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采个娘子来养家 > 098 棉花絮新衣
    做衣裳是个大活计,乡下地方的女人,人人都会缝补两针,做衣裳却不是人人都会。

    大妞出嫁前常把爹娘的旧衣裳改小给兄弟妹子穿,一手针线活做得纯熟,百合扎花补衣裳的技能有很大一部分就来自她的记忆。

    金大嫂已帮忙裁好衣料,剩下的缝补就简单了。

    每片衣料上都余处三寸来宽的边,便于将来改动尺寸。百合先把两片袖子合起来,缝成筒状,袖筒两端开口,在有针脚的这一边絮上棉花。

    絮棉花很讲究手法,先撕下一小团棉絮,用手调整形状和大压成薄薄的一片,贴到袖筒上,再在旁边接上下一片。

    做袖筒用的棉布本身对棉絮有吸附力量,再加上棉絮纤维之间的摩擦力,棉花牢牢贴在袖筒上,只要不大力抖动,棉絮就不会移位。

    袖筒上均匀、厚实地铺满棉絮之后,再在外头套上另外一层稍短小一些的袖筒,抓紧袖筒一端,小心地把袖筒里外翻面,棉絮便全部藏在袖筒里。

    凭借手感稍微调整棉絮的位置,再把手腕这一头封口,与肩头相接的那端留着将来处理,一只袖筒便做好了。

    等衣裳部件全部缝好,再用针线手缝上类似车线的线条,防止棉花跑动错位,就是一件崭新保暖的衣裳。

    给宋好年做的是一件黑棉裤、一件青布棉袄,男人家的衣裳,容易在胳膊肘、膝盖这几个地方磨损,百合专门又在这两个地方加上几片布料,又结实又保暖。

    她自己的是一身水红缠枝莲花的棉袄、小团花里子,一件青布裤子,怕自己日日在厨下做活弄脏衣裳,百合又给自己缝了件蓝罩衣,打算做活时套在外头。

    腊梅得着一件红艳艳的袄子,绣几朵娇黄腊梅上去,正合她的名字,裤子一样是青布的,都絮了厚厚的棉花,又轻又暖和。

    日头暖融融的,百合在屋檐下铺开毡毯,布料、棉花、针头线脑都堆在上面,她絮了一会儿棉花,额头见汗,不由笑道:“这日头真好。”

    腊梅在一旁帮忙缝盘扣,把棉布卷成细细的条缝起来,再弯成各种花样固定,一个一段留一个孔,另外一个在一端结一个疙瘩,恰好是一对。

    一字扣最简单,男人衣裳上常用,女人衣裳上花样就多了,八字扣、琵琶扣、蝴蝶扣百合偏爱琵琶扣,腊梅小姑娘爱美,非要做几个蝴蝶扣缝在自己衣裳上,正满头大汗地盘蝴蝶扣。

    蝴蝶扣盘起来麻烦,要把好几根针戳在一块木板上,再用布条去盘绕,最后缝起来,听百合说天气好,腊梅道:“日头太大,晒得我背疼,我去屋里躲躲。”

    “屋子里凉,你可别脱衣裳,免得冻坏。”

    “我晓得!”腊梅在日头底下晒得时间有点长,一进屋就觉得满眼都是黑的,适应了好一阵才重新看清东西,拉个小板凳坐到门口,继续盘扣子。

    缝一身衣裳至少要两三天时间,这还是百合有腊梅帮忙做饭,别的一概不用管的情况下。给宋好年、自己还有妹子一人缝一身衣裳,就花了百合十来天时间。

    百合心思细,再用同色系的布条给衣裳纫个边,裙摆绣几朵花,做些手套、袜子等小物件,忽忽一个月过去。

    冬日里要紧的还有棉鞋,千层底布鞋做起来格外费劲,须得用锥子扎透几十层用浆糊粘在一起的布料,粗大的针头才能带着麻绳穿过。

    腊梅也会纳千层底,百合特给她买了个银闪闪的新顶针,叫她给自己做纳鞋底:“想穿啥自己多做些,将来不吃亏。”朱氏没刻意教过闺女们,百合是家里老大,为了照顾妹子兄弟,会的便多些。腊梅全然是一片懵懂地长大,朱氏叫干啥就干啥,从没有系统地学过居家过日子,跟着百合这些日子,她才晓得自己会的

    太少,要学的还很多。

    纳好千层底,再用厚实的棉布絮个鞋面,把鞋面和鞋底结结实实缝在一起,里头撑上木头鞋楦子,过些日子就能穿。

    一进十二月,镇上就有人陆陆续续开始杀年猪。

    圈养一年的黑猪绑起来倒挂在木板上,一刀破开喉咙旁气管和血管,热腾腾的血盛在大盆里,然后把猪整个扔进开水里烫,用一种疙疙瘩瘩的特殊“锈石”褪毛。

    而后开膛破肚,取出内脏清洗,猪肉也一条一条切开,按照不同的部位来处理。

    杀猪这几日,腊梅都不大敢出门她打小儿害怕杀猪的凄厉声音,一听见就恨不得躲到她大姐怀里去。宋大贵是镇上顶好的屠夫,日日被人请去杀猪,报酬便是一双肉或是一只前腿,他自家不缺肉吃,想起兄弟们有几家没养猪的,便叫宋二妹挨家挨户送一回,百合得着一只猪腿、一条带皮五花肉,还

