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掌心女皇 > 第403章 彻底绝望

第403章 彻底绝望

    萧苓微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她很犹豫,可是真的要向黎震霄屈服,她又很不甘心。

    萧老夫人看出了她的动摇,继续劝说:“微微啊,我们只是普通人,天下由谁来做皇帝,咱们也管不了。不管谁来当皇帝,我们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微微,平日里,大家最疼的就是你了,你大伯的腿中了一箭,说不定以后就成了残废。

    “这还算好的,至少性命还在,你若还是一意孤行,那你大伯二伯...所有萧家人都会死在万箭之下,到时候我和你祖父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传承几百年的萧家就要完了。”

    萧老太爷用一种命令的口吻对萧苓微说道:“你是我们萧家的子孙,就应该为了萧家的传承放弃你那可笑的自尊。

    “一时的屈服并不代表什么,不过就是审时度势,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罢了。”

    萧苓微挣扎着说道:“可是定安王害死我外祖父,他还杀了那么多人,他是在造反啊。”

    “那又如何?”萧老太爷神情冷漠:“现在的形势是我们被人捏在手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是你能救而不救,萧家因你而灭亡,那你也是凶手,你就是萧家的罪人。”

    萧苓微懵了,萧老太爷给她强加如此重的罪名,她还能怎么办?

    “祖父,微微也很为难的。”萧凌风看不过去,出来说道。

    萧老太爷瞪向他:“我还不知道吗?但现在形势比人强,我能怎么办?萧家上上下下几百人不用管了吗?”

    杨烁站在一旁很踌躇,同时心里也很心疼萧苓微,一边是国家大义,一边是亲情孝义,不管她做何种选择,都会被人诟病。

    黎震霄看见上面的情形,嘴角止不住上扬。

    韩达看了他一眼,朝萧苓微喊道:“县主,考虑清楚没有?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

    萧苓微想起了萧林珹,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了京畿大营,于是,她想了想,便对黎震霄说道:“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保证,不能伤害这里的任何人。”

    “行。”黎震霄爽快地答应了。

    ......

    京畿大营。

    萧林珹亮出兵符,高喊:“陛下有旨,定安王连同镇国公造反,尔等速速带兵随我进宫救驾。”

    众将领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相互之间交换了一下眼神。

    有人试探着问道:“敢问这位是?”

    萧凌云说道:“这位是宜州刺史萧大人,曾是陛下最信任的翰林学士。”

    “哦,原来是萧大人,失敬失敬。”那人抱拳。

    萧林珹说:“各位将军,事不宜迟,还是先进宫救驾吧。”

    那人又道:“先不急,事出突然,这一下子就要我们召集兵马,我们总得先确认一下兵符的真假吧?万一有人心怀不轨...”

    说着,他眨了眨眼:“萧大人,我不是说你,但是这种事情还是小心为妙。”

    “将军顾虑得对。”萧林珹举着兵符,任他们观看。

    此时天色渐亮,几位将军想看清楚一点,便慢慢靠近萧林珹。

    就在这时,一只手快速伸出,一把夺过了兵符。

    萧林珹大惊:“你想干什么?”

    正是刚才与萧林珹交谈的那位将军。

    萧林珹从来没来过京畿大营,而且他外放三年,京畿大营有些什么人他也不清楚,原本他以为只要亮出兵符,还有陛下特派使者在,他们就会乖乖地调兵遣将,随他进宫。

    没想到突发变故,让他措手不及。

    萧凌云立刻挡在萧林珹身侧,警惕地看着他们。

    那人拿着兵符翻来覆去地看了几眼,然后说道:“这块兵符是假的,来人啊,把这个假传圣旨的贼人抓起来。”

    话音刚落,顿时就从周围冲上来一群士兵。

    皇帝派来的那两个黑衣侍卫,一人回宫报信了,一人保护萧林珹来京畿大营,此时见势不妙,他拔腿就跑...

    皇后闻言,动作一顿,虽然朝堂上的事她不懂,但勇儿说的这句话倒是真的。

    “不过,母后说得对,谁也别想越过我去,我才是未来的天子...”

    “嘘。”皇后听见他后面那句话,慌忙去捂他的嘴,“这话可不能乱说,让你父皇听见就不好了。”

    黎勇拂开皇后的手,嘴上说着“怕什么,这里都是咱们的人”,声音却很自觉地放低了,“反正,便宜不能让老四一个人占了,我要把萧苓微给抢过来。”

    皇后听见这话,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黎勇:“你疯了?你忘了是谁把你伤成这样了吗?因为那个妖女,我险些就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你居然还想着娶她?”

    见皇后情绪临近崩溃,黎勇连忙说道:“母后,你先别着急,你听我说。你不知道,那日萧苓微有多厉害,千军万马之中,她一招就制服了父皇。

    “若不是父皇以老四的性命要挟,萧苓微恐怕就会杀了父皇。

    “这么厉害的人,全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人。

    “我若是能把她娶到手,到时候就不用愁了。”

    “不行,我不同意。”皇后态度很坚决:“这么危险的女子,我不允许她睡在我儿子身边,万一哪天她不高兴,一刀杀了你怎么办?”

    黎勇笑了,就好像他的名字一样,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勇敢,还有一丝迷之自信:“母后你放心,只要我能娶到萧苓微,我必定会制得她服服帖帖,让她为我所用。”

    ......

    于是,第二天,黎玄又去了萧府,当他看见黎勇派人送来了很多东西,指明了要送给萧苓微时,脸色简直比墨水还要黑。

    萧二夫人正陪着杨慧君说话,听见下人的禀报,便对拉长着脸的萧苓微说道:“微微啊,你若是不嫌弃,就听二伯母一句劝。

    “杨老将军虽是死于叛乱之中,但毕竟不是...”她指了指皇宫的方向:“他所杀,也不是他下令的,不过就是战场上暗箭难防,再加上之前在地动中,杨老将军也受了重伤,这才没撑住。

    “有时候事实所迫,很难分得清对与错,你又何必纠结呢?

    “再说你与你四师兄自小一起长大,两人感情好得跟亲兄妹似的,他对你怎么样,大家都有目共睹,如今他放低姿态来寻求你的原谅。你拒绝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总不好一直拒之门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