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逆天盛宠,废柴法医太嚣张 > 第三十九章 找到你

第三十九章 找到你

    “朝中不乏武功高强,又善用兵法的武将。比起他们,我一个没有上过前线现场的人可谓是毫无用处。但是却偏偏挑了我来,还把丁覃派来与我一同前往。而丁章在其后派顾小生带着虎符前来与我们一起,又是一大疑问。”沉月把事情一条一条的理出来。

    “这已经很不合理了,却偏偏又在我们快赶到同鞍城时让我们转移方向,去战事并不那么紧迫的敬安城,为的又是什么?”停顿了一下,沉月再次开口。

    “对,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没有任何条理。老皇帝什么鬼心态嘛!”丁覃无奈的开口,不耐烦尽显。

    “不,你不觉得这其中有很大的联系?我,你,丁章,顾小生,都串起来。我们都与蓝澈关系匪浅,而蓝澈如今也深陷战乱中心,他又把虎符交与我们。无非就是看我们会去哪座城池,与谁交好,以此来推测蓝澈与谁同谋。”沉月突然醒悟,明白了皇帝的用意。

    “沉月姑娘说的很有道理,不然皇帝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让我们这群人都搅和进来。”顾小生点点头,表示赞同沉月的想法。

    “啊,这老皇帝也太有心机了吧,他枉为一个皇帝,整天算计别人,猜测别人。”丁覃怒了,大声吼道。

    “小声点儿,这是在外面。”沉月提醒道。

    “对,我们不能自乱阵脚,要想想接下来的对策。”顾小生附和。

    “如今兵权在蓝澈手上,我们带着虎符与谁交好,皇帝想要的答案显而易见。再则,这兵权是唐慕尧为了求一门亲事而主动交出的,而我与蓝澈的关系在众人眼中又匪浅。那么我们何不给皇上表演一出好戏。”沉月开口说道。

    “你的意思是……”顾小生有些犹豫。

    “没错,我们去唐慕尧所在的城池,作为他的夫人,我带兵去帮他无可厚非。而这兵权在蓝澈手上,相当于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唐慕尧手上。以皇上的猜忌性格,必然会觉得我们是串通好的……”沉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他人也都同意,于是行程改变,向唐慕尧所在的城池出发。

    因为所隔不远,队伍行了不到两天就到达了唐慕尧所在的城池。

    有了唐慕尧夫人的身份,沉月再轻松不过的见到了唐慕尧。

    而在此时见到沉月的唐慕尧惊疑之下却是分外欢喜,他以为沉月是带着兵权来支援自己,是她在他与蓝澈之间做出来选择。

    自己被她排在了心头,是吗?

    “沉月,没想到你能来帮我,我很高兴。”

    唐慕尧看着她,一时出了神。

    “我日夜盼着你能与我携手,那么即便再大的战乱也可以平息。”

    他动情道。

    沉月蹙眉,眯眼看向远方。

    唐慕尧伸手,怀抱住她。

    “唐将军自重”沉月漠道。

    “我与你夫妻关系有名无实,况且你有沈凝棠这个心头白月光,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沉月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唐慕尧的接近。

    “沉月,你知道我的心意,可凝棠她……”唐慕尧一脸的欲言又止,

    “我不能辜负……”

    “行了,唐将军的心意我不明白。你还是与你的凝棠妹妹长相厮守吧,免得伤了美人的心,你可是要心疼的啊,别让我觉得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沉月话语中句句带着嘲讽,丝毫不给唐慕尧留有情面。

    “沉月,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夫妻……”唐慕尧无奈的说道。

    “没错,那我可要谢谢唐将军的提醒了。倒让我想起了唐将军当初是如何拒绝我成为他的妻子的。”

    沉月斜眼看了眼唐慕尧,只见唐慕尧低着头彻底没有话说出口,神情沮丧,整个人颓废了起来。

    “我这次来不是与你讨论儿女情长的,更没空与你探讨你和沈凝棠的浓情蜜意。我有要事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唐慕尧无精打采道。

    忽然意识到能让沉月亲自来找自己的事定然不简单,更何况此时战事告急,她一个女子带着一大批部队前来。整个人严肃了很多,双眼不眨的盯着沉月,等待着后文。

    “这次皇上派我带兵来前线支援,放着朝廷中那么多能人武将不用,偏偏用我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沉月开始引诱唐慕尧去自己设下的坑。

    “确实不妥,那不知他的用意何在。”唐慕尧眉头微皱,有些不解。

    “这还没有完,在路上,先是丁覃陪同,后来丁章又派来了顾小生和我们一起。最后在我们快赶到同鞍城的时候,又有人带着圣旨前来让我们改道去敬安城……这一切的一切你不觉得有些蹊跷。”

    沉月道出了路上发生的一切,却唯独没有说丁章让顾小生把虎符也带来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同鞍城城破在即,最需要人支援,国帝此举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吗?”唐慕尧此刻也是满心疑惑。

