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采个娘子来养家 > 130 小姑绣嫁妆
    老宋家在青柳镇上扔下一个炸雷:他家那长得不咋地、性情也一般、女工更是差得叫人没眼看的宋秀秀,竟和小秀才定亲了!要知道小秀才柳如龙那是镇上多少大姑娘憋着劲儿想嫁的乘龙快婿,他日常穿一身青衫,白着脸、皱着眉,带着一种挑剔嫌弃的表情从街上走过,只偶尔露出一丝笑意,多么风流倜傥,多么叫人芳心

    暗许!

    更何况他将来还要了不得的前程,别看如今还没考上秀才,可只要嫁给他,那秀才娘子是板上钉钉的了,便是举人娘子、知县娘子大约也当得。

    那宋秀秀何德何能,能捡到这么个香饽饽?

    她是生得格外好看些,还是绣活格外好些?再不济,是像她那二嫂似的,顶能赚钱养家?

    梦想嫁给小秀才的大姑娘们芳心碎裂一地,痛定思痛,咬着手绢子冥思苦想,那宋秀秀到底有啥子好处。

    翻来覆去把这个人几乎都要摸透,也没想出她有啥了不起的好处,大姑娘们越发不服气,见着宋秀秀上街,恨不得把她推进白水河里去。

    前两日宋老汉自柳家带回消息,宋秀秀立马活过来,也不哭了,在家里忙活起来,催促牛氏赶紧起身给她置办嫁妆,又叫董氏给她做两件新衣裳。

    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牛氏得着个凤凰蛋似的女婿,一下子神清气爽,连郎中也不用请,要也不用吃,打床上爬起来,整个人容光焕发,精神得不得了。

    董氏不乐意给小姑子做衣裳,偏小姑子将来要当秀才娘子的人,她如何惹得起?不见宋好时都整日给妹子赔笑,问她饿不饿,吃不吃南瓜子,要买些新鲜胭脂水粉不

    董氏磨牙:成亲这么些年,咋就没对她有一个这样的笑脸?

    人呐,再不服气也得认命,宋秀秀命好,一点出色处都没有也能白捡一个金龟婿,董氏这等歹命的人还能赶工给她做衣裳做得略慢些,丈夫那醋钵大的拳头就要往脸上招呼。

    董氏一边做活一边暗地里咒宋秀秀婚事不成,顶好是明儿媒人不来,柳如龙随便娶个啥人,反正不能娶宋秀秀:小姑子在家里本就霸道,再要跟秀才定亲,岂不是要爬到她这个当大嫂的头上去?

    一天做大嫂的威风没摆过,倒成天叫小姑子在头上撒尿董氏越想越觉得自己命苦。

    她的诅咒竟没能成真,第二日柳家媒人上门,正式说定亲事,往后一样一样的礼仪就要走起来,宋秀秀这个秀才娘子当真是板上钉钉,再更改不了。

    董氏怄得要吐血,面上还得一团和气,敷衍越发趾高气扬的小姑子。

    却说宋秀秀自媒人上门后,越发得意起来,若说往常她便是下巴朝天,如今更是连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竟不是拿眼睛看人,而是拿鼻孔看人,眼里再没有别人的影子哩。

    大姑娘订了亲,往往不敢出门,要在家躲羞。不过宋秀秀可不是寻常人,她将来要做秀才娘子,无论如何不允许自己如今羞手羞脚,越高兴就越是要往街上去,给人看看她如今多么春风得意。镇上人也肯凑趣,见着她便要打躬作揖喊一声秀才娘子,宋秀秀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听得多了变觉得别人合该低自己一等一般,也不还礼,只管矜持地点点头,那点头的幅度,就是说正眼看人还

    嫌小些。

    再有她不晓得的时候,那柳家又背地里说她许多坏话。秀才妹子年纪小不知道轻重,有人问她为啥秀才要娶宋秀秀,她一张嘴全往外抖落:宋秀秀给她哥睡过,不嫁给她哥就没法嫁人哩。

    别人听了,原对宋秀秀有那么几分敬重的,都要再掂量掂量,再拿斜眼看宋秀秀:用这样不顾廉耻的法子成事,竟还傲得似个活凤凰,不晓得的还当她是个郡主娘娘哩!

    不管当面如何,反正在背地里,宋秀秀人还未出嫁,名声已是一坏再坏,倒是柳家叫好些人说厚道:“人家是个秀才,便是占了他身子,纳来当妾也是她高攀,柳家正经娶妻,真是好人家哩。”

    宋秀秀再在外头见着柳如龙便不作害羞状,直接大大方方走上去跟他说话,极力邀他去自己家吃饭。

    小秀才为着宋秀秀那一注好嫁妆,勉强压下色心,同意跟她定亲,不想当面一看,越看越觉得自己委屈娇妻美妾一个得不着,倒先娶一个母夜叉在家里!

