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苍穹密码 > 第四十六章:全体汇合

第四十六章:全体汇合

    战斗开始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

    虽然之前因为酣畅淋漓并势均力敌战斗,并未发现自身经脉中气血内息异状。但听到姒道衍喊话后的赢行天,第一时间就觉察到到了气息衰落异状。

    他只是直接与清兵战将的精钢长枪枪身拼了一记,双方同时倒退出去数米后,就直接敛去身上所有战意未再继续出手。

    而对面的清兵战将重新站起身,鹰隼般双目中原本澎湃战意,也随着失去赢行天这对手刺激而迅速敛去。不知不觉中又恢复了之前跟随牛斩雄来到此处时,那副浑浑噩噩没有神智的模样。

    赢行天倒是毫无意外之色。

    两人方才激烈对战时,他就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位有着顶尖宗师境的对手,几乎是纯粹凭借本能在战斗——与其说对战,不如说更像是被自己战意引发的自然反应,随着他身上战意敛去,对方也就自然而然地重新变回一具缺少意识的躯壳。

    呆呆傻傻地站在原地。

    只有那股锋锐如出鞘利剑般的气势,依旧在空气中凝若实质久久不散。

    赢行天又看了他一眼,便极为放心地转过身直接用后背对着前者,完全不担心会被他从背后偷袭:“的确有人在‘偷’我们战斗时散逸的气劲,甚至用了某种秘法直接从我们身上汲取内息和气血……”

    他一边说,一边从怀内掏出银质阵盘镶嵌上数枚顶级南红,迅速开始恢复:“想不到这座地底城池内,果然也有着两位以上的顶尖宗师强者。那个家伙,就是之前引发大爆炸的幕后黑手么?”

    刚刚作出令背后所有人大跌眼镜举动的姒道衍,这会儿却又很快变回到之前那副仙风道骨、道门宗师的前辈高人模样:“虚空汲取你俩战斗四溢气劲,这种手段就算顶尖宗师境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做到的吧?”

    “至少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手段。”赢行天面色略显阴沉,仔细回忆了下在潜龙渊库房中阅读过的典籍,再度确认:“至少历史记载中,没有类似情形。”

    迄今为止,这座神秘至极的“前清祖地”地底城池中已经出现了太多超出修行者世界“常理”之处,就算再多出一件来也不算太过惊世骇俗。

    “问题在于,这个家伙究竟隐藏在哪里?”赢行天目光如炬,眼内闪动着摄人精光朝四周扫视一圈却没有任何发现,只是有些惊异地回头看了眼站在原地呆呆傻傻的清兵战将。

    ——这原本气息和他一起衰落到普通宗师境的家伙,不知道何时竟然恢复了个七七八八。甚至比手握闫思光研制阵盘,不断汲取其中南红宝石能量的自己更快!

    他们这边所有人都警惕那隐藏在暗处的第二位顶尖宗师境强者时,原本躲在数百米外小屋内观察占据的牛斩雄终于松了口气,直接打开房门跑出来高喊:“赢老大,我在这儿!你们没事吧?!”

    见到这位潜龙渊后勤部大管家出现,赢行天面上终于露出丝喜色,背后那群与牛斩雄熟悉的遗迹探索部成员也都一个个神情兴奋:“牛部长,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这家伙是和我一起过来的,赢老大你怎么和他打起来了?”

    赶至赢行天和其余人处前,牛斩雄先要经过清兵战将身侧,他却是毫不顾忌地朝后者点了点头然后才凑到迎来上的人群身边:“这家伙看上去凶恶,其实傻傻的挺好相处,应该不算是我们敌人。”

    赢行天也又看了眼傻站在原地清兵战将,微微点头:“刚开始不知道,打了一场就明白了。不过他虽然神智浑浑噩噩,实力方面却没有打半点折扣——尤其那种野兽般的战斗本能、战斗直觉,甚至比我还要强上几分。”

    周围众人面露惊异之色,望向清兵战将眼神中均带上了几分警惕。

    这样一个实力可怕的家伙站在身边,哪怕按照牛斩雄和赢行天所说“不算敌人”,也保不准突然从呆呆傻傻变成只知道杀戮的疯子。

    “闫思光呢,在哪?”

    人群中的郑长林顾不上其他,直接冲出来追问:“回去那个军备库里后,你到底有没有找到老闫?”

