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采个娘子来养家 > 107 破土修新房2
    半个月后,地基全部砌好,阴阳先生看好日子架粱。

    架粱是修房子里头最大的一个工程,盖因这时候的房子,乃是木料骨架、砖墙或土墙只在木料中间起到间隔作用,没法支撑房子,有个说法叫“墙倒屋不塌”。

    柳三平同柳老爹两个辛苦半个月,每一处榫卯都做得精细结实,到了正日子,杀鸡祝祷,把鸡血洒在正中间大梁上,绑上另外一封红纸,而后指挥众人把房梁立起来。

    房梁主体结构已经全部做好,放在地上时不觉得如何,用粗麻绳吊着慢慢立起来的情形十分壮观,百合跟腊梅看得直发呆:

    大梁上缀着五根足有手腕那么粗的麻绳,几十个青壮小伙儿只穿着贴身单衣,分五路喊着号子硬生生把几丈高的大梁从地上吊起来!

    房梁底下还有些人撑着房梁,免得它半中腰掉下来。

    而后,这些人直接抬起已有雏形的房梁,安放到地基上事先留出来的柱洞里。

    随着一根根柱子被安放到合适的位置,这座摇摇晃晃的房梁越来越稳定,木柱分割开空间,越来越有房子的模样。

    最后一根柱子落进柱洞,严丝合缝,泥瓦匠和柳老爹对着感慨:“这把老骨头还有点用。”

    有人搭起几架高梯子,懂得木匠活的几个人顺着梯子爬上去,在柱子与柱子之间镶嵌上楹板,这样一来,柱子会更加稳定,再不会乱晃动。

    柳三平顺着最高的那架梯子,爬到大梁旁边,敲下最后一根楔子,至此架粱全部完成,将来哪怕过几十年,只要木料不朽,这座房梁都不会倒塌。

    一切顺利,一点儿事情没出,众人都松了一大口气,百合连忙招呼大家吃饭。

    他们家修房子这段时间,跟邻居长期借桌子板凳和碗碟,连筷子都要借,邻居大嫂常见这样的事情,不但送了成套的碗碟来,还时不时过来帮忙择菜烧水,她的人情百合也记得清楚。

    架粱这事情说起来简单,真正要严丝合缝地架好,已经花了大半天时间,眼见着就要吃晚饭。

    晚饭照例有肉有菜,有人不大爱吃米饭,转爱面食,百合还煎了不少面疙瘩。

    面疙瘩这东西,搅一盆不稀不稠的面糊糊,撒些葱花进去。菜籽油烧到六成热,取一双竹筷绞起一团面糊,团成拳头大落进油里头煎。

    一锅可以放五六个面疙瘩,煎到通体焦黄再捞出,面疙瘩膨胀到一个半拳头那么大,外皮金黄酥脆,内不多孔柔软,带一股葱香,既可以干吃,也能泡在汤里。

    吃过饭,有几个家里还有事情的就要回去,剩下的人在院子里生一笼炭火,也不怕寒风凛凛,烤上几个红薯,说些个闲话。

    光吃红薯无趣,百合又煮了些鸡蛋醪糟送去,就听见泥瓦匠正兴致勃勃地讲他年轻时去邻县,借宿在一家人家里,半夜见着那家人养的毛神的故事

    腊梅捧着一沓碗跟在百合后头,一听是鬼故事,吓得汗毛倒竖,几乎没把碗全摔地下!幸而汪小福离得近,眼疾手快地接住。

    “碗放桌上,你先回厨房去。”百合想起妹子格外怕这些个东西,连忙叫她回去。

    腊梅羞愧交加,还有几分害怕,匆忙回厨房去找李彩凤等人。汪小福笑嘻嘻地帮百合端醪糟分给众人:“我没帮上多少忙,就给你们敬敬酒。”

    柳老爹眯着眼笑:“以后你敬酒的时候多着哩。”

    分批烧造好的青砖已经运到,第二日众人就开始打墙。正房用青砖砌墙,别人家砌墙都是用两条砖的厚度便够,宋好年为着保暖和结实,四条砖砌一层。

    青砖要用专门调制的泥灰黏合,百合跑去看过一回,只认得里头掺和了不少糯米粉。据说这种糯米粉泥灰,不比水泥混凝土差。

    厢房不用砖墙,在地基上两块木板夹出一个空间,里头填上黄土,几个精装小伙儿上去,用木棒夯实,一层一层累高夯实,就是厚厚的夯土墙。

    砌墙这几日用不到木匠,柳老爹和柳三平两个回家去做家具,因宋好年家中如今没啥看得过眼的家具,他们几乎要打一整套全新的家具。

    柳老爹额外花心思打好一台架子床,用的木头全是梨木,质地结实、纹理细腻,雕八仙过海和各种吉祥花草。有人看上这架床要买,柳老爹不卖,这才晓得是给宋好年打的。柳老爹同柳三平说:“大年是个实诚人,那年你上山砍木料摔了腿,他把你背回来,过后只当没这回事,一个字没提过要咱们报答。他不

    提,我更要好好报答哩!”