    有一盆血馍馍。

    在热气腾腾的猪血里拌上面粉、大葱和盐,搅匀后直接上笼屉蒸,两刻钟后出锅,血液凝固成暗红色,表面布满密密麻麻的气孔,蜂窝一样。

    血馍馍趁热吃,又软又韧,没有一点血腥气,反而有一种特殊香味。放冷之后变硬,再要吃时,就和腰子或是猪肝一道炒着吃,又脆又香,很有嚼头。

    新鲜猪肉抹上盐,挂在厨房灶顶上熏半个月,就成不腻不柴的熏腊肉,也有人用铰碎的肉末灌腊肠。

    百合虽自家没养猪,也买来二十条带皮猪肉,皮上还有没拔干净的毛,她用火燎、用手拔,都细细整治干净,抹盐后放一段时间。

    在厨房屋顶上挂一根长竹竿,两头搭在土墙上,再用麻绳穿着猪肉一条一条挂上去。

    乡下烧柴火多,烟气会慢慢熏透这些肉条。为了让腊肉味道更好吃,百合专门去小东沟砍了些柏树枝,用柏枝熏出来肉有一股特殊的香气。

    这时候天气已冷到泼水成冰,肉买回来不管,直接挂在日头照不到的地方,都可以保存一两个月,熏制后的肉则能够保存更久。

    腊梅望着屋子里大堆大堆的肉吃惊:“姐,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肉!”大姐一次一次出乎她意料之外,腊梅也很捧场,每回都惊讶又惊喜。

    百合拍拍手:“除了这些个腊肉,还要熏腊肠哩。”

    杀猪人家,不是家家都有耐心整治猪大肠,百合便买了些回来,先在屋子外头用井水冲几遍,把里头的脏污都冲进菜地里,才肯带着进院子。

    腊梅素知她大姐爱干净,她自己也跟着嫌弃这些东西,捏着鼻子说:“这东西怪脏的,不要了罢?”

    百合道:“弄干净了,吃的时候你便不觉得脏。”

    先用温水冲洗十几遍,再把大肠翻过来,加上面粉一寸一寸揉搓,把肠壁内部的黏膜、油脂和其他杂物全部搓下来,再次冲洗。

    反复许多次,直到肠衣完全干净,一点异味都没有,才算告一段落。因着百合爱干净,姊妹两个特意多洗了几遍,又细细检查,两个人都完全放心为止。

    洗好的肠衣晾到表面没有水珠,就可装肉馅。

    灌腊肠要用几十斤鲜肉,百合跟腊梅拿菜刀轮流剁出来,两个人都累得手酸腰痛,想到腊肠美味,又都干劲十足。

    鲜肉馅用秋油、盐、白糖、酒、姜末、花椒粉等调好味道,腌渍一天,选一段七八尺长的肠衣,先用麻绳扎紧一头,然后把肉馅塞进去,一边塞馅儿,一边用手往尾部捋,一定要保证塞紧压实。塞上半尺长,便用麻绳扎紧,再灌下一段。这一段肠衣全部灌满,便可扎住另外一头,肠衣里还含有空气,百合把缝衣裳用的细针绑在木片上绑成一排,扎几下再用手挤压出空气,确保肠衣与肥瘦相

    间的肉馅之间没有空隙。

    灌好腊肠后不能叫它们见日头,免得变色变味,同腊肉一样挂在厨房顶部的毛竹上熏制。

    百合隔一段日子就要炼些猪油和油渣吃,遇着这样时候,镇上家家户户都飘着肉香油香,她自然炼得不少。

    做完一天活计,下一锅面,下些白菜叶子在里头,用韭菜和猪油渣炒个料,加水、秋油、醋煮成油醋汤,捞出面来浇上汤,这在当地叫油醋面,是讲究的吃食。

    新磨的面粉,自己揉的面条,新鲜又有嚼劲,浓郁的麦香充满口腔。猪油渣有肥有瘦,瘦肉渣干香耐嚼,肥肉渣柔韧香甜,汤面热腾腾香喷喷,冬日里吃一碗再舒服不过。

    “今儿天黑得早”腊梅一边吃饭,一边察觉光线暗下去,只能靠灶膛里的火光来照明。

    百合心里一咯噔,急忙向外看去,果然外头天色暗沉,北风也打着旋儿刮起来,吹得窗棂上糊着的破棉纸呼啦啦直想。

    “要下雪哩。”百合喃喃道,心里十分忧虑。

    果然不过半个时辰,天上便搓绵扯絮一般落起雪来,不到一刻钟,地上就白茫茫一片,姊妹两个从厨房回睡房那几步路,已能感到鞋底在雪地上打滑。天降大雪,可出门贩山货的人,还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