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大楚怀王 > 第九百七十五章 抓捕

第九百七十五章 抓捕

    郢都城中一处酒楼。

    弋阳君司马陈琨心绪难安的向一个房间走去。

    弋阳君等人离开巨阳之前,就将他们的心腹派来郢都,提前游说朝中诸公。

    虽然陈琨他们来到郢都后,就立即向朝中诸公行贿了,而且全都行贿成功,连一向与封君们不怎么对付的屈原都答应为弋阳君说话了。

    但是,他们行贿之后的第二天,城中就到处谣传弋阳君他们反了,或者楚王已经决定灭弋阳君他们全族的消息。

    听闻这样的消息,即便是陈琨已经得到楚王下诏安抚弋阳君的消息,心中依然忐忑不安,唯恐中了楚王的缓兵之计,以致自己的主君弋阳君自投罗网。

    就在他多方奔走游说群臣之时,突然听说乐君司马已经找到了太子的门路,不过因为太子要价太高,所以需要大家一起凑一凑份子钱,以说通太子。

    所以,他一听乐君司马相约,就立即前来赴会。

    此时,陈琨走进房间,见乐君司马正对房门坐在主位上,而相君之弟等六人已经坐在两侧,见此立即快步上前,拱手笑道:“诸位来得可是真早啊!”

    房中,乐君司马曾清见陈琨走进来,露出笑容,指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空座道:“陈兄,就等你了,快请坐。”

    陈琨一听,看了看房中剩余的一大半空座,一边向自己的座位走去,一边跟其他点头打招呼,一边奇怪的问道:“就等我了?曾兄,房中还有这么多空座,难道其他人已经全都到了,还是那些人拒绝前来赴会了?”

    曾清一听,见陈琨已经走到座位边,便呵呵笑道:“其他人还没到,不过,他们同样也没有拒绝。想来他们此刻应该刚好出门。”

    陈琨正在座位上做好,听得曾清这等古怪言论,惊讶的问道:“曾兄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他们现在才刚刚出门,还有,既然他们没到,为何曾兄却说就等我了?”

    与此同时,先前感到的相君之弟等六人也纷纷开口询问。

    曾清听到众人相询,露出一阵古怪的笑容,然后指着门外道:“诸位请看,门外是谁?”

    七人一听,纷纷向门口看去,去见门外空无一人。

    “门外没人啊!”

    “乐君司马,你今天该不会患了眼疾吧,门外空无一人啊!”

    “哐当···”

    就在众人的迟疑间,房中突然传出一声巨响,众人回头一看,却在房间中间发现一个滚动的铜杯。

    众人一怔,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主位上的曾清发出一声冷喝:“杀,全部杀掉。”

    众人一愣,大惊间又听到房外传来一阵喊杀声。

    “杀。”

    转瞬间,三十余手持利器的人冲进房中,然后一拥而上,不消片刻便将陈琨等七人全都砍死。

    片刻之后,一大队楚军士卒出现在酒楼之外,领头的将领看了看酒楼的牌匾,确认没错后,立即大喝道:“传令,立即杀进去,捉拿三国探子,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诺。”

    众将士一听,立即向酒楼中冲进去,并且一边冲进去一边高喊道:“捉拿三国探子,所有人束手就擒,反抗者死。”

    另一边,早已准备就绪的曾清,一听楚军的大喊声,立即下令道:“大家跟我一起杀出去,一边突围一边大喊‘楚王要将所有失去封地的封地灭门’。”

    说完,曾清便拔出腰间长剑,高喊着口号,率先冲了出去。

    接着,三十多个死士一边跟在曾清身后,一边大喊:“楚王要将所有失去封地的封地灭门了。”

    曾清等人一出房间大门,跑了不足五步,便正面遇上前来抓捕探子的楚军。

    曾清一见楚军士卒,便大喝一声:“大王不仁,竟要趁机将失去封地的封君灭门。既然大王不仁,就别怪我等不忠,杀。”

    说完,曾清便向楚军杀了过去。

    接着,曾清身后的死士同样高喊着口号向楚军杀去。

    很快,双方便在狭窄的大厅中厮杀起来。

    “捉拿三国探子···”

    “大王不仁,对失去封地的封君下手了···”

    “捉拿三国探子···”

    “大王要消灭所有封君吗?我是乐君司马···”

    厮杀声,喊叫声,瞬间从酒楼中传到大街上,传到附近庭院中。

    一时间,大街上的人,周围的人,全都向厮杀的酒楼出聚集,然后在楚军包围圈外矗立,踮起脚尖,向酒楼里面看去。

    此时,为首的楚将见酒楼突然出现一伙强人,而且见到楚军之后如见仇人一般,什么话也没有说便直接杀了过来,并且厮杀中还大呼小叫,不由大怒道:“可恶的探子,死到临头,竟还敢散布谣言挑拨离间。”

    说着,楚将又见贼人背靠酒楼的墙壁,楚军虽有数量优势却短时间奈何不得贼人。

    见此,楚将向四周一观,立即吩咐道:“传令,再调两队士卒来,拆掉周围的墙壁,从侧翼包抄。”

    “诺。”

    很快,酒楼的两侧墙壁便被楚军撞破,接着,大量楚军一拥而上,不久,整个酒楼的人就被楚军全部歼灭。

    此时,酒楼之外,平城君司马与菱君司马来赴乐君司马之约,只走到一半,突然听到城中传来抓捕三国探子的消息。

    听闻这个消息,二人一怔之后,立即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接着,当二人来到酒楼不远后,却见大批楚军正在围攻他们与乐君相约的酒楼。

    正在惊疑不定间,酒楼就传来乐君司马的怒吼声:

    “大王要消灭所有封君吗?我是乐君司马···”

    二人闻言一怔,连忙下了马车,然后向围观的人群前方挤去。

    当二人来到人群前列之时,酒楼的厮杀声已经结束,接着,就见一个楚军将领从酒楼出来,向四周拱手道:

    “诸位父老兄弟,今日司败得到密报,发现近日在城中散布谣言的探子,本将奉命前来擒拿,现已将三国探子尽数剿灭。请大家不要中了他国的奸计,不传谣,不信谣。”

    就在楚将说话间,楚军士卒已经开始搬运尸体出来了。

    此时,平城君司马与菱君司马紧张向尸体看去。

    “乐君司马···真的是他!”

    “弋阳君司马···”

    “相君同母胞弟···连他也死了!”

    最后,当二人见前来郢都游说的十五人竟有八人死在前方的客栈中时,顿时面无血色,狠狠的倒吸了两口冷气,却也没有缓和心中的恐惧。

    接着,二人对视一眼,顿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与惶恐。

    楚王真的要对失去封地的封君下手了!

    “走。”

    “郢都不可留。”

    二人同时低声开口,接着,二人听到对方的话后,同时点了点头,然后舍弃了马车,迅速消失在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