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穿越在聊斋的世界里 > 第二百五十五章:巨额稿费

第二百五十五章:巨额稿费

    ps:第二更,求打赏、订阅、月票,没这些东西,就没有稿费吃饭了啊!

    “来要稿子的?”

    王子腾道:“让他进来!”

    看门老者离去,很快领着一位白胖胖,面目红润,双眼含笑的中年人走了过来。(w-w-w.86zhongwen.c-o-m)

    中年人看到王子腾后,更是眉开眼笑,欢快的走了过来,对着王子腾抱拳道。

    “子腾贤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这些日子不见子腾贤弟,贤弟更见精神抖擞,意气风发了!”

    一转眼,看向了居中坐着的李老夫人,张掌柜的更是知道这人和王子腾是什么关系,毫不怠慢:

    “老妇人,咱们又见面了,每一次见面,都觉得夫人越发年轻,真是令人可喜可贺,尤其是开口一笑,更是年轻十多岁!”

    李老夫人笑着起身道:

    “张掌柜的真会说话,听着让人舒坦,我都一把老骨头了,眼看就要埋入黄土,那里还有什么年轻可言,倒是张掌柜的圣道飘香做的是越来越红火,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

    张掌柜乐滋滋的道:

    “圣道飘香能够卖得这么火,还不都是因为,子腾贤弟在圣道飘香上面,发表了神雕侠侣这部小说,神雕一出,就再也没有人看其余的小说了,都争着来买圣道飘香,我这可是沾了子腾贤弟的光。”

    “我这次来,就是因为昨天的时候,神雕侠侣已经结束了。而子腾贤弟没有新的小说继续在圣道飘香上连载,已经导致了圣道飘香的销售额大幅度的缩水。”

    “这且不说。今天已经有很多读者到了墨香坊,要求我。必须前来寻找贤弟,务必让贤弟笔耕不辍,那怕是一天只写数百个字也可以。”

    “一些人,甚至愿意以一字千金的价格,来购买贤弟写下来的小说!”

    李老夫人惊讶道:

    “小说不过是饭后茶余的消遣东西,没有多少价值,一字千金来购买,是不是太过于夸张了,还是说曹州府的有钱人。已经钱多到了这等地步?”

    张掌柜道:

    “老妇人应该没看过神雕吧,看过以后,说不准,也会逼着贤弟,继续写新的小说,贤弟的小说之新,之奇,天下少有,可以说是开新创奇。为一代开宗立派的小说宗师也不为过。”

    王子腾笑道:

    “掌柜的过奖了,神雕侠侣完本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构思新的小说,而且胸有成竹。早有腹稿,只是昨天刚刚从外地赶回来,风尘仆仆。还没来得及动笔,你放心好了。今天我就动笔,等一会儿。写出来第一章后,立即让人送去!”

    张掌柜惊喜道:

    “真的?”

    “那真是太好了!”

    “贤弟要是不忙的话,就赶紧写吧,恰好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陪老妇人说一会话,等贤弟写完,我带着稿子就走!”

    王子腾目瞪口呆,手指张掌柜的:“张掌柜的,你这手玩的也太狠了吧,不至于这么着急吧,不就是一部小说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

    “不夸张,不夸张,你要是见到了今天在我墨香坊门口,一直徘徊不走的人群,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一点都不夸张了。”

    张掌柜给李老夫人行礼,坐了下来:“今天早晨,无数看到了神雕结尾的人,齐聚墨香坊,非要等着看贤弟的新书不可,甚至,已经很多人出钱悬赏贤弟的新书,高价者,已经有出钱三千两白银的人!”

    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足足有三万两!

    “这些银票是昨日销售神雕,还有今日我来的时候,大家悬赏贤弟新书所得的银两,还请收下!”

    “这些银票,足足有三万两白银,我老张做了一辈子的买卖,还没有做过这么大的买卖,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绝后了,以后,只怕再也不会有如此昂贵的稿费了。”

    递过来的时候,张掌柜的手都有些颤抖。

    三万两白银!

    王子腾都惊呆了!

    至于这么多的钱吗?

    这个世界的人也太恐怖了吧!

    为了一部小说!

    居然舍得花这么多的钱!

    王子腾接过钱的手,都有些颤抖!

    太多了!

    太多的钱了!

    不可思议!

    太不可思议了!

    前世的时候,王子腾也是兢兢业业的工作,一个月,也才就二千多元的工资!

    换句话说,一个月,也就二十两银子的收入!

    然而,现在只是写书而已,一天就三万两雪花银!

    三万两,相当于三百万收入!

    人家最贪婪的大清朝,也不过是十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而已嘛!

    而自己却是一日三万雪花银的收入!

    比印钞机还凶猛!

    是不是有些太逆天了!

    就算是自己的那个世界的写作网文的大神,也没有这样逆天的啊!

    据说,最好的大神,一年才数千万的收入!

    那些大神,和现在的自己一比,简直就是战五渣啊!

    幸福来得太容易,以至于让王子腾都有些恍惚。

    李老夫人也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会有这么多,难道说,现在曹州府的钱这么好赚了,遍地都是黄金吗?”

    刚刚兴冲冲地走进来,拿着黑板、粉笔准备向王子腾炫耀的红玉,也怔住了,嘴里喃喃的自言自语: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么多,他轻轻的一挥笔,就顶得上很多家庭一辈子的收入了吗?”

    “我和母亲做手工活,想要赚这么多的钱,非得要不吃不喝的,忙上一二百年,也不一定能有这么高的收入!”

    张掌柜的看着陷入恍惚的三人,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可不是吗,这么多的钱,这么多的稿费,任何人都是平生仅见!”

    “不过,这是事实,也只有贤弟才能够字字生金,不说别的,但凭着这本事,子腾贤弟,说不准就能够成为古往今来,第一位凭着写小说而成为天下首富的人。”

    王子腾终于回过神,握紧了手里的银票,笑道: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再多的钱,又有什么值得欣喜,这笔钱,我除了自己留下来一部分生活外,其余的钱,我都会一点点为曹州人谋福祉,得之于民,用之于民!”

    “红玉,你不是说修路的事情,花了太多的钱,钱已经不够用了吗,这笔钱,可就是及时雨,解了燃眉之急!”

    “这笔钱,还有以后的钱,都归你管,路必须修起来,把曹州府以及曹州府管辖下的路,也都铺起来,要想富,先修路,有了路,才会吸引八方来商,商人来了,曹州的百姓,就会富裕起来!”