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龙抬头 > 1096 南王的请求
    南王应该是忍不住了,这么多年没见红花娘娘,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话都没说几句怎么行呢?

    南王这一声喊,红花娘娘倒是也不拘谨,立刻站住脚步,不过没有回头,而是稍微侧了侧脸,还有些不耐烦:“干嘛?”

    春少爷很紧张地看着他俩,似乎很怕他们旧情复燃。

    “我很想你。”南王说道:“之前是我错了,我诚恳地向你道歉,希望你原谅我!”

    这话,南王曾经让我帮忙转达,现在他自己说出来了。

    红花娘娘却没理他,只是“嘁”了一声,继续往前走去,显然不会原谅。南王往前追了几步,看到红花娘娘决绝的背影,只好又站住了。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意思是我走了,有红花娘娘在,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南王冲我点了点头,还用眼神暗示我,让我帮他多说几句好话。

    我明白的,也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和程依依跟着红花娘娘,酒中仙提着老乞丐,春少爷走在最前面,朝着巷子的另外一头走去。拐了几个弯后,这里出现一大片人,都是杀手门的员成,之前红花娘娘就让他们呆在这里,不许出去。

    看到我们一群人都过来了,他们还有点懵,不知怎么回事。

    春少爷就更无话可说,继续往前走去。

    一直回到红花大楼,也就是杀手门的总部,春少爷让酒中仙把老乞丐关到地牢里去,接着又点了十几个天阶成员上楼开会,显然要说南宫卓的事情。我和程依依不是杀手门的成员,连进红花大楼的资格都没,红花娘娘给了我们一把钥匙,让们我去附近的某四合院呆着。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红花娘娘在二环里还有套四合院,怎么着也价值几千万吧,真是太有钱了。

    但我估计,这是春少爷送给她的,以前应该是没钱的,反正我小时候没体验过富二代的生活,属于不穷也不富的那种,就靠南王的那点工资生活。

    四合院不是很大,但却雅致,院子里种着些牡丹、百合、罗兰,当然也少不了杜鹃。此时春意盎然,花也开得千娇百媚,十分赏心悦目。进入屋中,也是干净整洁,透着一股女人的香味,就是红花娘娘身上的味道,我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没有发现男人的踪迹,什么男士拖鞋、刮胡刀、西装,通通没有,就连马桶垫都是长年落下的。

    我倒不是反对我妈找男人,竟毕她离婚那么多年,有男人也无可厚非,但我还是打心眼里希望她和南王能够复合。

    我和程依依互相包扎了下伤口,回忆今天发生的事,还是不胜唏嘘,本来是救老乞丐的,而且已经救出来了,却半路杀出个南宫卓,惹出这么一档子事,还让南王和春少爷干了一架,要不是红花娘娘及时赶到,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他俩是真心都想杀了彼此的。

    唉,师出同门啊,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休息了一阵,天sè差不多已经黑了,红花娘娘终于回来了,一进院子就乐呵呵叫:“儿子、儿媳妇!”

    我和程依依一起迎出去,还一起叫了声妈。

    程依依自从做我的女朋友,就没人不认可她,无论二叔、白狼,还是南王、红花娘娘,提起她来都是赞不绝口,这让我觉得非常骄傲。

    红花娘娘很开心的样子,拉着我和程依依的手往里走。

    进了屋子,我问她怎么样了,红花娘娘告诉我说,春少爷已经成立了侦查小组,以酒中仙为首,专门调查南宫卓的事情,限令一星期出结果。老乞丐是死是活,就看七天以后了,不过大概率没问题,南宫卓死得突然,不可能一丁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

    总算是把老乞丐救回来了,我们大家都很开心。

    红花娘娘虽然不在侦查小组之中,不过她会全程监督,时不时去打听进展,让我尽管放心。

    我连声说着谢谢。

    真的,红花娘娘这次真是帮了大忙,这个妈认对了。

    老乞丐的事基本没问题了,我又问红花娘娘,二叔怎么办呢?

    春少爷之前给我打电话,说要想救二叔,除非把大飞引出来,这我肯定不能答应啊。红花娘娘说没关系,等老乞丐的事解决了,再说二叔的事,一件一件来吧,只要主动权在春少爷手里,就一定有办法的。

    我很相信红花娘娘,她和春少爷几十年的师兄妹,知道用什么法子对付春少爷。

    总之,事情进展到这一步,过程还算顺利,我和程依依开心,红花娘娘也开心,说要亲自下厨给我们做饭吃。还不等我劝阻,红花娘娘就系了围裙,主动进厨房了。

    这个四合院不大,厨房和堂屋是连着的,中间只隔了一道玻璃门,能够看到红花娘娘挥动锅铲的模样。

    程依依万分期待地说:“能尝到婆婆做的饭啦!”

