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采个娘子来养家 > 388 香甜栗子鸡
    杨林本想趁机表明心迹,谁知迎春给他惊到,竟如受惊小鹿一般躲到屋里去。

    杨林在门外站了一阵,脸上挂着一丝笑:迎春先前待他要多客气有多客气,这会子反有些娇羞,叫他看到一线希望。

    他怀着不可对人明言的雀跃回到家中,晚上做了个美梦,第二日早晨被鸟叫声吵醒时尚有些气恼:梦里他才跟迎春成亲,才要亲近,这破喜鹊!

    不过美梦再好,也得成真才行,杨林为着美梦有朝一日能成真,再去衙门当差时干劲十足,连县令都瞧出他不同寻常,笑问:“你这是遇着啥好事?”

    杨林道:“回大人,没啥好事,我就是高兴。”

    赵捕头说他,迎春肯回他一个眼神,他就好似吃了蜜蜂屎一般恨不得飘起来,连男人的尊严也不顾。“师父,我先前不懂事,想着男人的尊严,差点儿错过这样好的姑娘,如今看来,男人的面子那是给外人看的,自个儿过日子,还是要有里子才好。”再说迎春面子上

    也不差,他要是能娶到迎春,真是列祖列宗都要在天上笑坏。

    赵捕头觉得这个徒弟没救了,摇摇头走开。过两日新鲜的毛栗子下来,大街小巷飘起糖炒栗子的甜香。百合惯着妹子们,他们家的姑娘都爱吃零嘴儿,杨林每日买一包带到迎春摊子上,晓得她不肯胡乱占人便

    宜,也不全给她,剥好几个招呼大伙儿都吃。

    来吃东西的众人一人分得几颗,他再叫迎春吃几颗也不显。迎春如何看不出他这点小心思?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过两日道:“你别买那些个栗子,贵得很。”

    杨林得她一句话,哪里还心疼钱财?第二日不晓得从哪里买到几十斤生栗子,放到迎春摊子上说:“我不得空去镇上找宋大哥,你要是有空就带给他们。”

    迎春看他一眼,这人仗着跟她姐夫有几分交情,隔三差五就说要给宋好年送吃的。可这些个栗子、石榴、莲藕之类的小玩意儿,难道姐夫就能独吞?

    更何况宋好年夫妻两个一听说是杨林送来,脸上都带笑,每回给她分大半,说是送给宋好年,实际还是她占便宜。

    可迎春还不好推出去不要,毕竟人家打的旗号是送她姐夫,宋好年可没说过不收杨林东西。

    迎春得空便把栗子送回镇上,百合看见果然惊喜:“这几日我们也买栗子吃,只没有这个这样大。”

    杨林弄来这袋子栗子个头大,个个饱满,里头虫子也少,不像别的毛栗子,十个里头倒有五个生虫。

    光吃糖炒栗子未免嘴干上火,正好迎春回来一趟,百合索性叫蛮女杀只小公鸡,做栗子鸡吃。

    鸡肉斩块炸一下,再和着泡发的香菇、焯水剥壳的栗子一起炒,这道菜最重调味,拿薄芡把汤汁勾得浓稠,正好下饭。

    栗子又甜又糯,会味十足,几个人连鸡肉都不想碰了,还好宋好年不挑食,饭量又大,瞧着百合、迎春跟如真只顾吃栗子,便把他们吃剩的鸡肉倒到自个儿碗里。

    蛮女瞧见笑道:“可见是吃得太好了些,连鸡肉都嫌。”

    百合道:“还不是栗子太香,你也尝尝,别亏着自个儿嘴。明儿贴玉米粑粑吃,你一准儿不说我们挑嘴。”

    迎春笑道:“玉米粑粑要好吃,里头掺和些白面跟栗子粉,要不然如真这嫩喉咙吃不下,到头来蛮女姐还得说你娇惯。”蛮女给迎春抢了话,不禁哈哈笑两声,擦着手去厨房,招呼兰妞跟小娥吃饭。主人家不是啥刻薄人家,从来跟他们一锅吃饭,顶多有时候想吃个啥新奇东西他们不习

    惯,才另外起小灶。

    譬如这锅栗子鸡,最好的部分上桌,剩下的给后院家丁那里端去一大碗,还能余出一碗来给蛮女小娥几个吃。兰妞跟小娥也是苦日子过过来,一点儿不挑三捡四,有肉吃就高兴,宋家这样的人家不打不骂,他们干活儿也不算重,一天下来遇着闲时,百合还肯教她们两手针线

    活,将来要是嫁出去也是个安身立命的本事。

    两个丫头都觉得这里比自个儿家还好,在家里哪里吃得上这些东西?不是爹娘要骂她们懒就是兄弟们要抢饭吃。

    迎春看着小娥跟兰妞狼吞虎咽吃得香甜,回头跟百合说:“咱们几个原先也就这样。”“我跟她们一样大的时候,远不如她们哩,三妞也不如。”这两个丫头已能给人当差,再过两年都能嫁人,百合跟腊梅这么大的时候,跟人说句话都不敢,哪有这样爽

    利?

