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五章 粮食轮换问题

第五章 粮食轮换问题

    潘峰把刘飞翔带到局长仲崇伟的办公室,汇报了今年的粮食轮换问题,并提出要带刘飞翔一起到乡镇粮食储备库去调研今年的小麦行情,仲崇伟表示赞同,并提出年轻人就应该脚踏实地多学多做,特别是对三农问题更加要从思想上重视,并安排办公室一辆公务用车给潘峰他们使用。

    莲花县因境内秀丽的莲花山而得名。盛产板栗、苹果、柿子、桃及其它杂果,享有“林果之乡”的美誉 。花生、黄烟、桑茧是当地的主要经济作物。境内蕴藏着具有开采价值的金、银、铜、花岗石等20多种矿产。生态环境优美,山清水秀,气候宜人,森林覆盖率达43%,碧水、蓝天、绿树相映,是全国生态示范县。

    农业方面却并不是农业大县,常住人口只有约55万左右。

    潘峰到乡镇主要是到许孟镇粮食储备库检查库存量保存及本年度小麦行情问题,应该说这几年粮食轮换是困扰粮食局的一大难题。

    近几年粮食连年减产,农民转种经济作物,莲花县粮食局虽然资金充足但是收粮、卖粮却很难,控制价内收不到足够的优质粮、旧粮更是卖不上价钱。作为粮食局的主要对外科室,潘峰他们科室的任务要在国家粮食控制价内足够的粮食和联系商家卖掉轮换下的旧粮。

    许孟镇作为莲花县最重要的粮食储备库,每年都会迎接各种各样的检查,虽然设在乡镇且都是平房,不过接待室、食堂都是一应俱全,接待用的水果、小吃也是少不了。

    车辆到了许孟镇粮食储备库,库头徐冰连忙迎上前来,一番介绍后,潘峰与刘飞翔被引领到接待室,刘飞翔也算是领教了潘峰的工作风格,先提要求,再谈困难。

    按照库头徐冰的介绍,储备粮质量基本没有问题,但是新粮真的是一大难题,按照惯例他也跟县城里几个比较大的粮食贩子进行了接触,但也基本都是一个情况,新粮可以收,但是价格肯定要提高,甚至比控制价高出不少,如果储备库自己开仓收粮,一个是时间上可能出问题,再一个就是数量上基本不可能达到要求。

    “徐库,你说这些我基本都了解,但我这次来就是和你商量着解决这些问题的,粮食必须轮换,新粮即使价格稍微提高一点,局领导那边估计也能说的过去,但旧粮的出售,你心里要有个数,局里的意思是今年就低价售粮了,要多联系各地客商,最好是能够以旧换新最好不过,所以前些年那些客户,你要提前说明情况。”潘峰一边吃着早已切好的西瓜一边说道。

    “潘科,你说这些我也早就听到过风声,但你也知道,我这边也很困难啊,很多老客户都是县领导的关系,局里就这么一刀切,我很难做啊,毕竟合作了这么多年,特别是杨县长弟弟那边,你也是知道的。”徐冰一脸为难的说道。

    “政策么,你就提前公示出去,要是杨林那边为难你,你就让他来找我谈,实在不行旧粮换新粮的政策给他一份,我就不信他杨林还差这么点小钱。”潘峰略带火气的说道。

    “走,小刘,我们去看看库存粮。”潘峰对刘飞翔说道。

    储备库的粮食说到底质量还是不错的,毕竟国家政策原因,保存保管钱都花到位,而且各类检查又多,储备库还是不敢在库存粮上做文章,顶多在招待费做些小手脚,这些局领导都基本不会在意。

    跟着潘峰,几个库都转了转,没有发现什么大的问题,说到底储备库的问题还是新旧粮食轮换的问题。

    中午饭就在许孟镇粮食储备库吃了,由于中午禁酒,潘峰几人在饮食上十分简单,一碗米饭,几个小菜,一个汤就对付过去,这一点上潘峰还是深受刘飞翔喜爱的,刘飞翔不喜欢那种工作期间就要大吃大喝的风格,这样简单的午饭,对于刘飞翔也是一个解脱,至少避免了喝酒劝酒一系列让人头疼的问题。

    跟着潘峰,一天的时间跑了几个乡镇,大同小异都是面临收不上粮食的问题,这也让潘峰颇为头疼,按照以前的惯例,在旧粮上让些利润,低价收购新粮都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但潘峰知道,局长仲崇伟来粮食局之后就想改变这些事情,也找自己谈过话,但是新粮价格确实高,而粮食必须轮换,以前的几任局长都是怕出了岔子,都是在本县内处理旧粮,一方面完成轮换任务,另一方面也卖一些人情给一些人。按照仲崇伟的话来说就是,怕得罪人怕做实事就没有成绩,他仲崇伟到粮食局就是做实事做成绩的,不要拿以前的规矩来压他,这也让潘峰颇为敬佩,对于县内的一些大的粮食贩子他也很是反感。从收粮到卖粮各个环节都有他们的影子,老百姓的粮食卖不上钱,局里又收不上粮食,都是他们这些人从中作梗。

    一天下来,回到局里,潘峰站在局里的法桐树下,对刘飞翔说道,“小刘啊,你刚来,本来这些事情不应该让你参与的,可科里的人都和那些粮食贩子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关系,一方面是锻炼你,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你和那些人没有关系,所以有些问题你可以提,有些主意你也可以提,总之,有话就说,不用顾忌。”

    刘飞翔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为难的,虽然被自己誉为新生以后,生活中有了些许的改变,但大的环境和事情基本没有变化,和自己曾经经历过一次的基本一致,所以他知道,在上一世中,局长仲崇伟做了很多事情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但最后还是因为动了太多人的蛋糕,没有得到晋升,而是去了县里一个国有企业直至退休,但对于这个敢做实事而且对自己还不错的局长,刘飞翔也是从内心里敬重的。

    这也让刘飞翔心里有些忐忑,自己要不要出手,计较了一番后,他对潘峰说道。

    “潘科,其实一天看下来,我感觉问题不是很大,主要是联系客商谈条件的问题,再一个就是局长跟县里主要领导汇报的问题,我有一些思路,但是还得先联系一番试试,如果可能的话,我说不定能帮您一点,具体的事情等我今天晚上联系一下试试,明天再跟您汇报具体情况”

    潘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心里也是很亲切,从第一感觉到为人处事,虽然才认识第二天,但这并不影响潘峰对刘飞翔的高评价,心里想着说不定眼前的这小子能给自己解决一个大难题也不一定。

    拿起手机,刘飞翔心中也是犹豫了很久。

    赵振家是自己大学时代最要好的同学之一,但是现在在大家刚实习的时候自己就要去劳烦对方,也不知道这样做合适不合适。

    可是若是没有外力的介入,刘飞翔可以肯定,历史将按照原来的轨迹进行下去,即使自己以后升任副县长也帮不了这个自己敬佩的仲局长,虽然这一次的粮食收购最终仲局长还是做了妥协,让了很多利益给那些粮食贩子,但正是这次起因,也让众多人联手把仲崇伟推了出去,也让这个年轻的局长提前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在沉重的现实面前,不是谁能光凭借几句大话就能让人改变既有规则的,要改变规则,就只能凭借实力,至少目前是如此,心里的犹豫还存在于自己到底要不要帮助这个与自己没有多少交集的局长,不过结合到现在的一切,既然重生了,自己这个重生难道不是应该随心而为么?有着未来十年的大局观,刘飞翔并不认为这次出手会给自己带来坏处,相反益处可能更多。

    “喂,翔爷你终于知道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响起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