    我苦着脸:“不建议你抱有期待!”

    这个场面以前在我家也有过,不多,一年大概有两三次吧,红花娘娘大部分时候不做饭,偶尔兴起,也会进次厨房。她做早饭还行,就熬点粥,是条狗都会了,最多稀了或是稠了;无话可说的是午饭或者晚饭,简直一言难尽。

    程依依不断问我怎么了,我说一会儿你就知道啦!

    希望这么多年过去,红花娘娘有所进步了吧,毕竟她现在一个人住,总要给自己做饭的啊。

    半个多小时后,几盘黑糊糊的东西送上餐桌。

    红花娘娘还很美滋滋地说着:“吃吧!”

    我和程依依都是一脸“……”的表情。

    程依依颤巍巍问:“妈,这是什么?”

    “茄子和土豆呀!你看不出来?”

    “……看出来了。”程依依违心地说了一句。

    “吃呀、吃呀!”红花娘娘催促着我和程依依。

    我们两个没有办法,只好拿起筷子强行往嘴巴里塞,也不知道塞了一块什么东西,反正已经辨认不出,结果味道更是一言难尽,我从来没见过什么菜能同时兼容甜、咸、苦、辣几种味道,国际顶尖大厨恐怕都做不到啊。

    红花娘娘还一脸期待地看着我和程依依:“怎么样,味道怎么样?”

    程依依和红花娘娘不熟,强行咽下去后,违心地说:“妈,味道还挺好的,但我肚子不饿……”

    “不饿也多吃点嘛!”红花娘娘往程依依的碗里夹着。

    看着程依依欲哭无泪的表情,我都快笑死了,我和红花娘娘不存在那么多的拘束,也不怕得罪她。

    我直接把菜吐出来,无奈地说:“妈,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什么怎么过来的?”

    “比如……吃饭怎么解决?”

    “杀手门有食堂啊!怎么,你嫌妈做的饭不好吃?”

    “好不好吃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吃食堂!”我都快哭出来了:“妈,你就带我去食堂吧!”

    说是食堂,其实就是餐厅,和隐杀组一样的餐厅,红花娘娘将我们领到杀手门的餐厅,我和程依依报复性地大快朵颐了一顿。吃了个饱以后,我们才又回到四合院,该洗涮洗涮,该休息休息。

    从第二天开始,红花娘娘就开始忙了,时刻关注南宫卓事件的进展,基本全天呆在杀手门里,偶尔回来一次。

    我和程依依呢,就在院子里练功,虽然环境不是很好,但也只能自己克服。

    自从靠着极品融气丸升到地阶上品以后,我发现极品手链给我带来的功效又开始降低了。这也正常,极品手链要是那么管用,天阶的人早就抢了。程依依就还好,她是地阶中品,仍旧能够吸收充沛的天地之气,这样下去迟早也会升到地阶上品,不过比我晚上一段时间罢了。

    极品手链不起什么作用了,我就开始练习外家功夫,锻体拳从来没放下过。

    随着源力的逐步增加,我们的龟息功也越来越厉害了,往往一憋气就能达到三分钟往上,而且进步也很明显,不像之前那样十秒、十秒增加,现在则是几十秒、几十秒地进步,已经快能达到四分钟了,总体实力当然也进步了。

    也就是说,再让我和刘未未进行一场公平决战,谁也别玩yīn的,他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红花娘娘偶尔回来一次,我就抓住机会问她怎么样了,每次她都闭口不答,只告诉我一周之后自然会有结果。可能是牵涉到杀手门的什么秘密吧,我也不是杀手门的人,如果不愿意说,我也能够理解。

    但,除了我和程依依感到焦虑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日日焦虑。

    这个人就是南王。

    他本来就思念红花娘娘,上次见过一次红花娘娘以后,回去以后竟然日不能食、夜不能寐,整天茶不思饭不想,满脑子都是红花娘娘,非常想和红花娘娘再见一面,

    能谈谈更好了。

    于是这天,他给我打来电话,开口就亲切地叫我儿子,然后让我想办法安排他和红花娘娘见上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