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采个娘子来养家 > 046 荞麦酸凉粉
    瓜菜种下不几日,就陆陆续续透出嫩黄的芽,这时候,也就快到清明节了。

    清明前一天是寒食,家家户户禁烟火、吃冷食,百合和腊梅两个早在寒食节的前一天就开始准备寒食、清明要吃的各种东西:寒食粥、凉粉、青精饭

    腊梅悄悄同百合咬耳朵,“青松说,学堂里的先生讲,寒食要戒子推,姐,你说戒子咋能推?”

    百合想了想,扑哧一下笑出来,传说寒食节是为了纪念春秋时期以忠义闻名的大臣“介子推”,腊梅不晓得,当成了手上戴的戒子,不明所以才来问她。

    她不敢透露自己相当丰富的知识,只说:“我听人说,戒子推是个人的名字。”

    腊梅瞪大眼:“啥人叫这种名儿?”

    她觉得这个名字真是十分奇怪,翻来覆去念了半晌,手上动作就慢了,百合赶紧催她:“饭要溢出来哩!”

    腊梅急忙用木勺搅着锅底,又把灶膛里的柴禾撤去两根,让火小一些,免得青精饭溢出来。

    青精饭要先把乌树叶子捣出汁液,把糯米洗净泡在里头,直到糯米变成青绿色。再煮一锅掺水的乌树汁,像正常蒸米饭一样下米煮到八成熟,捞出来上蒸笼蒸到全熟。

    做出来的青精饭既有米饭的香味,也有乌树汁液的清香,米粒乌润墨绿,像一粒粒小小的碧玉一样。放凉吃有嚼劲,要是趁热碾碎米粒,做成年糕的样子放在通风阴凉的地方,可以吃好几天。除了青精饭,还可以做寒食粥。煮一锅大米粥,离火时撒一把桃花瓣,就是桃花粥。放凉以后,百合又往里头掺了各色山莓果,粥熬得浓稠,表面结出一层亮晶晶的米油,乳白色的米汤间嵌着山莓果

    ,又好看又香甜。

    玉兰花、槐花这些花瓣肥厚、味道比较重的花,洗净晾干,用面粉和鸡蛋打成糊糊过一遍,下锅炸两遍,就是又香脆又漂亮的炸花瓣。吃的时候可以撒红糖,也可以撒盐和花椒粉。

    青精饭、桃花粥还算常见,炸花瓣对腊梅来说就很稀罕了,她翻来覆去看了半晌才舍得吃。百合又打发她往几家邻居和柳义家送一些,也好趁机和人交流交流。腊梅羞于见人,但大姐打发她做事情,她不能不做。低着头慢慢蹭出门,先到一户邻居家,站在门口半晌不敢叫人,直到这家有人出来,见她在那里站着,问她干啥,她才扭着手小声说:“我大姐让我

    来送点吃食。”

    邻居收下吃食,顺嘴夸两句,又把自家做的青团分给腊梅一些,腊梅如释重负,接过青团飞也似地跑掉。

    几户邻居送下来,腊梅出了一身汗,感觉比干一天农活还累。可这些邻居都对她笑眯眯的,没人像娘那样打骂她,也不像娘说的,人人都嫌弃她难看又窝囊,反而会回送她礼物。

    所以最后要穿过小半个镇子去柳义家的时候,她也敢打许多人面前走过,那些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的第一反应不再是躲起来,而是低着头硬着头皮往前走。

    杏儿叫腊梅“腊梅姨姨”,她年纪还第一次知道花瓣还能这么吃,开心极了,简直都舍不得往嘴里送。

    李彩凤一看腊梅带来的东西,笑起来:“我就说百合好心思,果然!”

    问了腊梅这是咋做出来的,答应小魔星以后做给她吃,李彩凤也拿些东西放进腊梅的篮子里,让她带回去和百合吃,又对腊梅道:“回去跟你大姐说,往小福和三平家里也送点。”

    百合是新妇,汪小福和柳三平算小叔子,不好总打交道,她也正犹豫要不要送去。现下李彩凤发话,自然不妨,百合便又派腊梅跑一趟。

    这一次腊梅不愿意了:“都是男人我不去!”

    百合奇怪地看她一眼:“这世上,除了女人就是男人,你要怕男人,日子还过不过了?”

    再说汪小福常年在各个村子里活动,这会儿不一定在家,柳三平和宋好年等人出门挣生活,家里只有柳老爹老俩口,就是人想编排点啥,也没处编排去。

    腊梅心想,见不着的男人,和常见的男人,那能一样吗?

