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一章 庄生梦蝶

第一章 庄生梦蝶

    骤然睁开眼睛来,刘飞翔直觉全身无力,大汗淋漓,四肢发冷,意识飘忽不定,他努力平静下来,这是在哪?医院么?我是谁?

    目光终于定格在破损的日历本上,2010年8月14日,自己做的标记醒目的定在眼前。

    房间的陈设一如从前,脑子里的画面来回穿梭,记忆在来来回回,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自己不是应该在迎接完投资客商回家的路上么?

    不可能啊,当时司机小王清楚的扶着大醉的自己上楼,意识模糊中,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刘飞翔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直接意识还是不清晰,思维在转换,终于在看了看身上的T恤才明白,自己要么是穿越了,要么便是做了一场清晰的梦。

    赫然起身,四下张望了许久,脑子里的记忆清楚的停留在2019年的5月4日,时任莲花县副县长的自己在陪同投资客商喝完一顿大酒后回家的路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庄生梦蝶?

    适应了室内的光线,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刘飞翔努力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又陌生,还是那张破旧的席梦思床垫,自己的整个青春都躺在这张暗红色的床垫上。

    嘴巴里些许苦涩,赤足几步走到方桌前,端起杯子里的水,咕咚咕咚的大口喝下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诉自己,自己真的回到了2010年的8月14日,自己躺在本已经拆迁的老家最东边的房子里,刘飞翔猛然回忆着梦中的一切,可似乎梦中的一切都真实的发生过,包括自己的那些个红颜们。

    既来之,则安之吧。刘飞翔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可身体的熟悉感和亲切感这一切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就这么呆呆的坐在床上,沉浸在这种异样的感觉中,他甚至不太敢呼吸,他自己接受不了,大喜过望又或是茫然无措,他自己都不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正在这是,一本《庄子。齐物论》映入眼帘,还记得这是一个叫做袁琪的女孩送给自己的大学礼物,可自己并没有翻开过,下意识拿过来翻开来看。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看来自己是遇到了古人相同的问题,作为认识主体的人究竟能不能确切地区分真实和虚幻,好歹咱也是当过副县长的人了,自嘲的笑了笑,既然身体还在2010年那么就重新再过来一遍好了。

    吱吱一声,门被推开,母亲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前,“金子,醒了啊,昨晚怎么就喝了那么多,不知道今天要去报道么?别耽误了正事。”

    “妈,没事儿,昨晚不是高兴么,我这回家建设家乡,郭子他们几个高兴,就多喝了点,没事”刘飞翔声音有些低沉,看着还算年轻的母亲关爱的眼神,一股热流从心中划过,让他眼角不禁有些湿润。

    母亲有些催促道“快点换衣服,你大爷今天过去送你,虽然是实习,但是你也要好好的给领导留下印象,最好能留下,好歹粮食局也是事业单位呢,咱们家也没有多大能耐,你学习也不是多么好,你大爷能给你找份工作已经很好了,记得好好表现”

    刘飞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来今天是自己实习报道的日子啊,在梦里自己有着一份莲花县粮食局8个月的实习机会,他的记忆非常深刻,那里是他所有一切的起点。

    好好捯饬了一翻,看着略显肥大的西装穿在自己身上,自己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年龄的审美啊。

    自己还有一年的实习期,因为学习不是很好的缘故,只是在本省内上了一个普通的本科,自己的大爷呢,在自己县里当了三十年的村支书,还颇有些威望,这是耗尽脸面给自己谋了一份实习的岗位,虽然不是很好,但刘飞翔也是深感感激,毕竟这个时代,不通过正常考取公务员进入事业单位已经很难了。

    正是这个原因,刘飞翔在实习期间便回到了自己的老家,莲花县,许是身强体壮的原因,在接下来要实习的日子,他充满了期待与信心。

    刘飞翔跟随着自己的大爷到粮食局报道,路上他大爷刘玉明语重心长的说了些寄语,希望好好表现、好好学习之列,刘飞翔也欣然接受,在见过了粮食局局长仲崇伟之后,便被安排到了业务科,由一名叫做潘峰的科长带领下来到业务科。

    8月天气炎热,办公室的吊扇吹的呜呜作响,办公室的文件报纸都是哗哗作响,办公室里就两个人,一个身着朴素的中年妇女和一个头发略少的中年男性,正在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家长里短的事情。

    看到潘峰科长带着刘飞翔进来,中年妇女打趣道“早就听说局里要来一个新青年,没想到还挺帅,潘科长快给介绍介绍啊”

    潘峰科长也是职场老油子了,毕竟在粮食局这么个单位呆了大半辈子,很多年没进新人的粮食局忽然来了这么个新人,多少也是有点关系的,笑着说道“这是新来的小刘,刘飞翔,今年还没毕业,来咱们单位实习,希望各位多多关照啊。”

    然后转过头对刘飞翔说道“那个长得俊俏的是钟姨,别看长得漂亮也四十多岁了呢”

    “这个是刘科,当兵专业干部咱们单位的体育健将呢”.....

    如此寒暄了许久,刘飞翔算是正式入职粮食局业务科,科室加上他就四个人,科长潘峰、副科长刘国华、科员钟霞,可能是清闲单位的原因,科室内氛围颇为融洽。

    分了办公桌与宿舍后,潘峰告诉刘飞翔,今天就先别上班了,买买生活必须品,适应环境,晚上科室里给准备了接风宴。

    刘飞翔也乐得清闲,既然科长给放了一天假,他也索性好好收拾了一下宿舍,收拾好后,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慨万分,对着一群熟悉的人还得装作不熟悉的样子还真是挺难的,幸亏自己有着三十多岁的灵魂,不然还真装不出那副恭维的样子。

    因为粮食局很多年没有进新人了,刘飞翔的宿舍其实就在局办公楼的二楼最西边,粮食局的办公楼是莲花县建县后第一批办公楼已经老化的严重,面积也不是很大,因为改制的原因粮食局的原有面粉厂一系列工厂都已经承包给个人,职工也大多数下岗,剩下的大多数是老员工或者以前领导家属,人数也不是很多,两层办公楼就收拾了一间储藏室给刘飞翔作为宿舍。

    一个洗手盆不知道多久没用了,上面的龙头锈迹斑斑,刘飞翔试了试,狠狠的扭动了几下,水龙头才苦涩的转动,稍微等了下,一股浑浊的锈水才从水龙头冒了出来。

    已经很好了,刘飞翔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至少解决了住的地方,不需要出去租房子,不然自己还没有发到手1050元工资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这个1050元工资在梦中的世界让他有了第一笔可以自由支配的资金。

    洗漱了一番过后,回到自己宿舍捋了捋思绪,离自己的第一笔资金还有些日子,索性便起身到附近的百货大楼买些日用品,临工作的时候,母亲还是给了刘飞翔300元作为生活费的。

    大概花了七十多元买了些日常用品,剩下的钱还得凑合一个星期,再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大扫除,因为没有风扇刘飞翔顶着闷热和烈日大概三个小时左右将宿舍和二楼拐角收拾了个干净。

    宿舍内也是窗明几净,床上挂上了文章,凉席铺装在床上,一床薄被和毛巾叠的整整齐齐,一张老式的办公桌,一把破旧的椅子,再洗了把脸,看着自己今后八个月的小窝顿时神清气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