    “确实如此,更何况他派我一个不善兵法的女子带队,且不说我能不能把队伍带到,就连自己的安危都难以保全。”沉月装作惆怅地说道。

    “对,对。还好你没去同鞍城,那里如今战况十分激烈,你去便是狼入虎口,危险重重。”唐慕尧一听沉月的处境危险,瞬间变得十分担忧,也没有心情去关注皇上让沉月去敬安城一事。

    “所以我现在来投奔你了,皇上知道你我是夫妻,你如今连兵权都交出去了,我来帮你也不会被皇上多有刁难,反正你的城池与敬安城不远,就当是我顺路来看看,也不会背了违抗皇命的罪名。”沉月用这一借口来掩盖自己本身的目的。

    “这个办法很好,说不定皇上就是想用你来牵制住我,以此来减少这座城池丢失的可能性。”唐慕尧点头附和。

    “有可能,那么我将在这里停留一两日。外面的士兵赶了很久的路,需要好好整顿一番,你记得安排。陪同我一起来的丁覃和顾小生你就以同样的说辞来解释吧,然后把他们安顿一下就好。”沉月说出了接下来的打算。

    “好的,我马上去安排,你也劳累的这么多天,脸色都这么差,好好休息。”

    唐慕尧说完就扭头离开了沉月此时的房间。

    因为一早和丁覃与顾小生通过气,他们对于唐慕尧给自己的安排没有产生异议,欣然接受。青衣依旧陪在沉月身边侍候。

    是夜,因为战乱时分,整个城池都透着一股森严的气氛。

    “小姐,我们真的打算长时间待在这里吗?”青衣看着沉月坐在桌前不说话,忍不住开口。

    “不是,这只是缓兵之计,为的是应对皇上的试探。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离开。”沉月回道。

    “嗯,我就知道小姐的每一步都有自己的打算。可小姐为何看起来如此的不开心?是担心蓝大人吗?”

    “嗯,也不知他此刻如何了。没有兵,他即便有通天本领也无济于事。”沉月淡淡的说道,语气中担忧掩盖不住。

    “可不是,我觉得小姐明天还是向唐将军打听一下吧,他说不定会有消息。”青衣提出建议。

    “明日问,今夜好不容易有个舒适的歇脚地,赶紧去休息吧。”沉月吩咐道。

    青衣出去后,沉月的担忧就不再掩盖,久久凝望着夜空中的月亮。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沈凝月的身上,影子斜躺在地上,让沉月的背影看起来无比孤寂。

    而此刻的蓝澈却是分身乏术,敌人数量众多,再高的谋略在此刻也显的那么渺小。蓝澈一筹莫展,想着如何才能击退敌军。

    第二日一早醒来,沉月就找到了唐慕尧问蓝澈所在城池的情况。

    “据情报消息,蓝澈如今因为敌众我寡,且无兵支援,已经基本守不住了……”唐慕尧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了沉月。

    即使心中已经知道消息不会好,当真正听到的这一刻,还是无法接受,仿佛有什么在脑子中炸开,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沉月,你怎么了?”看着沉月的反应,唐慕尧慌了,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上前一步扶着沉月,面色焦急。

    “你在干什么,放开沉月!”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呵斥,接着一个身影冲上来,一把推走了唐慕尧。

    “沉月,你怎么了?你说话啊,别吓我!”丁覃以为唐慕尧对沉月做了什么,急切的喊道。

    “说,你对沉月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是这个状态?”见沉月没有反应,丁覃愤怒的回头质问唐慕尧。

    唐慕尧百口莫辩,不知作何回答。

    “跟他没有关系,是因为蓝澈。”沉月终于开口,只是依旧没有什么生气。

    “蓝澈?他有什么事?”

    “他所在城池守不住了,我要去找他!”沉月决心已定。

    “什么?”唐慕尧,丁覃以及青衣三人异口同声。

    “不要,你去不是等于去送死嘛!”唐慕尧急切道。

    “就是,我不同意!”丁覃附和。

    “小姐……”青衣急的说不出话。

    “我意已绝,你们不用劝了。唐慕尧,我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不管我会不会回来,都希望你记住我们的曾经的许诺,这不情不愿的婚期为期三年,三年过后自动和离,你答应过的!”

    唐慕尧心下黯然,没想到这个时候,你对我说的,竟是这些话。

    你知道,明明只要你说,你需要我帮你,我就会带着所有兵力跟着你,跟你去救你爱的人。

    可是你,为什么不这么说呢?

    唐慕尧无奈点头。

    沉月转身向外走去。

    “等等,虎符拿着,说不定会有用处。随着自己的心吧。”一直沉默的顾小生开口,递来虎符。

    “感激不尽!”沉月回道。

    沉月只身一人快马加鞭的向蓝澈所在城池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