    当日李家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二妞迎春。

    迎春还记挂着自个儿小吃摊子的生意,今儿回来,提前跟老顾客打过招呼,可不好耽搁太久。

    因此她在大姐家中歇一晚上,第二日早早就回县里,收拾家伙事准备新一天的生意。

    腊梅跟她挤眉弄眼。伸出三根指头:“昨儿你不在,杨副捕头可往咱们家跑了三回!”

    迎春瞪妹子:“你这是闲得没事干?有这功夫,帮你婆婆带庭玉去!”

    腊梅也不恼,不好再逼二姐,索性笑嘻嘻走开,她寻思着杨林要是铁了心想做她二姐夫,倒也不是不行,只看他诚意罢。换季时最容易感风寒,秋老虎还没过去,迎春就明显感觉到街面上往来人咳嗽的很多,她好些老顾客都有些发热咳嗽,迎春不敢马虎,他们吃过的碗筷都在滚水里烫

    过两三遍才敢拿出来再用。

    万一没烫干净,把病气过给别人,那就是她的罪过哩。

    谁知这回这病竟不同以往,大夫几副药下去不见好,倒是好些人发热更加严重,一病倒下去就再起不来。

    先前咳得不要紧,紧接着便越咳越厉害,大口大口吐血。一旦吐血,这人顶多活三五日,家人就得操办后事。

    一个两个还不要紧,半个月下来,街上十来家都在办丧事,死的还不光是老弱病残,年轻人也不少,这事儿瞧着就不大对劲。

    年轻人夭折是凶死,棺木要先在外头停几年才能葬进祖坟里,就这一停,更停出大事:城里发病的人越来越多。

    县令发觉不对令人火烧棺木时,太平县里至少已有上百人在咳血,发热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杨林做捕头,消息比别个灵通,从县令口里得到确切消息,头一件事就是寻着迎春,叫她啥也别管快些回乡下去。

    迎春脑子好使,这些日子瞧着病人越来越多,她的小吃摊子都开不下去,早就有不好预感。恰好汪大娘发热,怕过病气给庭玉,她索性收摊,帮忙带着庭玉。

    杨林以来,迎春顿觉不妙:“咋了啊这是?”杨林铁青着脸道:“只怕是疫病,如今还不好说,多些防备总没错,大不了虚惊一场,总比真个染病好。你快些回乡下去,我们大人说了,人越少的地方越不容易染病

    。”

    迎春一惊,上前拉住杨林胳膊:“那你哩?”杨林苦笑一声:“我是官差,这种时候咋能跑?”就算他还不是副捕头,只是个寻常官差,吃着皇粮就要给朝廷给百姓办事,不能为保命先跑,更何况如今他是副捕头

    ?

    迎春嘴唇颤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杨林心里一阵阵发疼,低声说:“迎春,你回去,只要能活着,比啥都好。”

    “你……”迎春已看明白,杨林给她透风叫她先跑已是难得,他自个儿绝对不会跑,遂哄着眼眶道,“你得活着!”

    杨林笑道:“放心,我身子壮得很,再说也不一定就是疫病,说不得是我想太多,白唬你一场,那时候你可别怪我。”

    他跟迎春之间,究竟有缘无分,只怪他早年不懂事,生生错过一段姻缘。

    杨林深深看迎春一眼,转身就走。

    迎春抱着庭玉正要往屋里去,忽然想起汪大娘正发热,登时脸色大变,连忙照着腊梅如此这般一说。

    腊梅也慌了:“二姐,你带着庭玉回镇上去,凡事听大姐的!”

    汪小福夫妻两个定然不能撇下汪大娘跑,可庭玉年纪还小,放在身边生生就是个疫病的靶子,几个大人都不敢拿她冒险。

    迎春不再犹豫,跟腊梅两个收拾好几件衣裳并庭玉常用物件儿,好似后头有狼在撵一般,赶回镇上。

    汪小福自然也想让腊梅跟着走,腊梅怎么肯撇下他:“还不一定就是疫病哩,再说,哪怕就是,咱们两个死也要死一处。”

    就算他们都死了,庭玉有大姐照顾,日子也不会差。可要是现在她撇下汪小福跑掉,她这辈子都过不去自个儿心里的坎。却说迎春赶回镇上给百合报信,却见百合面色凝重,一点儿喜色都没有:“镇上这几日也有好些人发热咳血,我瞧着势头十分不好。你姐夫已给京城去信,求皇爷、王

    爷派几个得用太医下来,可万一太医还没来,疫病就在镇上过给太多人,这镇上也待不得,咱们还得回村里去。”

    柳山村人少,总能避开些疫病。听着大姐亲口承认疫病,迎春一颗心重重向不可知的深处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