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神隐 > 第四二四章 胜玉之死

第四二四章 胜玉之死

    盘郢剑在我的推动之下寸寸压落,胜玉的胸骨也在剑锋之下根根崩断。眼看剑柄已经碰到金棺边缘的瞬间,我们脚下的高台忽然像是天塌地陷一般直奔地底沉落而下。

    叶寻和陶晞羽刚要纵身起跃,我却伸手把他们两个给拽了回来:“别动,跟着棺材下去。”

    两个人茫然地看向我面孔的当口,我们脚下的石台忽然加快了速度,就好像失控的电梯,带着刺耳的摩擦声响往地底飞速沉落。

    “小心!”我凛然之间双手抱头,微曲着膝盖靠在了金棺边上。没等我完全站稳,承载着金棺的石台就已经砸落在了地底深处,猛烈的冲击直接将我震坐在了地上。

    等我松开双手,本能地看向头顶之间,守在棺材边缘的七只黑狐却在同一时刻双目爆睁,眼中透出的凛凛血光犹如利箭怒射地窟之间,黑狐身上的铁皮从里向外纷纷炸裂。

    顷刻之后,黑狐的前爪就从塑像当中破禁而出,可我看见的却是一只指爪如刀的人手。

    从塑像当中挣脱出来的双手仅仅一顿,就翻转十指抓向自己胸前,生生撕开了包裹在自己身上的铁皮。两息之后,一只接近常人高矮的黑狐好似破茧成蝶一般从高台上长身而起,像人一样岔开双腿,怒扬双臂,仰天发出了一声狐鸣。

    我和叶寻同时拔刀出鞘之间,站在高台上的巨狐一跃而起,双爪如电地向我们头顶扑落下来。

    我始终是站在棺材边缘,金棺落进的地洞又比棺材宽不了多少,我站在原地,双脚无法借力,不可能经住对方从高空扑落之后的全力一击。

    我拔刀之间双脚发力,拔地而起,先一步落进了棺材。棺中女尸两条腿骨在我脚下应声而断,我的双脚也跟着向下沉落三寸之多。

    有机关!

    我感到自己把棺材板给踩进地里的瞬间,彻骨生寒的惊悚也在我心里一闪而过。

    我还没来得及去看脚底,就见地洞当中探出了两道好似犬齿交错般的闸门。

    两道闸门一左一右飞射而出,犹如两把对碰的钢刀,仅仅眨眼之间就在我头顶怦然闭合,从天上落下来的巨狐毫无意外地撞上了铁板。

    第一声狐爪撞击铁门的巨响刚刚闪过,金戈交鸣般的巨响就在我头顶接连暴起,仅仅片刻之间,厚达几寸的铁板上就透出了一只只爪印。用不上多久,那只巨狐就能抓开铁板再次降临。

    我马上收起长刀抽出马格南,双手持枪瞄向爪印最为密集地方,只等铁板开口就举枪射击。

    让我没有想到是,没等巨狐抓穿铁板,空中就传出一阵像是流水般的沙沙声响,而后砂砾跳动般的声音在我们头顶如雨倾落之间,狐爪撕铁的动静也戛然而止。

    “糟了!是流沙阵!”陶晞羽的脸色顿时一白。

    盗墓贼最害怕的就是流沙阵。很多大墓都会在墓室上方灌注流沙,一旦有盗墓贼不小心踩中机关,藏在墓道的断龙石马上封锁墓门,墓顶流沙也会随之倾落,将墓室重新埋葬,盗墓贼的下场只能是变成墓主的殉葬品。

    流沙阵看似笨拙,却是墓穴当中最为凶险的机关,从来没有盗墓贼能在流沙阵里逃出生天。

    刚刚铁板上传来的响声分明就是砂砾洒落的动静。

    我的脸色也一下难看到了极点。要是我们被流沙阵埋住,就算狐妈炸开了墓穴又能如何?

    这么狭小的空间,能够存储多少空气?等到狐妈搜索过来,看到的也只能是四具被活活憋死的尸体。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仅仅几秒之后,我就觉得胸口堵满淤气,豆大的汗珠从我头上一层接着一层地冒了出来。

    叶寻脸色也不太好看:“放慢呼吸,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

    我慢慢收回长刀,从棺材里跳了出来:“先别闲着,找找看附近还有没有机关。我总觉得,这里……”

    我正在说话之间,夏轻盈脚下忽然传来了一声石块碎裂的声响。碎石擦过砖缝向地下沉落的动静传进我耳朵里之后,我本能地喊了一声“小心”,伸手把夏轻盈给拽到了一边儿——夏轻盈肯定是踩上了机关,否则,她脚下的石块也不会沉向地底。

    夏轻盈还没站稳,棺材两头的墙壁就同时打开了一道暗门,对流的空气从门中卷入地洞之后,我才算吐出了憋在胸口中的闷气。

    棺材前后那两间密室,无论陈设还是大小,全都一模一样,尤其密室中间那两盏青焰怒燃的灯座,就连火焰的高低都一般无二。

    如果不是两间密室之间还有空气流动,我甚至会以为其中一间密室是镜子映出来的影象。

    叶寻忽然拔刀指向夏轻盈:“该走哪边?”

