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采个娘子来养家 > 401 番茄豆花鱼
    听说宋好年在京城的亲戚来镇上,好些人都来看热闹。

    腊梅、李彩凤这等晓得那是皇子皇孙的,反而不敢瞎掺和,只在家老老实实猫着。

    偏是那等听说宋好年在京城有一门金贵亲戚,又不晓得到底是啥大官的人,一个个上门来凑热闹,同昭仁攀关系。

    昭仁也是促狭,宋好年说叫人守着门,不是亲朋好友不放进来,她偏说:“皇伯父让我带圳哥儿出来见世面,岂能不见见这些人?”

    宋好年无奈,人家要看,妹子不反对,只好给看。

    听说这回来的贵人是个姑娘,男人们不敢上门来造次,可女人们不管那些个,或是说昭仁衣裳新鲜好看,或是夸昭仁美貌,还有打听昭仁亲事的。旁的百合还由她们说,听见最后这条,她登时竖起耳朵,只听几名妇人窃窃私语:“真是个好模样,我娘家有个表兄弟,今年一十八岁,正预备考秀才,也不晓得人家

    看不看得上眼。”

    那个说:“要是个真秀才还能搏一搏,才要考秀才的真不行。”他们镇上,说是要考秀才,那么些年没考的上柳如龙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姨表姊妹在县老爷家里帮工,依我看,倒不如把这姑娘说给县太爷家的公子……”

    “可惜柳老爷家的少爷孩子都满地乱跑,要不然倒是一桩好亲事……”昭仁大大方方任由她们看,隐去自个儿封号,只说是宋好年亲妹子,姓朱,夫人们就称她朱姑娘,有些打听得她排行的,也叫她七姑娘,还说“真是个七仙女儿模样!

    ”

    昭仁想想下嫁董永的七仙女,在看看自己,无聊地站起来,去看几个孩子在做什么。

    李彩凤虽没来家,百合把杏儿叫来,没一会儿就跟宜安玩在一起。她们两个半大小姑娘行事已经颇有章法,你敬我,我顾你,倒没闹别扭。和圳身份不同,驹儿这样的孩子跟他玩不到一处,宋好年索性自个儿带着他到下田,如今秋日,地里作物好些都已收到地窖里,地里东西不多,不过和圳还是看的津

    津有味。

    宋好年一高兴,带着和圳又去看地窖,炫耀道:“这可是我亲手造的!”

    和圳:“二叔真是厉害!”

    那模样,仿佛他二叔修地窖,同皇爷修长城同等厉害。

    含芳跟含艾由宋二妹带着,去看他们自蒸的玫瑰花露,虽不如东宫那个玫瑰庄子的出产,但蒸制过程十分有趣,她们头一回见。

    含芷依在百合身边,昭仁进来要带她出去玩,她拼命摇着小脑袋不肯去。昭仁跟百合都奇怪:“芷姐儿这是咋了?”

    含芷可不是啥胆小孩子。

    两个人闻言软语盘问半晌,含芷才算说实话:“看见外头的草就难受。”

    百合一愣,出门看了一圈儿回来,道:“像是芷姐儿瞧见荨麻草,我已叫人戴着手套拔草,一会子出去,这附近在挨不着它。”

    含芷小时候给荨麻蜇过手,她自个儿虽记不清,可身体还明明白白记得那种难受滋味,瞧见荨麻就讨厌。

    听说外头再没有讨厌的草,含芷立刻精神了,闹着要小姑姑带她去寻姐姐们。然而杏儿带着宜安进山摘酸枣,把黑子跟黑虎带在身边,旁人一时半会儿可寻不着她们。昭仁只得抱着含芷去找含艾跟含芳姊妹两个,这两个看完玫瑰露还不够,又

    想去看如何点豆腐。

    昭仁比她们懂得多,笑道:“点豆腐都在清早,你们要看,明儿早起咱们去看。”屋里一群妇人还在叽叽喳喳说昭仁婚事,还真有来百合这里探口风的,百合道:“我这小姑子可是公婆手心里的宝贝,她的婚事旁人一概做不得主,想来将来定要在京

    城寻一个四角俱全的人物。”

    虽说昭仁无意婚嫁,但乡下妇人往往不能理解,倒不如说公婆做主,看不上这乡下汉子的好。

    其实众人也明白,京城大官儿家的小姐,哪能看上乡下人?不过多嘴一问,听百合这样说,都熄了心思。

    回头未免感叹一回百合命好:要不是运气好,咋能嫁给宋好年?那李家原先还不如我家,如今她也是京官儿家的儿媳妇,我还是个乡下妇人。

    这等事情羡慕也羡慕不来,妇人们新鲜劲儿一过,来得便少,百合这才得清静,有空琢磨给孩子们饭菜弄些新花样。

    外人来得少,她就把李彩凤等人请来,一一介绍给昭仁认得,说:“这些个都是我娘家姊妹,往日在镇上,多亏她们找看我,你看在我面上,与她们说说话。”

    昭仁连忙笑道:“二嫂这是哪里话?姐姐们既同你好,我亲近还来不及。”

