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五十四章 香艳经历

第五十四章 香艳经历

    说起这翟翊辰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她是王一帆的侄女儿,名牌大学毕业,一直担任莲花酒厂的外联部主任,听说是个很精明干练的女子,酒量奇大,据说红莲花原浆一斤半喝下去她都能照样能再喝几瓶啤酒。

    拐弯就是二层的办公楼,能看见厂长办公室灯火通明,也能听到办公室里一阵阵的争吵声传来。

    刘飞翔自顾自的上楼,刚上楼梯拐角处,就听见了充满怒意的尖锐女声。

    “二叔,孙厂长,我看你们是被人下了迷魂药,弄昏了头,也不知道你们在想些啥?”

    “这酒厂如果这么容易就救活,那原来这帮厂里干部和技术人员真的是吃干饭的不成?人家前几年也一样把厂里弄得红红火火,现在不一样没辙?”

    “我天天在外边跑销售,难道还不知道行情?”

    “这一两年多来市场就这么困难,现在像我们莲花酒厂这样的小酒厂遍地都是,哪个县没两三家?”

    “咱们莲花原浆没品牌没名声,卖不起价不说,也收不回来货款,既然能要拉来这两百多万,干点儿啥不成,非得要砸进这个深坑里去打水漂?”

    “你们说把厂子启动起来好收回货款,这一点我同意,可是要把这上百万以及后面收回来的货款重新投入进去进行生产,我坚决反对!”

    “现在库房里已经压了那么多货了,储酒罐里还装满了连商标和包装都没钱去印,印出来装好也卖不掉,……”

    “翊辰,你稍微冷静一些,情况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差,孙总来咱们咱们酒厂人家是真金白银投资来的,这一次之所以刘总要继续生产还要投资搞营销,你二叔自认为这双眼睛还是看了不少人,这刘总是不是纸上谈兵,二叔还是看得出一些来的,……”

    “二叔,一个刚大学毕业的毛头小子,就算是大学创业挣了几个钱,就能有本事救活一家厂子?”那清脆的女声更是不屑。

    “若真是有这般本事,县里那么多要死不活的厂子,那不是书记县长随便打几个电话就能摆平搞定了,还用得着成天愁眉苦脸的在大会小会上喊扭亏减亏?”

    “翊辰你不要再耍小性子,这莲花酒厂本来也就到了破产的地步了,就算是破产也是资不抵债,一分钱也收不回来,就算是这块地也早就抵押给银行了,每期还要还贷款,所以我才任由孙总他们接手,也算是我对酒厂老兄弟们的一个交代,而且我还是拿了他们钱和干股的,所以说这个酒厂已经不是以前你二叔我的莲花酒厂了,你这个外联部主任,需要不需要还得由孙总说了算,可别在这里耍性子了!”这个软中带硬的声音是王一帆,“要不你先和刘总见了面,好好谈一谈,看看能不能说到一条路上去。”

    “哼,大学能创业就了不得了?”似乎一下子就被激起了火气,清脆的声音越发激烈,“现在的大学生,好多都是混出来的,只要考上了就万事大吉,结果出来啥都不懂,以为在学校里挣了几个钱就能指手画脚了,最终就是狗屁不通,害人害己!”

    刘飞翔也不知道怎么这一位对自己的印象这么差,言辞如此铿锵激烈带有攻击性,估计这就是那位翟翊辰翟主任了。

    “嗨,翟翊辰!说话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嘛,日后你见了刘总,多接触两次就知道他不是那种人。”王一帆也有些不高兴了。

    之前他对刘飞翔一样有成见,但是刘飞翔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就彻底改变了他的看法。

    勤勉、谦虚、知礼,同时不乏自信,也相当健谈,更难得的是在明知道自己对他的想法看好,他也不气馁,一样坦然的面对,并通过一言一行来改变自己的认知,现在王一帆对莲花酒厂的复兴已经抱有很大的期望了。

    翟翊辰内心说不出的憋屈愤怒。

    她不知道自己走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酒厂里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对于酒厂翟翊辰不是没花过心思,也不是没有拼命出力过,但是市场就是那么残酷,那些酒堆在那里,就是卖不出去,客人们就是不喝你的酒,你总不能在饭店酒馆里去守着,一个个哀求人家和你的酒吧?

    她要是真正被酒厂的销售情况伤透了心,所以才会如此,如果真的有一分希望,她何尝不愿意奋力一搏,闯出一个天地来?

    酒厂归酒厂,自己外联部主任的位置还被一个小女孩给抢了,虽然没有直接给自己免职,可谁都知道营销中心主任和自己外联部根本就是重复科室,这是在自己在外地打拼时候悄然给自己下了套,利益和立场不同,翟翊辰当然不会坐歪屁股,谁知道怎么出去十来天,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

    她不知道那个叫刘飞翔的大学生给自己的二叔灌了什么迷魂汤,就这么轻而易举让他上了钩,照理说以二叔的古板方正见多识广,是不太可能上这种当的,怎么就被他俩却都被整入彀了?

