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最强医神:重生逆天女王 > 第91章 蒋家的混乱

第91章 蒋家的混乱

    再说蒋家这边,自从蒋金贵被公司辞退,回到家发现弟弟一家人拖家带口来投奔,说是老家的房子被拆后,蒋金贵的日子就陷入了水深火热。

    先是工作上的事,蒋金贵因为做假账被开除,以后注定没有任何公司会任用他,连续投了十几分简历都石沉大海。

    然后是家里的混乱,姚丽华每天吹枕边风,让蒋金贵把弟弟一家赶走。

    蒋大宝和蒋小宝天天抢好吃的,两家人一天至少要吵闹十几次,让隔壁邻居都不厌其烦到报警的地步。

    蒋金贵没办法,只好回到老家查看房子被拆的情况,找了关系送了礼,得知拆房子是上面的主意,下面的小虾米们根本没办法为他解决。

    蒋金贵的积蓄又都赔给了公司,现在身上连一千块都拿不出来,家里买菜还是用姚丽华的嫁妆,更别提给蒋银贵重新盖房子。

    大年夜,愁眉不展的蒋金贵刚从老家回来,一开门就听见了客厅里的吵闹声。

    姚丽华的嗓门极大,情绪愤怒:“何细芬,你个臭婊子,带着你的崽子吃我家住我家,你还敢骂我儿子!我儿子吃我老公买的鸡腿,碍你事了?”

    蒋银贵的媳妇何细芬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些天来跟姚丽华纠纷不断,当即就阴阳怪气的回嘴:“哟,我说大嫂,我男人跟大哥那可是亲兄弟,侄子吃大哥一口鸡腿你还斤斤计较,你这心胸未免太过窄小。我看啊,你还是得好好跟我前任大嫂沈若水学学,人家那才叫一个大方,老家的房子还是人家出钱修的呢!”

    “你说什么?你有种给老娘再说一遍!”

    姚丽华听到何细芬说她不如沈若水,立刻就炸了,随手推开蒋大宝,低吼一声朝着何细芬冲过去,两人瞬间滚在客厅地板上打起来。

    何细芬不甘示弱:“我说的大实话,你恼羞成怒,证明你心虚!你就是不如沈若水!”

    姚丽华气得双眼发红,狠狠在何细芬脸上抓了几道:“臭婊子,你闭嘴!贱人!”

    盘腿坐在沙发上的蒋老太太双手拥着蒋大宝和蒋小宝,一张老脸被她们气的皱成一团,苍老的声音尖锐无比:

    “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一天到晚打打打,你们眼里还有没有老婆子我这个婆婆?”

    蒋大宝和蒋小宝看戏一般,拍手鼓掌:“喔……打起来了,又打起来了……”

    而蒋银贵一个大男人,就悄悄蹲在窗边抽着烟,像是没看见他媳妇和大嫂正在干架。

    蒋金贵面色铁青关上大门走进客厅,声音震怒对扭打在地上的两个女人吼道:“住手!再不起来就都给老子滚出去!”

    一看见蒋金贵回来,彪悍的姚丽华立刻就萎了。

    连滚带爬站起来,一身狼狈走到蒋金贵身边告状:“老公,你看看我在自己家过的什么日子?你兄弟媳妇都快骑到我头上拉屎了!”

    何细芬随即爬起来,满脸不服:“大嫂,你说话可得凭良心,我才是被你打的那个,我都没跟我男人诉苦呢!”

    说着,何细芬捂着嘴哭出了声,转身后跑到窗边的蒋银贵跟前,大声嚷着:“银贵,你就看着你大嫂这样欺辱我和小宝?”

    蒋银贵抽着眼,苦着脸抬头看了何细芬一眼,拉耸着脑袋不发一语。

    何细芬见状狠狠跺了跺脚,突然冲到蒋老太太身边将自己儿子蒋小宝一把拉过来,作气说道:“小宝,跟妈走,这个家是容不下我们娘俩了,我们出去要饭也不留在这里看人脸色!”

    蒋老太太死死拉住蒋小宝,抬头斥责何细芬:“老二媳妇,你给我安分点!我这个老婆子还没死呢,这个家轮不到别人做主!”

    说完,蒋老太太看向姚丽华:“老大媳妇,今晚的事都是你的错,小宝吃个鸡腿咋了?那是我给他吃的,他是我孙子,还不能吃我一个鸡腿?”

    言下之意,就是要姚丽华给何细芬道歉。

    姚丽华一改刚才的彪悍,柔柔弱弱站在蒋金贵身边,欲哭无泪。

    这时,蒋大宝满是横肉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阴狠,抬手就将五岁的蒋小宝狠狠推到在地,口不择言骂道:“都怪你这个小瘪犊子,抢我的鸡腿还打我妈,你们给我滚出我家!”

    听到蒋大宝的话,蒋银贵突然扔掉烟头站起来,面色阴沉盯着蒋大宝:“大宝,你说谁是小瘪犊子?”

    蒋大宝怂货一个,欺负比他小的蒋小宝霸气十足,此刻被叔叔蒋银贵盯着,满是肥肉的身躯竟然吓得动都不敢动。

    何细芬趁机告状:“银贵,看看,这就是你大哥的好儿子,肯定是平时你大哥一家人私底下这么说,所以大宝才学舌!”

    蒋老太太心疼小孙子,又舍不得打大孙子,左右看了看,干脆盘腿坐在沙发上双手一拍大腿,哀嚎道:“哎哟……老婆子不活了,我这还没死呢,都不听老婆子的话,我还活着干啥……”

    蒋金贵伸手捂住脑门,狠狠咬牙。

    好好的一个大年夜,就这样被毁掉,谁也不肯坐下来一起吃饭,只能各回各屋。

    又是几天的鸡飞狗跳,夜里,等家里人都沉睡之后,一筹莫展的蒋金贵又偷偷跑到阳台打了刘秘书的电话。

    这次,刘秘书没给他任何面子,一接通就直接冷声说道:“蒋金贵,这些年你从夫人这里得到的东西够多了,夫人让你折磨沈轻寒那个小贱人,你做到了吗?你既没用,又贪得无厌,如果你嫌弃自己命太长,我不介意帮帮你。”

    听着刘秘书意有所指的话,蒋金贵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可是家里的压力还是让他试探着开口:“刘秘书,我并不是想要威胁闻大师,我实在是没办法!最近不知道是谁在争对我,丢了工作不说,现在家里一团乱,我真的撑不下去啊!”

    “那是你的事!一个大男人,没本事又想过好日子,你等着天上掉馅饼吗?”

    刘秘书毫不留情的话让蒋金贵一肚子愤怒,可也只能压抑在肚子里,不敢对电话里的人表现出一丝不满。

    蒋金贵赔着笑脸,声音谄媚:“刘秘书,最后一次,只要这次我拿了钱,以后就算我饿死街头也不会打给你们。”

    “哼!要钱还是要命,你自己选吧。”

    刘秘书冷漠说完,不等蒋金贵回答,直接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