    她张嘴就是姐姐,这回屋里都是亲近的人,晓得她亲姐姐就是公主娘娘,唬得站起说:“当不得,当不得。”

    一头毕恭毕敬,一头有意亲近,百合不去管她们,昭仁寻来好些话题问她们,一来一去,也就慢慢熟络起来,不再拘束得好似坐在针毡上。

    李彩凤回家还跟柳义说:“柳老爷家的大少奶奶傲气成那样,我只当郡主娘娘得鼻孔朝天哩,谁知竟那样和气,同百合亲妹子也不差啥。”

    柳义道:“那是郡主娘娘看在大年兄弟份上不摆架子,你可别忘了自个儿是谁。”“我自然晓得,我几斤几两,还能当自个儿真能教训郡主娘娘不成?”夫妻两个说着闲话,“倒是咱们杏儿,跟那个安姐儿挺好,结个这样手帕交,将来只怕受用无穷。

    ”

    昭仁也跟百合说:“这几位姐姐比前儿那些大嫂有趣,我爱和她们说话。”

    左右昭仁无事,每日随手带上一两个孩子到处乱转,看人捉蚯蚓钓鱼,编竹篓捞虾,在林子里摘菌子套野鸡,爬树摘秋霜打过的柿子,玩得十分快活。

    这日钓上来肥鱼,拿回家献宝:“我同圳哥儿钓的,最大那条是圳哥儿的,余下全是我的!”

    百合一看这肥嘟嘟的鱼就笑:“正好,今儿吃鱼。”

    给孩子们吃鱼往往将鱼肉捶成泥,再挤鱼丸,或煮或炸,一面鱼肉多刺,不当心卡住他们喉咙。

    谁知和圳说:“婶婶,鱼丸吃得好腻,吃一样别的罢。”

    百合看看几个女孩子,她们也跟着点头,含芷大声叫:“吃别的!”

    如真跟着学舌:“吃别的!”其实他吃鱼丸比谁都吃得欢。

    百合支使起这帮皇孙,跟支使自家孩子也差不多,叫杏儿带着宜安去买一碗豆花回来,“宜安带上钱,记得给钱,要是人家不要钱,你这趟活儿就算没做好。”

    宜安红着脸,她十分不惯跟人人情推拒,豆腐店又是熟人家,见着她就如见着活凤凰一般,每回都恨不得把最好的吃食捧给她,还不肯收她钱。

    宜安为难地看杏儿,杏儿笑嘻嘻:“我娘跟他们家一起开店哩,他们也不肯收我钱。”

    宜安只好给自个儿打气,两个小姑娘手拉手去买豆花。宋好年动手杀鱼,和圳帮忙,几个小的一子排开在旁边盯着看。百合原还怕杀鱼这场景吓着孩子们,谁知他们只顾着小声惊叫,感叹二伯和大哥好厉害,百合不禁心

    道:到底是太祖皇帝血脉……

    杀鱼刮鳞都简单,鱼冲洗干净,让蛮女片成极薄的片,上头一根刺也找不出,这是厨娘的独门手艺,一般人学不来。

    昭仁带着孩子们拾鱼鳞,“回头糊灯笼玩。”

    含芳道:“有玻璃呀,还用这个做什么?”

    含艾小声说:“鱼鳞比玻璃好看呀……”

    含芳点点头,“哦,还真是。”

    厨房里,百合将鱼片用生姜、黄酒、蛋清等腌上,等两刻钟,两个出门买豆花的女孩儿回来,宜安还是脸儿红红,不过带着笑,想来成功给出钱。她是公主女,身上有个郡主封号,身为大明朝顶尖贵女,将来自有无数人要巴结她。她不光得防着别人使坏,也得学会如何拒绝他人好意,以免旁人用一点点好处,

    就换她付出巨大代价。

    番茄炒到出沙,加点糖和盐调味,熬成一锅浓浓的汤,另外用一口锅把菌子、藕片、土豆片等配菜稍微烫一下。汤锅里先装上豆花,再依次摆上配菜,加番茄汤煮开,再用筷子小心地夹着腌好的鱼片放进去烫熟。看着煮好,端锅离火,最后浇些热油在鱼片上,葱花跟炒熟白芝

    麻增香。番茄豆花鱼酸甜鲜美,就是不能吃辣的小孩子吃着也没问题,鱼片又薄又嫩,纹理如蒜瓣,一碰就碎,同鲜嫩豆花化在一处,竟分不清哪些是豆花,哪些是鱼片,只

    好拿汤匙舀着吃。

    小孩子好热闹,大伙儿一起吃饭,他们就格外认真,一个个将碗底番茄汤都喝得干干净净。

    百合趁机哄如真吃素菜,如真一看和圳也吃菜,竟破天荒没嫌弃菜难吃,鼓着腮帮子嚼啊嚼,还觉得和圳碗里的菜格外香,不时张开嘴要和圳喂他。

    和圳天然有当大哥的风范,一边给如真喂饭菜,一边还不忘叮嘱含芷:“你慢点吃,要有女孩儿样。”含芷埋头喝汤,乐得两条小腿乱蹬,浑没听见她大哥在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