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美人蝶 > 第214章 深山茅屋男女独处

第214章 深山茅屋男女独处

    耳边寒风刮过,有丝凉意。

    “憶儿——”简修突然醒来,梦到憶儿摔下了悬崖,而他来不及相救,害怕的醒了过来。

    自己还是一个人,孤独的处在深山里。四周都是树木,看不到边。

    还沉在刚才的梦里,简修无声的难过,不该有的泪竟然蒙了双眼。

    他不知这是第几次想她而难过的心痛,担心她而自责的揪心。

    再一次,他又丢了她。

    简修不知自己睡过去多久,树林里阴沉沉的,看似天要黑了。

    他想从草地上站起来,怕耽搁时辰,憶儿真遭受了什么意外。可是,身子一动却感觉身上的伤口痛的钻心。

    那个女人的银针太厉害了,只逼了他几道穴位,害的他无法行走过多的路。要不是费力拔出银针,简修还不知自己会不会死过去。

    这一次,他真的害怕死,怕自己死了,憶儿怎么办。害怕自己保护不好憶儿。

    这一次,他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不够强大到能让憶儿一生平安无事。

    愤怒的一拳锤在地上,却只是一点力气,他此时身体过于虚弱。

    “好巧啊,大人。”突然一道女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简修抬眸见竟然是玄月,那个从大牢里自己放出来的女人,一身淡蓝色的衣服随风飘扬,后背挺直,定定的看着他。

    简修一脸茫然的说道,“你怎在这?”

    玄月没有说话,而是蹲下来身,瞧着他胸肩上浸有血迹的衣服,“你受伤了?”

    简修下巴动了动,接着就淡淡的说道:“一点小伤。”

    小伤?玄月愣笑,小伤脸色会苍白?看着都无力站起的模样,这也是小伤。

    “别逞强了,让我看看。”玄月一笑,伸手就去扯简修的衣襟。

    简修想拒绝,可是真的无力。是,从昨日起就未用过食,加之伤势不轻,哪还有力气。玄月带力扯了一把,将简修的衣襟拉开,胸肩上几个针眼红肿。一见这伤,玄月立即知道是谁下的手了,心中一怔,神色微闪。

    “幸好未有毒。”玄月不自觉的突然说道。

    简修凝眸看她一眼,玄月忙呵呵傻笑了下来掩饰自己太懂凤青萝的银玉针了。

    简修将自己的衣襟整理好,深邃的眸不便再看玄月。

    “喝口水吧。”玄月从自己的布带包里取了一个不大的水袋。

    简修迟疑了下,还是接过喝了一口水,微微抬眸的看向了上方的天空。

    再将视线慢慢转移到了愈发幽深的林子,随处可见参天大树,更是增添了几分诡异。

    “这是哪?”简修问起,他也不知自己如何就走进了这处林子来。

    “深山老林啊,你不是看见了。”玄月轻笑。

    简修想站起,可是身体微颤颤的,玄月忙按住他,“你还是前吃的东西吧,我看你全身没劲。”

    简修被她按住又坐在了草地上。

    “我这里有些糕点,馒头,凑合着吃吧。”

    简修看了眼并未想接。

    玄月认为简修担心她下毒,随手拿起了一个馒头,大口的吃了起来。

    简修这才咬了一口,随意才慢慢将那个馒头吃了。肚子里进了食,人确实也精神了些,气息也微好了些。

    玄月漫不经心的说道,“起来,我扶你走。”说着,再次去扶简修。

    简修还是没让她碰,自己扶着背靠的树站起来,运了运气,恢复了一些力气。

    玄月自主的走,简修漫步跟在身后。

    往山上的路蜿蜒曲折,周围不知道什么花朵的味道,很香很淡,闻着十分的舒服,玄月走在简修的身边,生怕他因为身体不适从山上摔下去。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简修顿时眉头紧皱,满怀敌意的看向了玄月。

    玄月瘪嘴一笑,“放心,我又不会吃了你。从这上去有个屋子可以让你休息下,恢复身体。”

    简修沉冷的一惯的漠色,不明白玄月的用意,不过随时都保持着警惕。

    没过多久,天色就更暗了,几乎是看不清稍微远一点的东西。

    周围的气氛也在无声之中变得紧张起来,哪怕是玄月和简修一起,玄月都提着神。

    越是向山上就越是觉得冷,冷得像是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暗处,参天大树之端,一抹浅紫色的身影正临风而立。夜色之中,大树已经将其身影给全部遮住。此人深邃的眸子深处有着无尽的疑惑,不明白玄月为何要救下这锦衣卫。

    这人是安逸,行如尘座下的一个重要人物,可以说是行如尘的情报员。他那眸子紧落在了树梢之下,面色苍白的张简修身上。

    今日其实老早他就已经跟住了张简修,只是 一直没有现身,在暗处关注张简修的动静。

    此刻的天空电闪雷鸣的,一看就是要下雨了。安逸也不再管玄月的行为,飞跃离开。

    玄月搀扶上简修的手臂,想扶他走快些,却不想男人不让她近身,轻轻摔了摔手臂。

    玄月气的一愣,瘪了嘴巴,失笑道,“张大人,再不走快些就会淋一身雨了。”

