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请叫我鬼差大人 > 第317章:死因:鸡瘟、冻死

第317章:死因:鸡瘟、冻死

    三人一人手持三炷香,袅袅青烟升起。

    “今日,我刘庆!”

    “我金鍂(piān)鑫!”

    “我江远黍!”

    “义结金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发完誓言,将手中的香插在香炉中,刘庆道:“斩鸡头!”

    江远黍没有犹豫,一手抄起菜刀,一手按住鸡头。

    手起刀落!

    趁着公鸡还来不及反应,一声惨叫都没有,头已经从它的脖子上掉下来了。

    江远黍抓住鸡翅将其倒立,脖子对准那瓶红星二锅头,猩红的鲜血从鸡脖子中哗啦啦流了出来,滴落在白酒之中。

    原本透明纯净的白酒顿时变得鲜红。

    江远黍潇洒大气的将鸡扔到一旁的地上,刘庆则拿起那瓶红酒,均匀的分在三个空碗中。

    三人分别端起一碗酒,对视一眼,豪迈的一饮而尽。

    啪!啪!啪!

    连续三道摔碗声响起,三人皆兴高采烈,爽朗大笑。

    “二位贤弟,今日就让我们去干那一番大事业,从此之后衣食无忧!”刘庆道。

    “好,大哥!我将这梅花还回去,然后就将这鸡作为我们的早餐。待我们吃饱喝足,这就出发!”金鍂鑫道。

    “好!”

    金鍂鑫立即准备爬上桌子,不过突然感觉有些头晕,摇晃了一下脑袋。

    “二弟,你莫不是醉了吧!”刘庆打趣道:“你这酒量不行啊!”

    “哪有,我只是刚才晃神了!”金鍂鑫辩解。

    在兄弟面前,怎么能因为酒量而被瞧不起?!

    微微有些迷糊的金鍂鑫爬上桌子,将那只出墙的红梅推了回去。

    “二哥,你小心点,别摔下来了!”江远黍提醒道。

    其实他们三个此时都感觉有些头晕,只不过因为面子问题,三人都在强撑,以免被笑话。

    在男人里面,酒量不行可是很严重的一件事。

    金鍂鑫晃悠悠的从桌子上下来后,捡起地上的公鸡,道:“走,进屋做饭!”

    刘庆则与江远黍合力抬着桌子,走在后面。

    三人走了没几步,刘庆突然一个踉跄,抬着的桌子撞到了前面的金鍂鑫。

    这一下,直接将他撞到了。

    “二弟!”

    “二哥!”

    刘庆和江远黍急忙上去扶金鍂鑫。

    当他们将金鍂鑫翻过来后,才发现他睡着了。

    “就这酒量,还在我们面前装!”江远黍打趣道。

    “来,大哥,我们把他扶进屋子里去!”

    二人将金鍂鑫的双臂架在自己脖子上,刚准备起身,刘庆又是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大哥,你也不……行……行啊!额唔~”江远黍也倒在了地上。

    天空中,鹅毛大雪缓缓飘落,覆盖在三人的身上……

    ……

    “天逸哥哥,今天难得下这么大的雪,你就别修炼了,快出来跟我一起玩啊!”

    丽丽在大雪中兴奋的奔跑,口中不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看着欢快的丽丽,吕天逸露出会心的笑容。

    “你和小白它们玩吧,我的修为停滞了这么久,总算可以提升了。这才修炼了几天,我可不能偷懒。”

    “哦,那好吧!”闻言,丽丽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又忘之脑后,高兴的玩起堆雪人。

    “大哥,你真没劲,天天就知道修炼!”小白道。

    没错,小白以前没人教,所以纵然成精多年,却依旧不会炼化横骨。

    但小青不同,它从出生起就会说话,又在秘境生活多年,自然懂得如何炼化。

    经过小青的教导,小白终于在三天前将喉咙的横骨炼化,能够口吐人言。

    “我就是这么没劲,玩你的去!”吕天逸连眼皮子都懒的睁开,面无表情的说道。

    见吕天逸确实没有心情,小白只好放弃,转身去找丽丽和小青。

    几个小时后,正在修炼的吕天逸突然接到APP发来的信息。

    “接引三个新生亡魂前往地府。”

    花园中,一个被白雪覆盖的雪人,突然睁开了眸子,身体表面厚厚的积雪顿时被一股无形的气劲吹散。

    原本天上飘落的大雪与身上的积雪在半空中打着旋,脱离轨迹后再次落下。

    而吕天逸体外半米处,如同有一层透明的玻璃罩,挡住落下的鹅毛大雪,让其从四周飘落。

    “丽丽,我现在有任务,你们乖乖在家等我回来!”吕天逸喊道。

    “知道啦,天逸哥哥!”

    沟通令牌,吕天逸消失在花园中。

    当他再次出现,看见眼前的一幕,眉头挑了下。

    眼前的地上,并排躺着三具尸体,不过身上盖着厚厚的积雪,吕天逸也看不出尸体的模样。

    拘魂鱼竿飞过,三个中年男子的灵魂被勾了出来。

    三人先是疑惑的看了看四周,随后便反应过来。

    “二位贤弟,没想到我们的运气这么差,大事还未动手就胎死腹中。”

    “大哥,你放心,来世我还做你的二弟!”

    “大哥,我也一样!”

    “我们的誓言还是实现了!”

    看着眼前的真情三人组,吕天逸面无表情的开口:“刘庆,男,47岁;金鍂鑫,男,43岁;江远黍,男,42岁。死因:鸡瘟、冻死!”

    念到这,吕天逸一愣!

    这又是一个新奇的死法!

    现在的人死的都这么有特色吗?

    看了眼地上那具被大大雪掩埋的死鸡,还有旁边的关公像与香炉,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真想。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么多的时候!

    吕天逸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是你们三个本人吗?”

    “是我们本人!”

    吕天逸颔首,鬼差令牌晃过,三人被收进地府。

    “任务完成,积分1。”

    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三人尸体,吕天逸觉得还是得让人发现,总不能让尸体一直躺在这儿。

    这寒冬腊月的,尸体被大雪掩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人发现。

    看了眼围墙旁生长的梅花,吕天逸心生一计,挥手一道劲气打过去。

    就在劲气即将打中树枝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又是一道劲气,瞬间就将刚才那道挡住,二者消弭于无形。

    “差点忘了我现在是鬼差!”

    吕天逸立即变回来,随后再次打出一道劲气,将一根手指粗的树枝打断,半挂在树上。

    随后又挥手将尸体和桌子上的积雪吹散。

    最后将屋子上的瓦片打落了好几块,并且把声音弄的异常明显。

    没多久他就听见了旁边人家的开门声。

    吕天逸再次挥手打出一道不算大的风,让梅枝摇动了一下。

    随后他就听见旁边响起一个中年妇女愤怒的声音:“金鍂鑫,你害不害人,竟然折我的梅花!你给我出来!”

    “搞定!”吕天逸消失在院子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