    夏轻盈微微一怔之后才冷声:“该走哪边,应该你们自己去判断。我说走棺材尾的方向,你相信吗?”

    叶寻眼中冷意森然,夏轻盈却丝毫不为所动。

    叶寻怀疑夏轻盈,并非事出无因,可我却不觉得夏轻盈就是操控机关之人。

    我轻轻按下叶寻的长刀:“走前面。”

    我跨步走进密室之间,我身后的棺材却忽然在无人触碰的情况下直奔反向那间密室飞速滑去。等我反应过来,重达千斤的金棺已经滑到密室中心,撞上了那盏立在地上的灯座。

    灯上油盏在金棺的冲击之下倾斜落地,掉落在了棺椁当中,灯中清油瞬时被火点燃,几尺高的火苗从金棺当中翻腾入空,整间密室也在火光的映照之下赤红如血。

    我倒背双手看向燃动着熊熊烈火的棺材:“叶寻,你往棺材边上射一箭试试。”

    叶寻端起弩箭扣动了绷簧,破空而去的箭矢眨眼间炸裂一块青砖,倒插在了地上。

    长箭背后的翎羽还在微微颤动之间,密室当中忽然弓弦爆响之声炸裂成片,铺天盖地的箭矢从四面八方往棺材四周怒射而去,眨眼之间就在地上铺起了一层荒草似的乱箭。

    按我目测,立在地上的每支长箭都已经超过一米。这种比起正常的箭矢长出三成的羽箭一般需要用机簧发射,爆发的力道自然也不能与人力同日而语,所以每支长箭都射入地面深达几寸。如果棺材边上站着旁人,此时早就应该乱箭穿心死于非命了。

    我还在暗自惊叹墓中机关歹毒的当口,第二波箭雨接踵而至。这一次,齐射显得更为猛烈,箭头也被换成了铁质带钩的利刃。

    春秋战国时期,我国已经出现了铁制的兵器,但是诸侯争霸所用的武器仍旧是以青铜为主,大面积使用铁质箭头的情况极为罕见。吴王阖闾这是下了血本,才修出了这么一间密室。

    我一直等到箭雨停歇,才缓缓说道:“夏总领,狐狸精这回死透了,你是不是应该找找这间密室当中的秘密了?”

    夏轻盈莫名其妙地看向我道:“你在开玩笑吗?”

    “我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我缓缓地解释道:“吴王阖闾从始至终都是在试探我们是青丘狐还是其他的什么人。”

    我说道:“他既然已经认定了胜玉是青丘狐,也在外围设下了伏兵,为什么要用狐狸雕像守门?”

    “还有,如果你仔细去看围绕在金棺附近的七只狐狸,就会发现它们其实不是在守护胜玉的遗骸,而是在等待胜玉的复活。”

    “从这两点上来看,吴王始终相信胜玉可以通过某种神秘的仪式复活。但是,这种仪式必须有相应的人走到棺材附近才能举行,所以,他故意留下了一把能够前后活动的长剑。”

    我转头指向对面密室:“我敢跟你打赌,如果我当时不是把长剑推向尸体头部,而是压向尸体身躯,金棺不会下落,反而会引发附近的机关,把我们全部埋葬。”

    “因为,从古至今,人们都以头部为尊,如果是胜玉的同伴到来,肯定不会把长剑压到胜玉的脸上。”

    夏轻盈看向对面密室时,也忍不住心有余悸道:“那从上面蹦下来的狐狸是怎么回事儿?”

    我解释道:“那是吴王的第二次试探。金棺沉落,就会引发第二道机关。如果我没猜错,上面的狐狸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偃师一脉精心打造的机关傀儡。”

    “我能启动地道上的闸门也是同样的道理。青丘狐不会像我一样跳进棺材里,踩着胜玉的尸身去跟傀儡硬拼。只有踩碎了尸骨,才能终止傀儡下落,否则,我们只能在狭小的空间当中跟那七只傀儡玩命。”

    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就算这样,吴王阖闾还是不肯放心,又设下了第三次试探。我估计,我们刚才无论走哪边,棺材都会往相反的方向移动,最后撞上油灯,被烧成灰烬。”

    “如果我们敢去抢救胜玉的尸体,下场就是万箭穿心,死无葬身之地。”

    我说到这里,才看向了夏轻盈:“吴王废了这么大周章来试探我们的身份,总不能仅仅是想给我们一条生路那么简单吧?他肯定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现在,就看你能不能找到吴王阖闾留下来的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