    这个叫刘飞翔的家伙绝对有什么阴谋企图,花几百万在这个资不抵债的酒厂上面,一看就知道这个人心机深沉,端的是好手段,竟然能把二叔和孙权都给弄晕了头,翟翊辰已经在内心下定决心,她绝不会让这个家伙得逞!她和孙权也算是熟人,对于孙权她倒是没有多少抵触。

    “翊辰,好了,你也对飞翔有那么深的成见,你是还没见他,那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否则,你想以你二叔和我都甘心给他打工吗?能是一般人么?至于投资做营销也是他拿出的钱,算是投资,也不是酒厂的钱,至于给他酒厂副厂长的名义也是暂时的,他来酒厂只是为了打开局面,至于你外联部虽然暂时也归他管,但只要他离开他的位置就是你的,放心好了,这样你放心了吧?退一万步讲都是他的钱,亏了也是赔他的钱不是,与酒厂无关。”孙权听了这些多少还是听出来一些,翟翊辰的火气在哪里,一个是给王薇的营销主任的位置,当时刘飞翔并没有考虑到翟翊辰,二一个是翟翊辰对刘飞翔打开局面根本不报任何希望。

    “哼!你们别替他说好话,反正我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好印象,反正我只是个小小的外联部主任,你们怎么安排我怎么做就是。。”翟翊辰有些赌气道。

    刘飞翔听到他们争吵时,就已经放慢了脚步声。

    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现场”,但是没想到如此之快争吵就结束了,一只脚刚才上二楼的走廊,一个身影转过弯来,猛地一脚就踩在了自己的脚背上。

    剧烈的疼痛让刘飞翔险些叫出声来。

    对方是一双高跟凉鞋,高跟刚好踩在了自己脚背上,痛彻入骨。

    而对方脚步很急,大概也没有料到会有人上来,高跟踩在刘飞翔脚背上也是一崴,本身就向前的身体顿时向前一扑。

    刘飞翔只感觉疼痛间一个身影映入眼帘还容不得他多想,对方就和他装了一个满怀,这一撞让本来就因为脚背被踩疼得想要抽回脚的刘飞翔身体顿时向后一仰。

    这可是在楼梯上,这一仰下去怕不得摔一个脑震荡?

    惶急之下刘飞翔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就挥手一抓,也不知道抓住了对方身上衣物还是其他啥的布料,顺手就是一拽。

    只是这布料哪里当得起刘飞翔这样一个大块头向后倒的一拽,顿时就是“咯嘣”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短促的“啪”响声。

    翟翊辰也没想到会遭遇这样一个状况,本来就是怒气冲冲下楼梯,结果和别人撞一个满怀。

    她这脚下一踩,身体一撞,直接就把对方给撞得向后仰倒。

    对方往后仰倒的时候,意识到自己鲁莽的她赶紧伸手去拉对方,却未曾想到对方慌乱之中也是刚好揪住了自己左边衬衣肩领,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揪住不放。

    对方劲儿很大,揪住自己的肩领向后一带,她身体下意识的就往前一扑,觉得不对,双手就要抵住对方身体,只是这一刻两个人都已经失去了重心,向后翻倒,沿着狭窄的楼梯滚了下去。

    两个人这一翻滚也是摔得七荤八素,刘飞翔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滑板一般被人压在上边骨碌碌就滑了下去,他只能硬扛着脖子免得后脑着地摔成脑震荡。

    只是骑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女人,大概也是慌乱中双手想要向前撑着地面,他只感觉到白花花一片迎面而来压在了自己的脸上,丰软柔腻,堵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翟翊辰忍不住惊叫一声,脸涨得血红。

    昏黄的楼梯灯下,她才发现自己衬衣纽扣竟然被对方那一把扯掉了三颗不说,更让她羞愤交加的是对方竟然连带着一下子把她的左边胸 罩带子挂钩也给扯断了。

    半个胸 罩脱落下来,而自己整个赤裸的左胸就这样压在了对方的脸上,看对方那迷糊的模样,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刘飞翔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那带着淡淡香气的软 肉压迫在他嘴鼻上时他就反应过来了。

    刚才自己那一抓把对方的衬衣纽扣给扯掉了,而最后一声短促的“啪”声,估计应该是把对方文胸肩带给扯断了,结果对方又正好扑在了自己身上,这么巧那裸 露的胸 部就压在了自己脸上,这就有这么巧,巧得让人起疑。

    刘飞翔内心也在狂吼,这绝对不是有意,但是似乎也不那么峻拒反感似的。

    此时刘飞翔必须要装出一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模样,否则这个仇恐怕就要结大了。

    一边爬起身来,翟翊辰一只手拉起衣襟掩住自己的左胸,另一只手无比灵活的就是两个耳光挥出,“流氓!”

    没等刘飞翔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殴打完毕,冲下楼去,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