    简修闻言眉头微蹙,一声冷言,“你带路,我自己走。”

    好,这样也行。玄月再次瘪了下嘴,走在简修的前面。

    就在看到两颗大树相临中有一个茅屋时,天空哗哗啦啦的下起了雨。玄月加快了步伐,回眸见简修也提快了脚步,只是男人因身上的伤,面色更加难看了。

    幽静的茅屋如深山林中的鬼屋,没有一丝亮光,显然是废弃的。

    玄月推开茅屋的木门时,迎风吹起的灰尘都能呛到人。但为了躲雨,为了夜里有个地方安宿,还是走了进去。

    简修依然警惕的把着他的刀,只要出现突发情况,他的刀会快速劈去。

    不过,除了他两人,屋子里没有呼吸的活物。简修放心下来,坐在一张长凳上,再次运了运内气。

    玄月在屋里看了一遍,随后点上了屋堂里的油灯,回眸见简修眉头紧皱,因为寒冷,此刻嘴唇发白,全身在轻微的颤抖,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胸膛。

    “大人你的衣服都湿了,不如脱下吧,我给你烘烘。”玄月关心道。她看着简修,眼中有些愧疚,脸上却满是真挚。

    简修睨了眼玄月,未作声,当没听见。

    玄月又是一愣笑,自己从屋前摆放材火的草棚下弄了几块材火,在堂屋里的地坑里将材火点燃,然后才走近简修,看着他,“你过去吧,我给你点了个火。”

    玄月并不想和这人有什么接触,免得生出什么幺蛾子。可是,他的伤很明显是凤青萝所为,帮帮他也算是感谢他将她从北镇抚司的地牢放出来。但她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这次应该算是他欠她的恩情才对。

    “多谢!”简修看了一眼火堆面露轻笑的说道,然后自己起身走了过去。

    玄月不扶他,只是跟着他一前一后走到火堆前,两人围着火堆坐在木凳上,让身上的衣服快些干。

    简修闭着目,不听不看,完全无视身边玄月的存在。他只想尽快够力气走出这林子,只想天快亮,好去寻找憶儿。

    ————————————————

    是夜,整个京城的主干道上灯火通明,逛夜市的人也不在少数,可相府里以及寻找柳飘憶的人却站了大部分。

    柳飘憶的失踪再次惊动了不少人,沫昌黎的甘霖园,留了两个看门的,都出动了,连沫昌黎也一直在外寻访。

    允修带着相府的护卫出了京城,在郊外寻起。

    润泽玉也听到了消息,让容弦带着府里的人也出去寻找。

    简修未回,北镇抚司的锦衣卫也摸不清头绪,在得知柳飘憶失踪了,才明白过来。几十个锦衣卫也出了城,不过却是去事发地拱北城。

    京城以及京师附近怕都是寻找这对夫妻的人。

    京城近郊,允修总觉得有人跟着他,转头看着四周,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可他用心观察却又未发觉有谁,允修不知是不是自己多疑了。

    允修疑惑的没错,确实有人跟踪他,不过目的确是随着他找到柳飘憶,然后杀了柳飘憶。

    而这些跟踪者是宛修再次的命令,让何保林拿银子雇的人。

    得知柳飘憶再次失踪了,宛修又觉得机会来了,竟然机会放在眼前,她不想错过。

    除掉柳飘憶是宛修的心愿,只要柳飘憶存在世上,宛修担心凌希南总会心里有她。

    当然,宛修再一次看清了凌希南,在柳飘憶失踪的消息传出来,她暗里让下人打听凌希南的动静,却不想真如同所想的。凌希南真的因为柳飘憶的失踪也出了府,是寻她去了。

    因为这样,宛修要除掉柳飘憶的心更加坚定了。

    夜深,凌希南一直没停,他也去了拱北城。只是他找他的,并不和锦衣卫一路。

    金橘儿陪着他,凌希南本不打算带着她,可金橘儿一定要跟着,凌希南也只好随了她。

    寻了半日都未曾休息一步,见到客栈,金橘儿担心凌希南的身体,便好心劝道,“三少爷,要不您休息下,等天亮了再找吧。”

    夜深也找不出什么来不是。金橘儿满眼都是期望凌希南停下来。

    一直没有柳飘憶的消息,连简修也不知在哪,凌希南的心在渐渐地下沉,好像是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一样。他无力的坐在了客栈门口的石阶上,一脸的茫然。

    客栈里的伙计见状,出来问候,“客官可是要住店?”

    凌希南依然自顾沉在自己的情绪中,头都未抬。金橘儿没办法只好让伙计准备些饭菜,强拉起凌希南走进客栈。

    “吃点东西,少爷您才有力气继续找啊。”金橘儿只好这般激将。

    金橘儿或许说的是对的,凌希南这才在客栈的大堂桌边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