    柳三平道:“我们兄弟将来也不会外道,爹只当这架床打给我亲兄弟。”

    忽忽二十日过去,砖墙、土墙俱已完工,一座整齐漂亮的大瓦房已初具雏形,只是房顶还没有覆瓦。

    柳三平先带人在房梁上搭建较小的枋柱,枋柱上铺结实的椽子,椽子从屋脊正中向两边房檐铺设。再用铁钉把一张张木板钉在椽子上,房子便有了房顶。

    之后柳三平给厢房去造房顶,厢房因是平顶,只管铺椽子、钉木板,比正房简单得多。

    泥瓦匠接受正房屋顶,先在薄木板上糊一层泥,再把瓦片密密匝匝地摆放上去。瓦片一行正、一行反,两两相扣,泥瓦匠经验丰富,修好的房顶又省料又结实,不会轻易漏雨。

    厢房房顶上用黄泥、青膏泥层层覆盖,避免将来漏雨,又在最上面用泥灰抹过一遍,泥灰晒干后板结成光滑的一片,可以晾晒许多粮食。

    房顶既已修好,便只剩下做楼板瓦房挑架高,上层空间若不利用起来,又浪费,冬天一透风还冷飕飕的。

    正房正中那一间打个顶棚,免得椽子老往下落灰,看上去也好看些。东西两间边房上头造了楼板,楼板架在枋木上,用一块一块木板镶嵌起来,连接得严丝合缝,几个成人在上头走动跳跃都没问题。

    两架木头梯子可以直通楼上,楼上干燥阴凉,放些常用的物件、粮柜米柜之类的,都很方便。

    两遍楼板各自通往厢房房顶,用几块木板把里外隔开,将来若是在厢房屋顶晒粮食瓜菜,可以就近收到楼板上去。

    泥瓦匠以为不会再有自己的活儿,不想宋好年找着他,求他在东厢房修一座炕。

    “炕?”太平县这地方地处南直隶,很少有人修炕,泥瓦匠年轻时候跟师傅去北方,见过当地人屋里的炕,却不明白宋好年要修这东西做啥子。

    宋好年道:“我听说这炕在冬日里格外暖和,就想打一台炕试试。”

    他媳妇怕冷,别看最近她每天里里外外忙得热火朝天,他最清楚,她只要一有机会就抱着火盆不撒手,晚上也是手脚冰凉,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缩。

    有炕的话,就算他不在家,媳妇也不会冻着。

    泥瓦匠考虑一阵,“你要不怕我修坏,就试试。”

    宋好年大喜:“叔的手艺我还不晓得?只管放手去修,大不了返工几回,材料尽管使,我晓得叔待我的好处哩。”

    他们这回出门贩货便是往北去的,很是见了些北方人的大炕,宋好年当时就看上,拉着人家问东问西,问到了许多秘诀。

    两间东厢,靠外那一间是厨房,里头靠窗一个火塘,四眼灶上一根烟囱通往房顶,将来再做饭就不怕满屋子都是烟熏火燎的气息。

    泥瓦匠在四眼灶上头加一个通气孔,通往东厢靠里那一间,那屋子靠南造一架大炕。泥瓦匠拿出平生手艺,土坯和着灰泥砌得整整齐齐,造得结结实实。

    烧上火一试,暖和又不会烫人,保温效果也好,能暖和大半夜。

    泥瓦匠回头便同宋好年说:“我看这火炕不错,回头给自家也造上一座,将来谁家看你这火炕好也想造,只管叫他来找我。”

    “我晓得!”难得泥瓦匠肯帮他,宋好年也会给泥瓦匠介绍些生意。

    如今房子已有了个大形,两扇结实的木门开在东南角,进门一面青砖影壁,雕五福临门图案,影壁西边有一间小房子,放些农具。

    绕过影壁就是三间大瓦房,两边四间平顶厢房,用料、人工俱是好的,也是个气派人家的模样。

    房子内部还是粗糙的墙壁,这时候宋好年便散了大部分兄弟,只留格外亲近的几个人帮忙,先用草拌泥抹一遍墙,再用黄泥细细抹得光滑。

    寻常农家,这样的墙壁也就够了。

    倒是泥瓦匠又想起一事,道是:“白灰抹墙更白,屋子里也亮堂,就是花费多些。你若是愿意,我找人给你烧一窑白灰。”

    一听是石灰,百合便怂恿宋好年应下,宋好年好笑地他媳妇:“你又知道啦?”

    百合得意地一扬头:“我就是知道哩!”

    她模样娇得很,宋好年心下一阵火热,悄悄摸过去牵住百合的手:“媳妇,房子修好,咱们就生个胖娃娃罢?”百合回以一个盈满笑意的眼神,宋好年得到暗示,一把抱起百合往屋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