    “快去,我这里还做凉粉哩!”百合可没打算惯着腊梅,她的胆小内向不是出自天性,而是朱氏逼出来的。

    要是天然爱静,不爱见人倒也没啥,人还可以夸两句贞静温顺。可腊梅的问题很显然会影响到她将来的日常生活。不说别的,就说见人不知道打招呼这一件,就不讨人喜欢。

    趁着现在年纪还不大,能改则改,乡下丫头没有矫情的资本,腊梅没有林黛玉的命,就得把自己变成刘姥姥才能活得好。

    高粱、豌豆、荞麦、大米、黄豆都能做凉粉,其中荞麦凉粉最简单,恰好百合在集上买到荞面,便决定做荞麦凉粉。

    先把面粗粗揉成一团,装进一个布口袋里。烧开的水放凉,把面口袋放进去使劲揉搓,像洗衣裳一样把里头的淀粉都揉出来。

    腊梅送炸花瓣回来,就见大姐正满头大汗地搓淀粉,连忙洗了手上前帮忙。

    百合看她神色还算轻松,笑着说:“没人吃了你吧!”

    腊梅不答话,她去送炸花瓣的几家人都和宋好年一家关系好,自然不会给她脸色看,这让她对和人交际有了一点点信心。

    不过长年累月的习惯一时改不掉,只要有机会,她还是会往后缩,只看百合给不给她缩头的机会罢了。

    面团要洗一个多时辰,直到布口袋里再也搓不出白色淀粉,只留下一团多空隙的面筋。百合把搓出来的淀粉水放在一旁,先把面筋挖出来上屉蒸。

    面筋充满弹性,孔隙又能沾很多调料,蒸熟以后不管是凉拌着吃还是炸一下撒椒盐粉都好吃。在通风处晾干,还能保存很久,每次煮汤的时候扔几块进去,也算一顿美食。

    洗出来的淀粉静静放置半个时辰后,慢慢分出层次,撇掉上层透明的水,再把底下的淀粉浆搅匀,倒在锅里慢慢煮成半透明状就能出锅。

    百合怕凉粉煮糊掉,特意在锅里加了许多水隔水煮,这样慢一些也更费柴,凉粉却会晶莹透亮,一点黑色的杂质都没有。

    半透明的粉离锅晾凉,就会凝固起来,依照木盆的形状变成半透明的固体。再晾到完全凉透,这时候就可以吃了。

    用竹刀切下来一块,再分割成小块码在碗里,浇上用秋油、醋、蒜泥、蒜苗、葱花、花椒粉等调出来的蘸水,又酸又香。

    腊梅吃了一碗还想吃,百合不答应:“明天后天都不能开火,凉的吃到你起腻。趁着今天还能吃口热的,你赶紧喝碗汤。”

    说着接过腊梅的饭碗,舀两勺灰菜面筋汤给她,汤里加了一勺猪油,原本有些刺口的灰灰菜变得顺滑,汤也非常好喝。

    吃完饭收拾碗筷的时候腊梅问,“大姐,后天清明要上坟哩。”

    百合一愣,她原不是这世上的人,对祖宗先人都不太上心。大妞是出嫁女,不用上李家的坟,宋好年又是分出来独自过的,要不是腊梅这一提醒,她还真想不起来。一想到要和婆家人打交道,百合有点头疼。她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架不住婆家人比娘家还要麻烦,光是一个小姑子宋秀秀就让她难以招架,要是再加上天然占着优势的婆婆,那场面她不敢

    想。

    就腊梅这些日子看到的,她大姐人聪明又能干,没有啥事能难倒她,突然看她脸上笑容消失,腊梅也有点慌:“姐,你咋了?”

    要是大姐和婆婆打起来,她定然是要帮大姐的,就怕她帮不上啥忙,大姐也不是个能打架的。青松还宋家却有好几个儿子

    百合不知道腊梅已经开始比较两家的“战斗力”,揉揉额头,说:“你提醒得对,我明天还得买点香烛纸钱送回去,不然大年回来怕是要怪我。”

    本来就不得婆婆和小姑子欢心,要是丈夫再讨厌,那百合再有本事,也难把日子过好。

    腊梅自告奋勇:“姐,你放心去,我一定好好看家!”

    百合有了计较,心里慢慢安定下来,看腊梅唬得一脸凝重,不由笑着说:“那是我婆婆,你怕啥?”

    再厉害的人,也管不到儿媳妇娘家妹子身上去。

    腊梅缩缩脖子,她能过上现在的日子,都是靠大姐,要是大姐过不好,她也不会好过。她怕的是宋家嫌她吃白食,逼着大姐把她送走,有公婆的身份在那里放着,到时候大姐也没办法留下她。

    姊妹两个各怀心事,百合还好,腊梅到底年纪小些,沉不住气,翻了好几个身。百合没法再装睡,在她背上拍一拍:“别怕,有事我担着,你给我好好看家。”腊梅这才缓缓入睡。

    院子里,黑虎不时发出细细的呜咽,黑子沉默不语,偶尔吠一两声,警告它不许乱叫,打扰人们好眠。青柳镇和着白水河连绵的水声,沉入寂静甜美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