厂的情况,现在的白酒市场状况,我比你清楚,所以我认为我比你更有发言权,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迷倒了我二叔和孙总,但我要告诉你,你想在里边搞鬼名堂,那是休想!”

    刘飞翔有些刮目相看,他还真没想到这翟翊辰居然如此有脾气,先就给自己来上了一课,洗刷了一番自己的脑袋。

    自己搞什么鬼名堂?看来这位翟翊辰主任是觉得自己要在里边上下其手从中谋取私利了。

    被人误解也很正常,毕竟自己这么突兀而热情的介入到莲花旗酒厂事宜中,恐怕除了孙权都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疑心。

    自己给他们的那番说辞,只能说勉强安抚住了他们,但要说绝对放心,恐怕只有等到功成名就之后去了。

    “我看我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只能在回答了你的问题之后才能继续谈下去了,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刘飞翔微笑着问道。

    翟翊辰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家伙怎么这么猥琐可恶。

    那微笑看在她眼里,更像是一种示威和轻视。

    这是翟翊辰最无法容忍的。

    “好啊,那我问你第一个问题,酒厂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什么原因让我们酒厂的酒卖不出去,卖出去了收不到钱?”翟翊辰咄咄逼人,一字一句。

    “嗯,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是因为问题都摆在明面上的,有几方面,我就说简单一点,既然翟主任也在酒厂搞了这么久,对市场也很了解,那我就不赘言。”

    翟翊辰的问题刘飞翔早就琢磨了很久了,自然是信手拈来。

    “酒厂现在的问题有几个,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恶性循环,一是品牌度低,这造成的结果就是市场接受度低,这也使得我们在面对销售实现市场推广;其二,营销策略落后,缺乏市场调研,也就谈不上什么针对性,……”

    “这几者交织在一起,其结果就是越是营销不得力,就越是无法打响品牌度,也就越是无法获得消费者认可,产品自然就卖不掉,经销商渠道商也就没有兴趣,自然也就卖不掉,收不回来货款,反之,越是卖不掉,无法回收货款,自然也就没有资金来做市场开拓和推广,也就谈不上怎么来打响产品的美誉度,……”

    其实,刘飞翔没必要和翟翊辰多解释这么多,毕竟现在王一帆已经不是莲花酒厂的厂长了,可为了让王一帆从心底里对自己死心塌地,也为了收服这个让人惊艳的惊鸿仙子,刘飞翔也是乐得与翟翊辰交流一番。

    哪怕翟翊辰对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很是厌恶,但是她也得承认,对方所言有一定道理,也的确是莲花酒厂的最大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方就有这个能耐破解这道难题了,事实上这些问题她翟翊辰也一样清楚,但是要想解决,却束手无策。

    “说易行难,现在的白酒市场行情,你觉得好么?”翟翊辰不正面评价对方的回答,转开话题。

    “不算好,但是也要看你怎么来看待。”刘飞翔卖了一个关子,笑吟吟的看着对方。

    翟翊辰觉得对方那灼灼发光的眼珠子可恨极了,似乎就在自己脸上和胸前逡巡,有若实质,让她心里下意识有些发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