    他厌恶宋秀秀,便要做出正人君子的模样来,疾言厉色地说她:“我们如今虽订了亲,还没有成亲便不能越礼,成亲前还是少见面罢!你若是得空,在家多做些女红,岂不比在街上乱逛的强?”

    宋秀秀不想两人订婚后见面的机会反要减少,登时如晴天霹雳一般,委屈得不得了:“将来你自娶我,我自嫁你,如今不过说说话,哪个敢说闲话?”

    小秀才心道,满镇子的人都在说闲话,只你不晓得哩。面上还是一派深沉,“你也该拿出些官家娘子的气派来,免得叫人小瞧你。”

    一说起将来要当官家娘子,宋秀秀精神一振,如听佛语纶音,把小秀才的话当成圣旨一般不住点头:“你说得对,我这就回家去绣嫁妆,你也莫急,且等着咱们的正日子!”

    小秀才暗暗道:哪个着急?你嫁妆来我家,人不来我家才好哩。他却不晓得这个主意正叫宋秀秀躲过一劫那些个放心许他的大姑娘一个个把宋秀秀恨得要死,暗地里使坏要叫宋秀秀跌一跤摔断腿,又或是跌进刺架里划烂脸,再有心狠些的,直接就想把她推白

    水河里,好自己做秀才娘子哩。

    宋秀秀不出门,这些个鬼主意总打不到她身上去,小秀才跟她说想要个针织女红样样精通的贤妻,她便整日在家学起刺绣来。

    乡下地方的姑娘多少都学过缝补,宋秀秀小时候也学过几日,不过她娘惯着她,后头又有大嫂可以支使,她一手针线功夫还真不咋样。

    为着嫁妆重新练习起来,偏又因着心里不宁静,根本坐不住,扎两针就想出去显摆显摆自己的威风,走到门口想起柳如龙的嘱咐,又转回来绣花。

    一天下来一朵花瓣都绣不完,反白费许多功夫,连牛氏都给她绕得眼晕,道是:“你还不赶紧做起来?过些日子嫁过去,别个不说,公婆的鞋袜总要有,给你小姑子的针线也该有一两样。”

    宋秀秀自己就是给人当小姑子的,眼里自来不把嫂子当个人,一想到自己要给别人当嫂子,倒想起嫂子的威风来:“公婆夫婿也罢了,小姑子算个啥子东西,也叫我给她做针线?”

    董氏正埋头绣嫁妆,绣得头晕目眩,闻言抬头看她一眼:就是,小姑子算是啥子东西?

    牛氏在宋秀秀手上用力拍一巴掌:“乱说啥!”

    有心教宋秀秀几句为人媳妇的道理,偏宋秀秀打小儿就没见牛氏柔顺、孝敬、温柔过,只拿她说的道理当笑话听,再不过心,牛氏也徒呼奈何。

    到这时候,宋好节终于回家来,一听宋秀秀已经定亲,便要拉着小秀才去吃酒:“要娶我妹子,如何不同我吃酒?”

    定亲这些日子,两家大人走得勤快,柳如龙可一回也没来过,牛氏正怕小秀才反悔,如何能叫宋好节去打搅他?

    因寻出一吊钱来给宋好节,道是:“你妹子要备嫁妆,镇上没啥好东西,你在县里熟,去县里买些好东西回来。”

    宋好节望着钱两眼放光,连连点头:“我晓得,晓得。”

    宋秀秀冲进屋子里打叫:“娘,你咋把钱给三哥哩?过了他的手,还能有我的份?”

    宋好节骚眉耷眼道:“妹子说的这是啥话,钱交给三哥,三给保管给你弄出一份风风光光的嫁妆来!”

    牛氏道:“不给老三,还能给哪个?”

    宋好时是个只晓得占便宜的软蛋,宋好年她信不过,宋好节又机灵又得人意,就是从中间得些好处也没啥,肥水不流外人田。

    不过这些钱到底是闺女的嫁妆钱,牛氏也不想加叫宋好节做得太过分,嘱咐道:“这些个钱,你不许拿去吃酒,好好替你妹子办了嫁妆来。回头我再给你钱花用。”

    宋好节眼珠子咕噜噜转,答应得极好,他这些日子把县城逛遍,随口就说这家胭脂好,那家酒水顶尖,将来做宴席有面子

    牛氏眉花眼笑,只觉得小儿子在外头长了许多见识,到底跟乡下汉子不大一样,或者也能有大造化哩。

    宋秀秀见钱进了宋好节的衣兜,再拿不出来,跺跺脚,追着宋好节嘱咐:“定要买好的!”

    宋好节从牛氏屋里出来就十分不耐烦,笑道:“我妹子这是等不及出嫁哩!放心,都包在三哥身上!”

    虽是说笑,那神态可不像是在说好话,宋秀秀瞪宋好节好几眼,然而她在家里头唯一不敢欺负的就是这个三哥,只得去把火撒在董氏身上,非说这朵花不好看要重绣。董氏咬着牙拆掉绣线重绣,恨不能把宋秀秀打个烂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