    牛斩雄面色一暗,沉默着摇了摇头。

    郑长林瞬间瞪大眼睛:“没找到,还是……”

    见自己表达有误,前者赶紧摆了摆手:“只是失踪,不知道被什么存在,连带着整个库房内所有军备物资都一齐搬走了。”

    “然后我在校场那边检查线索,意外遇到了这个家伙,又跟着他来到了这边。”牛斩雄把之前所经历变化挑重点快速讲了一遍,又转头望向自己跑出来的那奇特矮屋:“对了,这房子里面有些古怪的东西,可能会与此地谜团相关……”

    ……

    ……

    激战中的赢行天与清兵战将两人停手同时,远在数千米外的那人影突然再度睁开了眼睛。随着“狂怒”、“狂喜”和“悲恸”三种不同情绪闪过,这双整个光华凝聚能量身形上唯一的肉眼里,最终闪现出丝人性化的灵动光芒。

    四周街道中无数道阵法内,依然不断有蓝色光点凝聚出现,顺着笔直大道投入他身体中。只不过无论频率还是数量,都比起之前慢了不止数倍。

    光影人形稍稍活动了下手脚。

    不知道何时起,他原本看上去如同十根面条般“手指”已变得像模像样,从关节到指甲都一应俱全——脚掌和十根脚趾也都彻底成型。

    除了双腿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第一性征,其余部分几乎和真正的人没什么区别。

    “他”朝着数千米外,赢行天等人所在位置望了过去。

    隔着无数街道、高高低低的建筑,却偏偏好似能看清楚那边一切般,望了十几秒才缓缓收回目光,眼内露出丝类似于讥讽般笑容。

    “停手了吗?那么……需不需要再给你们……加把火?”

    他声音暗哑低沉,几乎与那清兵战将开口说话的声音如出一辙,都是犹如金属指甲刮过玻璃般……令人难以忍受。

    而随着话音落下,原本仍在不断从整座城池无数道阵法中浮现、并注入“他”躯体内的蓝色光点,很快停滞下来驻留在每一条街道、建筑旁边,或悬浮半空或紧贴地面巍然不动。

    然后,遍布城池内所有青石板街道、建筑角落的那些丹炉型火堆之下,隐藏着的阵法内同时亮起淡淡光芒。同一时间内,爆炸中心附近那处古怪的坚固小屋中,三首四臂神像和梳妆台抽屉底板上的阵法,也都亮起同色光芒。

    ——这会儿牛斩雄已经把小屋内情形都跟众人说了遍,所有人均带着十二分警惕走向那边,只留下清兵战将依旧呆呆傻傻站在原地。

    仿佛一具没有任何思维的躯壳,连之前偶尔能与牛斩雄对话的能力都已失去。

    偏偏方才战斗后的消耗却以比赢行天更快速度恢复,这会儿身周依旧散发着属于顶尖宗师境的强大威压,令其他所有人经过身侧时都只觉得寒毛倒竖,生出股下意识地危险感来。

    “小心些,进去千万别直视那具神像面目。”推开门前,牛斩雄再度转过头朝背后十几人叮嘱了句:“可能赢老大和姒首领不会受影响,你们其他人比我强得有限,应该也会很容易就它邪异之处感染到。”

    能够影响到修行者精神的邪异神像。

    赢行天有些感兴趣地注视着小屋虚掩木门,心中倒是想起了部分典籍中记载:“有点像是上古巫门手段,当初这部分传承到了东北地区演化成萨满教,倒是的确和前清有些关系。只不过连武师境界都会受到影响,当初制作此物之人……”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来,旁边姒道衍却是听明白语中之意,神情阴沉。

    又一位顶尖宗师境存在。

    而且是脱离于历史记载的神秘高手。

    自从进入了这座地底城池后,他心中那点儿原本的自信骄傲被打击到体无完肤,甚至不再觉得自身道门宗师境……有什么值得夸耀之处。

    不过刚刚牛斩雄所说那非得以青金石驱动阵法,倒是引起这位“焉道”组织首领几分兴趣。

    (越是与道门传统能量宝石绿松不契合的阵法,来自上古甚至远古时代传承的可能性就越大,说不定那阵法……才是真正能控制这处地底遗迹的关键。)

    现在闫思光失踪,在场所有人中真正精通阵法之道者只剩下自己一个而已。

    (若是能想办法研究透彻那阵法,说不定能获得整个遗迹的控制权……)

    心中带着如此想法,几人终于跟在牛斩雄身后进入了这件奇异小屋内。

    除了姒道衍和赢行天两位宗师,其余人都把目光避开正中间那八仙桌神龛和上面三首四臂铜神像,齐齐望向另一侧的梳妆台。

    前两者同样不敢轻忽,同时将自身内息调运到极致才望向这牛斩雄口中,带有极度诡异特性的神像。

    然后两人齐齐一怔,眉头微皱。

    这具摆放在桌面上的神像,的确如牛斩雄所说般三首四臂,手中抓着刀枪剑戟四种不同兵器,通体黑色造型古拙。但前者口中那种所谓的诡异情绪感染力,却是半点都未表现出来。

    “老牛,你刚刚进来的时候……这神像就是如此样子吗?”

    赢行天沉声开口,牛斩雄才下意识回头去看,神色很快便如同姒道衍与前者两人般微微一怔:“奇怪,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刚刚明明还跟新的一模一样!”

    ——八仙桌神龛之上,原本通体光洁如新没有丝毫岁月痕迹的神像,此刻竟然变得全身上下都锈迹斑斑,其中两条手臂上抓着的刀枪兵器,甚至从中锈断大半一副摇摇欲坠随时可能直接掉下来的模样。

    方才短短不过几分钟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